省思2015 諾貝爾文學、和平、經濟獎

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集團(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突尼西亞)。

經濟學獎

迪頓(Angus Deaton,英國、美國)。

舉世關注的年度諾貝爾獎,10月初陸續公布,其中最受普世矚目的三個獎項──文學獎、和平獎與經濟獎,都於10月8日公布。其中,文學獎罕見地頒給了新聞從業者而非傳統文學家,由描寫後蘇聯時期及蘇聯解體後人民生活點滴的白俄羅斯記者維拉娜.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獲得。而和平獎得主,則並非由全球一致看好的德國總理梅克爾或教宗方濟各獲得,而是由促使突尼西亞免於茉莉花革命後陷入內戰危機的「突尼西亞全國對話四方集團」奪魁。經濟獎因範疇遼闊,本就難以預測,英國學者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的出線也就無所稱奇。

文學獎:

超越新聞 標誌紀實文學新流派

出身於白俄羅斯這樣一個獨裁政權國家的亞歷塞維奇,畢業於明斯克大學(Minsk)新聞學系,她曾於數個地方報社擔任記者,後來在明斯克擔任尼曼文學雜誌的特派員。無懼於當局的恐嚇威脅,秉持記者良知的她用與當事人訪談的方式寫作敘事文學,撰寫了介於紀實和小說之間的《烏托邦之聲》(Voices of Utopia)系列作品,紀錄了蘇聯後期與後蘇聯時期各項重大事件,包括二次世界大戰、阿富汗戰爭、蘇聯解體以及車諾比事故。亞歷塞維奇寫的不是歷史事件,而是當事人複雜情緒的新創文體,讓世人看見這些歷史事件映射出眾多情感世界,深化人們對整個時代的了解,也充分展現這個時代的痛苦與艱困。諾貝爾委員會在頌辭中表彰亞歷塞維奇:「如音樂作曲般的複調敘事寫作,為當代的苦難與勇氣樹立了一座紀念碑。」

亞歷塞維奇以饒富情感的筆觸寫出有關二戰與車諾比核災的作品,早已蜚聲國際。她運用新聞寫作的技巧和文學的筆法,以第一人稱的方式,透過目擊證人的話語記述這些恐懼,作品已被翻譯成多國語言,並多次囊括國際文學大獎。不過,她系列作品中的《鋅皮娃娃兵》(The Boysof Zinc,1990年)因解構了關於阿富汗戰爭的迷思,揭露當局急於掩蓋的真相,觸怒了軍方與共產黨,使得她在1992年遭受當局政治法庭的審判,後因國際人權觀察組織的抗議而中止。

亞歷塞維奇的獨立報導和批判風格,也讓她與1994年開始掌權的獨裁者亞歷山大.盧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關係不佳。在盧卡申科的長久統治下,亞歷塞維奇以俄語寫成充滿爭議的作品,因受到嚴格政治審查而未曾在祖國白俄羅斯出版。在遭受到長期打壓下,她不得不於2000年離開自己的國家,在接下來10年間曾輾轉居住在法國巴黎、瑞典哥德堡和德國柏林等地。

2011年,亞歷塞維奇回到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但仍處處受到限制,她不能上電視、進電台受訪、與讀者自由交流,也不能自在地出版作品。得獎後,面對媒體詢問:「得獎後最想做甚麼事?」時,她一吐怨氣地說:「我最想知道,這下子魯卡申科(白俄羅斯總統)還有甚麼話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