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之言 暴露台灣政府甚麼問題?

政府應正視張忠謀意見

行政院對張忠謀先生的回應,照媒體的報導只是說「政府不用成長這兩個字,是希望企業能留在台灣,做到創新、就業,這就是成長」,以及「當創新可以拿到更多,就可能造成分配不均,如何在兩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這可能被認為只是在文字上下功夫求和諧的做法,不是在道理上做溝通而求改善的做法。相關人士似乎不知道我前面所講的「擴大贏者圈」等等道理。

其實民進黨應該也不是不講成長,只是不執著於GDP的成長率。五年前民進黨在「十年政綱」中說「經濟成長重要但非唯一,國家要兼顧社會的公平和安定,以及人民生活的幸福作為根本的目的……揚棄以GDP成長為依歸的舊思維」。經濟成長是要追求人民真正所得和福利的成長,GDP的成長卻不一定造成這真正的成長。例如馬政府執政期間就曾出現GDP成長而人民所得卻未成長的現象。而政府若以GDP成長為目標,更可能常為了保1、保2而造成不當的政策(請參閱陳博志,〈人民所得沒有復甦〉,《經濟日報》2011年8月29日社論;〈GDP可能和國民所得及福利差很遠〉,《台灣經濟研究月刊》,39卷第1期,2016年1月)。在張忠謀先生評論時,政府也應藉機說明這種重視成長但不陷於GDP成長數字的觀念。

至於張忠謀先生對政府忽略半導體業的質疑,政府說五大創新產業都和半導體相關。政府的回應雖然是正確但卻仍不夠。五大的發展多要利用半導體的基礎,也可能擴大半導體的市場,但畢竟不是直接對半導體的政策。

我並不知道政府目前有甚麼政策,十六年前我在扁政府的綠色矽島發展藍圖中,雖然主張大力發展新產業,但也指出「新興產業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初期可能不高,經濟成長大部分仍需由目前我們已有且仍可能快速成長的產業支應,為維持我國既有主力產業的繼續擴張,續保其成長動能,對技術水準已接近甚至超過先進國家的成長產業,政府應協助相關基礎技術的研究,以求技術進一步創新,或至少避免因國外新技術的發展而使產業快速被淘汰……也不能忽略這些產業因外國租稅及其他產業政策更為優惠,而面臨失去競爭力或外移的威脅」。政府若不嫌這些話太老舊,或可以參考做為回應。或者政府也可學近年美國政府對發展產業新技術的積極投入,以及美國商務部長11月初對中國用大量政府資金培植半導體產業的抨擊,做出對半導體產業界的回應。

「小英基金會」曾邀請各種立場的人去講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有一次青年研習會中要我講幾句話,我只講一句話說:「希望大家記得,就算是敵人的話也有一些值得參考的道理。」張忠謀先生對國家如此重要,和蔡總統友情甚好,林院長更曾在其手下的企業當董事和董事長。如果政策讓張先生如此質疑,而政府乃至各界的回應仍那麼制式或空泛,政府甚至國人的溝通能力或意願恐怕有很大的問題。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174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174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