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之言 暴露台灣政府甚麼問題?

就算政府不特別支持創新和知識經濟,還是會有不少人為了成就感、為了改變世界,或是為了賺錢而從事創新,這些人成功賺了大錢,一樣會使所得分配惡化。而外國人也一樣會努力創新,外國政府也會鼓勵創新,他們的創新把我們的生意搶走,也會使我們很多人變窮。所以創新和知識經濟讓分配惡化的作用一直會出現,不是政府不鼓勵就自動消失。最近有人說人工智慧的發展會取代一半甚至90%的人力,我們若沒有相關的技術和創新,所得水準和所得分配恐將嚴重惡化。

相對地,若我們積極改善創新和知識經濟的環境,讓更多人能成功藉知識來賺錢,所得水準和分配卻可能改善。用簡單而誇大數字的例子來看,若一百個人都沒有創新和知識經濟可用,所得水準都是1元,分配雖然平均,所得水準卻很低,是所謂「均貧」。

而其中若有一人創新成功而所得成為101元,則整體平均所得水準提高,但所得分配卻惡化,所得最高那1%的人占了50.5%的總所得。這似乎就是張忠謀先生所擔心的狀況。但我們若能讓更多人有成功創新的機會,例如有10個人創新成功而其所得都成為101元,則不只全國總所得增加十倍,用多數所得分配指標來看,所得分配也比只有一個人創新成功時更平均。當然也有些人可能寧願只有一個人比他有錢,而不喜歡數十個人比他有錢。而更多人能變有錢時,若加上一些適當政策,改善分配的效果還可以更大。

以張忠謀先生十六年前已主張的社會安全網來說,若對成功者多得到的所得課50%稅來分給大眾,在只有一個人成功時可課得50元而每人分到0.5元,在十個人成功時則可課得500元而每人分到5元,大眾的所得水準和整體所得分配都可以得到更大的改善。

高所得者的增加必會提高他們的需求,而這新增的需求,若由未能創新成功者的生產來得到滿足,則未能創新成功者之工作機會和所得也可以增加。創新成功的人愈多,帶給其他人的需求和所得也愈多,蔡總統所說的內需產業或在地經濟,就有愈多發展機會,而可使所得分配得到進一步改善。

創新成功或知識經濟的產品因為較為獨特,開發中國家自己不會生產,因此這些產品較不會陷入低價和低成本競爭,於是也較可能留在國內生產而支付較開發中國家高的薪資。所以這類產品愈多,未能創新成功的人民也可以分到愈多生產成功產品的就業機會及其利益。

創新也能促進階層流動

此外,所得分配除了看當前的分配,至少同樣重要的,還要看未來的分配變化。若窮人永遠貧窮,社會很難公平安定。而創新和知識經濟的環境愈好,窮人就愈可能由此成功,就有愈多希望。這種所得階層的流動或希望分配的公平,可能比當前實際分配的平均更重要,而良好的知識經濟和創新環境,就是要讓更多人有機會發揮其能力、有機會得到希望。

現代的創新多半也不是一個人玩的遊戲,其過程中常需大量其他人員和資金的支持。而這資金若來自廣泛的大眾、政府和公共資金,創新成功的利益也將由更多人分享,並降低其使分配惡化的作用。所以政府若能安排合宜的制度,讓大眾可分擔創新的風險及分享成功的利潤,不只創新可以更多,創新也更不會傷害分配。

上述種種效益顯示,單獨一個創新雖然可能使分配惡化,更多人能創新成功時卻可以降低分配惡化的問題,甚至可能因適當的社會福利及資本市場而改善分配。這是重視分配的政府十六年前要推動知識經濟,以及目前要改善創新環境的原因。十六年前的我及現在的政府,未能藉張忠謀先生談話的機會而將推動知識經濟和創新的道理向張忠謀先生及人民講清楚,並聽取進一步的意見,有點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