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冒出的暗黑

此文正式發表之時,已經是美國大選落幕。但在我寫作此文時,民主黨繼續在自家出資主導的民調中稱自身領先10個百分點以上,為在郵寄選票中作弊做輿論準備。但非民主黨陣營的民調,如UK民主研究所的民調早在8月就預測川普將勝選,該所所長還直言民主黨的內部民調與該所民調一樣,要民主黨面對現實。我在〈社情及外部民調呈現的美國選民意願〉一文中,已經引用美國皮尤、蓋洛普民調中的社情指標(這是除民調之外的重要指標)都顯示川普領先。UK民主研究所2020年8月31日的民意測驗已經指出美國民主黨有一套內部民調,與公開的民調情況不同,川普民意支持率為48%,超過拜登的45%。在關鍵的六個搖擺州,兩人差距更大。民主黨陣營其實已經知道大選結果將是自己一方輸定,並通過多種管道宣布,大選當天將不承認大選結果,同時還將在全國各地占領交通要道與公共設施,發動政變。

不管這種政變是否會發生,但從2020年5月下旬BLM(Black Lives Matter,中譯黑命貴)運動以來,BLM成員與Antifa(anti-fascist的英文縮寫,即反法西斯主義)在全美200餘座城市肆無忌憚地打砸搶燒殺,發生了近570起暴力示威活動。保險索賠公司Property Claim Services發現,今年5月26日至6月8日之間發生的騷亂,可能使保險索賠達到20億美元。保險公司特別說明,這只是12天騷亂發生的部分財產損失,不包括6月8日以後發生的一大半抗議,以及不在保險理賠範圍內的財富損失。

因此,2020年的BLM運動是美國歷史上最昂貴的「抗議」,1960年代所有6次美國暴動的保險成本加在一起,以2020年的美元(購買力平價)計,總金額略低於12億美元。那些為搶劫辯護的理論公然出書並被左媒讚揚引用,一些左派教授公然讚美BLM成員殺人有理,這些都讓我明白,美國已經不是我20年前初來時的美國,它的根基——傳統價值觀與三權分立的憲政民主正受到嚴重破壞。

美國傳統價值觀被民主黨拋棄

什麼是美國的傳統價值觀?以下是公認的內涵:

個人自由與自力更生(Individual Freedom and Self-Reliance.);

機會均等與競爭(Equal Opportunity and Competition.);

辛勤工作,實現美國夢(Hard Work, Realizing the American Dream.)。

自從歐巴馬當政之後,將民主黨原來不斷尋找新的社會基礎的策略大力推行,引進兩千萬非法移民,為美國民主黨構築了今年幾十年內將不斷增長的票倉之後,公然支持Antifa與BLM;加上美國K12(指從幼兒園到中學12年級的教育)基礎教育與大學教育全面極左化,養成了一代左派青年。歐巴馬更是重新解釋了美國夢,變成了讓非法移民大量進來,減少競爭,平均分配。多年苦心養的民主黨鐵票基本盤,約占人口的43%左右,民主黨這次就算敗選,他們的思想觀念與行為方式仍然是美國社會隱患。

一篇短文說不了太多的事情,但以下三件事情卻從不同的角度說明美國民主黨陣營的腐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