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黑監獄:勞改、勞教與洗腦班


社區矯正不是新的制度,早在2003年開始就在大陸重點城市試點施行,到2011年才確立社區矯正的制度,並在2012年由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社區矯正實施辦法》。根據浙江新聞報導,2016年12月,臨海市司法局社區矯正執法大隊大隊長蔡軍輝說:「矯正物件來自村居,生活在村居,可以說是星羅棋布。要使監管者做到耳聰目明,需要建立既鋪天蓋地、又快速反應的監管幫扶網路,村居工作站是首選,他們是我們的『偵察兵』」。由此可看出,社區矯正本來就是中共進行社會嚴密控制的重要手段之一。

真正的問題在於,勞教被併入監獄和看守所後,社區矯正制度可能會遭到強化。大陸媒體討論到目前備受爭議的問題之一是警力配置的問題。社區可以為了執行的「效率」,而要求配置警力。說白一點,警察的暴力矯正並不符合「社區愛心矯正」。

也許社區矯正法會被強化來控制人民,也可能不會。值得繼續關注的是2016年12月1日,中國國務院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社區矯正法(徵求意見稿)》,強調「政府和社會力量」應幫忙社區矯正人員。樂觀的話,筆者認為應該會在2017年3月的人大會有修正案提出,必須觀察社區矯正能否繼續配置警察,如果加大了社區矯正的警力調動與執法權限,就代表中國法治的倒退。

【本文摘自《看》雜誌第175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175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