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選記

最忙的一天是9月3日那天,也就是投票的前一天。早上朋友來訪,帶來當天的《成報》。1970年代中期我到香港時,該報是第二大報,它的特色是不碰政治,除了左報,我只有在這家報章沒有寫過專欄。後來因為老闆年事已高,報紙也沒有跟上時代,就在中資手裡轉了好幾手,至今還是中資掌控,銷量大減,不是每家報攤可以買到的。

由於北京高層內鬥激烈,香港媒體稱為不同派系發放資訊的工具,尤其是他們可以控制的媒體。因此臨近投票時日,《成報》與于品海的《香港01》都發表了北京不滿香港中聯辦的報導,而中聯辦控制的香港《文匯報》、《大公報》則進行反擊。這天《成報》頭版整版的聳人聽聞標題是:〈中聯辦梁振英禍港 捧青年新政扮港獨〉。

過去中共一直隱瞞自己的內鬥,對海外繪形繪色的描述常常加以駁斥,或以「團結」的實際行動粉碎「謠言」。哪裡會料到現在連自己的媒體也加入戰團,置「團結起來,共同對敵」於不顧了。

類似問題多次引發過我的思考,是真內鬥已經失控,還是假內鬥引人上鉤?或者兩者都有?我的判斷是兩者都有。以《成報》這篇報導來說,上頭允許對中聯辦梁振英點名開罵,顯然是對他們的不滿。但是又說青年新政「扮港獨」,那是指青年新政是中聯辦梁振英工具的假港獨,這就是利用中聯辦梁振英的人頭要選民不去投青年新政的票。真是用心良苦呀,這也是北京的真正目的。

這也是北京感到選情苗頭不對而不得不做的下策。建制派的配票已經由中聯辦統一指揮,基本上沒有甚麼問題了(危及何君堯的自由黨參選人周永勤已經被叫到深圳恐嚇而宣布退選避難英國),餘下的工作就是如何分化非建制派的敵對勢力了。《成報》此舉不但可以使青年新政被汙名化,還可以使香港人產生一些幻想,認為北京還有開明派,因此不一定把票投給非建制派,建制派裡也有好的候選人。

有幸一位世侄願意開車帶我們南北觀選,解決了我們極大的時間難題。這天,在香港5個選區裡,選擇了參選人數最多的新界東去看,還有新秀競爭激烈的九龍西,再到唯一有學生代表出選的港島。結果是三下大圍,夜奔九西,深夜銅鑼。

大圍地鐵站是東鐵與馬鐵交匯點,屋苑屋村眾多,人流很旺,成為新東各候選人拉票的重點地區。地鐵出口旗海飄揚,人聲鼎沸。民主黨下午兩點在新界大圍地鐵站前舉辦記者會,由前後任5位主席出來撐新界東的林卓廷與參加超區選舉的鄺俊宇。我樂見民主黨的新陳代謝,也會在那裡見到許多老朋友。到那裡時,正好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講話,然而後來他罵起港獨,特別點名港獨反對解放軍,後果嚴重。一聽這話,不是跟國民黨反對台獨的腔調一樣?我非常生氣,沒有想到他的思想會落伍到這種地步。因此我也想到,只是人事上的世代交替還不夠,更重要的是思想意識上的世代交替。

新界東的泛民參選人,有兩位優秀人物范國威與張超雄根據民調情況可能落選。其中范國威是新民主同盟(2010年因為認為民主黨思想落伍而脫離另組新民主同盟,並在泛民中率先與公民黨的毛孟靜打出本土派的旗號);張超雄則是在社福領域努力耕耘的議員,想去給他們打氣。可是由於記錯時間,在沙田、大埔找不到他們,只是找到張超雄的競選拍檔在大埔拉票。

三點鐘約好長毛(梁國雄)在大圍見面,根據民調,他是當選的邊緣人物,因此也為他加油打氣。長毛基層出身,對是否進入體制看得開。見到長毛後,4點與資深媒體人、左報叛徒的程翔約好在沙田地鐵站見面。他在那裡和林卓廷一起拉票,在大圍因人多,無法與林單獨見面,因此也來沙田給他打氣。他雖然得到大老們的支持,但是大老在選民眼光中,有的是正面、有的是負面,好在林本人形象不錯,因此民調相當高。

據說張超雄也會到大圍,所以我們從沙田再趕回大圍,沒有見到他,卻見到范國威。范國威表現不錯,只是民主黨因為他的「分裂」一直耿耿於懷。我們很希望他當選連任,可惜後來沒有當選。最後兩天,泛民中有7人因為民調低而宣布退選,希望以此棄保而顧全大局,把票集中在其他泛民參選人身上。但是也與范國威差不多同時退出民主黨的鄭家富雖然民調低而沒有退出,他以一萬多票分走林卓廷與范國威的票,林還當選,范卻遺憾的落選。那天在沙田,鄭家富就在林卓廷的對面拉票,我們沒有理睬他。劉千石在2008年也在九西以如此手段拿到一萬票,是毛孟靜落選的重要原因。現在同樣問題,甚麼性質,大家心裡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