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宜太注重KPI

這類扭曲的現象在企業採用KPI時較少發生。那是因為企業的目標和努力方式都較單純且明確。企業通常以賺錢為主要目的,有時可能也要提高營業額或市占率,這些目標都不像「增進人民福利」那樣難以衡量,所以KPI在企業經營上或許較為可行。但近年福斯汽車和神戶鋼鐵這種知名大企業的造假事件,也顯示企業提高一時利潤和市占率的努力,一樣可能造成不符合其長期利益的扭曲。

應以多元指標及專業評估績效

實際的情況和政策成果有很多難以甚至無法用數量表達,各種量化的指標只是要對實際情況的某個層面做簡化的描述,也就是像瞎子在摸象一樣,只用少數人的感覺或少數指標很難看到全貌。為了避免只能追求或達成某個指標而造成政策扭曲的問題,以指標來引導和監督施政時不能只看少數指標,而應用時也應注意指標未能涵蓋的問題和現象,同時避免對指標的目標值過分執著,而失去因應情勢和情報而調整的彈性或靈活性。

三十年前(1987)政府開始努力推動產業升值,我受委託帶領研究產業升級的定義、策略以及相關的指標。當時政府希望有一個綜合指標來代表產業升級的成果,但我基於上述理由並未答應。我指出:「我們若要促進工業升級,總須由不如人的地方做起,或由關鍵的地方下手,而多樣化的指標才可幫我們指出不如人之處及關鍵所在……基於這種考慮,我們並未編製一個工業升級綜合指標,而想嘗試以各種指標來掌握工業升級的各個層面。」(陳博志,李惠琴,《製造業發展策略研究報告》,台灣經濟研究所,pp.141-142,1988)

我當時就是不希望政府變成為提高產業升級綜合指標而非為真正產業升級而努力。KPI因為要用來做考核而不像一般指標只用來做參考,因此扭曲政策的可能性更大,運用時要更小心。

國發會減少KPI的數量,若是要降低KPI的被重視的程度及相關單位為KPI而浪費的時間精力,應是正確的改革。但若反而要嚴格要求達到仍留下來之少數指標的目標值,則可能須十分小心以避免扭曲了政策,而忽略了更重要的工作。

譬如說新南向政策雖然目的好像不太明確,但增進我國與各國的友好關係和拓銷產品必是重要的目的之一。可是新版的KPI卻只用了南向國家來台觀光人數、來台留學和研習人數以及工程業在南向國家得標金額三項,而這三項不只不包括上述重要政策目的,也不是我國較具有競爭力的項目。若南向政策只顧提高這三項指標,可能會忽略把東南亞當成內需市場的延伸及強化我國與南向國家生產鏈之聯結等等更重要的政策方向與目的。

最近有媒體以南向國家對我國之投資減少做為批評南向政策之依據,也是犯了只用一個指標來評斷的錯誤。吸引南向國家來台投資根本不該是政策目的。其他政策這次新訂的KPI也都只涵蓋政策目的之一小部分,且看不出這一小部分的改善可以代表其他部分也會改善的理由或關聯。

因此希望政府不要太重視這些KPI,政府最好不管KPI這種可能淪為表面文章甚至扭曲政策的做法,而用更多指標及更專業的研究和判斷,來評估各單位及各項政策的執行績效。

【本文選自《看》雜誌第184期,更多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看》雜誌 第184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