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 香港爆發「魚蛋革命」

香港年初一(2月8日)晚間到年初二早上(2月9日)爆發「魚蛋革命」。就在2月9日特首梁振英宣布這是「暴亂」時,維基百科也為之定名為「魚蛋革命」。「魚蛋」就是魚丸,是香港小攤販在街頭販賣的最具有香港特色的小吃,已經構成香港的街頭夜市文化。

因為政府鎮壓小販而引發的騷亂被指為「暴亂」,情況與69年前,也就是1947年台灣國民黨政府打傷煙販引發的228騷亂,再因為政府故意擴大事態強烈鎮壓有些類似,而且同在2月的早春天氣。只是如今的世道與69年前已經大不同,梁振英(或有北京後台的指使)的陰謀未必能夠完全得逞。

事發的經過有好多版本,尤其在許多香港媒體已經被中共滲透的情況下做了不實導報,甚至成為梁振英的幫凶。但是資深評論員,本人也是律師的桑普做了嚴實的調查後,在他的網誌發表了〈丙申旺角事變開啟革命時代〉的文章,還原事件真相,並且對許多不實看法做了糾正。

魚蛋革命的真實起因與過程

根據桑普對事件真相的回顧,這次旺角的騷亂,起因只是食環署(相當於中國惡名昭著的「城管」)在初一晚上對小販的掃蕩。當晚9點有10名「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聲援小販擺賣,與食環署成員有些摩擦,以致食環署招警員來處理。但是雙方基本上形成「楚河漢界」的對峙局面而沒有爆發衝突。但是到了深夜11點半後,來了一批防暴警察驅趕民眾,向民眾噴發辣椒水以及揮舞警棍,才導致大量民眾前來聲援,從而激化衝突。

在警方於凌晨兩點鐘後將衝突升級,彼此追趕,並且鳴槍後,示威者才開始丟棄較大型的雜物,並且焚燒垃圾雜物。在許多民眾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後,民眾才忍無可忍在三點半後開始挖掘人行道的地磚進行還擊。由於警力的絕對優勢,在幾十人被捕後,早上九點局勢才恢復正常。

香港是有禁止無牌小販擺賣的條例,但是以往港英政府以來,都是有彈性的實施。例如經濟好轉時,會嚴厲一點,逼這些小販到工廠去上班,經濟不好時,就多讓他們擺賣,不會逼到他們走投無路而淪為盜賊。而在假日,政府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小市民賺些外快改善生活,也方便鬧市的遊客低價消費;實在對交通有較大的影響,管理人員才會到場巡邏,「作勢」驅趕,而小販也識時務的「走鬼」,給管理人員留些面子,真的個別無視管理的才會被檢控處罰。這些都是默契。因此這次選擇年初一的歡樂日子來故意掃蕩的,顯示梁振英政府的沒有人性,才會激起這樣大的民憤,被認為是梁振英政府故意與民為敵。

特首梁振英迅速將事件定性為「暴亂」,突顯梁振英反人民的本質。香港在這以前的「暴亂」,是1967年的文革暴動,51人死亡,802人受傷。而這次連一個人都沒有死,受傷人數也遠遠低於那次,民眾更沒有施放「土菠蘿」(土製炸彈)。梁振英如此上綱上線,自然有其醜惡的政治目的,那就是為了證明香港形勢的嚴重,如果梁某人不留任特首,香港人都要造反了。而梁振英沒有在年初一當天循慣例出國度假,似在留在香港等待事件的發生,也引發「陰謀論」的盛行。而年初二夜裡,無牌小販照常擺賣,卻沒有引來食環署的掃蕩,也可見他們在前一日有「尋釁滋事」之嫌。

香港一些「愛國人士」也趁機鼓譟,揚言必須嚴懲暴亂分子;而號稱學者的親共人士劉兆佳就趁機鼓吹訂立《基本法》23條的《國安法》來取悅中共,有的建制派人士也不齒這個人的所為。而相關政府官員,尤其是紀律部隊負責人更齊聲譴責年輕人的「暴力」來討好梁振英,否則恐怕影響他們的烏紗帽。一位入境處職員因為在臉書發表不同意見立即被革職。

北京也做出反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記者會上形容旺角衝突是「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除了配合梁振英的指控,更是上綱上線為「分離組織」,是企圖在香港進行新疆式恐怖鎮壓嗎?

傳統泛民主派也背離青年民意

然而香港的傳統民主派立即出來譴責暴力,不分青紅皂白各打五十大板也引發極大爭議。這種貌似客觀的立場等於在譴責抗爭行為而合理化政府的鎮壓,更被青年學生指責為「冷血」的割席行為,讓傳統民主派更加背離青年族群的民意。即使同屬暴力,公權力武裝到牙齒的鎮壓,與民眾手無寸鐵,只能臨時尋找「武器」的反抗,也必須作嚴格區別。即使同樣阻止記者拍攝,警察是要掩蓋他們施暴的罪行(例如痛毆已經表明身分的明報記者),與為了保護自己不被警方「按圖索驥」的逮捕也有本質不同,何況有些媒體已經淪為政府的幫凶。

梁振英施政以來,罔顧年輕人的願望,快速推行香港「中國化」的政策,本來就引起了很大的民怨,其中警察的「公安化」民憤更大,因為直接對抗爭民眾施加暴力,甚至起訴無辜民眾。這些「黑警」的非法行為都得到當政者的庇護。這也是為何面對警察,年輕人就難以控制怒火的原因。與港英時代比較,現在的警察已經幾乎變質,從民眾利益的守護者日益變為施暴者。

香港年輕人的組織中,有「左膠」、「右膠」之分,比較激進的「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等,打出「勇武」旗號的被認為是「右膠」,而學民思潮、學聯等比較溫和,本土性比較沒有那樣強烈的,或比較講究策略的,被視為「左膠」。但是這次「左膠」也去聲援,同樣遭殃。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與家人赴台旅遊時在機場被扣交給警察,雖然他沒有參與襲擊警察。所以學民思潮事後也舉辦遊行抗議警方的暴行。這場不分左右的抗爭行動也被某些傳統泛民的譴責,只能被看作是世代的隔閡與分野。

傳統泛民必須與積極抗爭的年輕世代加強溝通與團結,而且應該自己主動,猶如台灣的民進黨那樣;如果仍然拘泥於以往的舊思維、老觀念而無法團結與整合的話,分裂也在所必然,一切重新開始,因為這是一場「革命」。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165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165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