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媒體集體失準談起

“You are fake news.” 這是大選前川普對一邊倒的支持希拉蕊當選總統的主流媒體的論斷。昔日被媒體嘲笑的川普,今天是正宗民選的美國總統,令世界許多政客名流跌破眼鏡。美國主流媒體的集體失準,也堪稱尷尬至極。

傾斜的媒體

早前曾曝出消息:「希拉蕊一來(指擔任國務卿時訪問中國)就又要談人權問題、又要談高智晟問題,還向我們要一萬個億。我們清楚她要甚麼,出手就給了八千億。那女人拿到錢後,第二天,甚麼人權問題、高智晟問題,連提都不提了。」近日,又曝出希拉蕊出賣盟友,默許他人吞併台灣……也許還有更多沒有曝出的桌子底下的政治交易。

然而,在川普與希拉蕊競爭總統的賽事全程中,美國主流媒體這些關於希拉蕊的負面消息卻隻字不提。而對於川普,各種負面消息像流行病一樣在報紙、廣播、電視中蔓延。

為甚麼老是看川普的明疤,卻不敢揭希拉蕊的暗瘡?當自由的媒體們,以統一的角度傾斜,發出的統一的聲音,不免令人感到詭異。

「似乎你看到了許多報紙,其實你只看到了一種報紙;似乎你聽到了無數聲音,其實你只聽到了一種聲音;似乎你想到了無數,其實他們只給你一個。如果需要,他們會把所有人改造成一種人,他們擁有這種強大的力量。」這是中國女作家張抗抗對媒體被政治操縱的現實描述,用來形容這次美國主流媒體在大選報導中的表現,似乎也不為過。

是反省,還是開脫?

大選後,川普勝出,媒體失準,面對尷尬,《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瑪格麗特‧蘇利文(Margaret Sullivan)說:「媒體很固執,從不相信美國可以接受一個嘲弄殘疾人、性騷擾女性、有厭女症、種族主義、反猶太人的總統,就一廂情願的認為這不會發生。」「因為記者大多有高學歷,有大學或碩士畢業的學歷,居住在華盛頓、紐約這樣的大城市,或是民主黨根據地――西岸,所以記者對於大選的感知出現了侷限性。」

與其說是反省,毋寧說是一種開脫。而這樣的開脫並未消減尷尬。

《紐約時報》看起來要比《華盛頓郵報》更坦誠些,因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吉姆‧若騰伯格(Jim Rutenburg)說了一句大實話:「我們已不再是記者,而成了啦啦隊長。」這句話道出了一個令人擔憂的現實:主流媒體正在忘卻作為媒體,當為正義發聲的「獨立」精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