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川普總統 vs. 羅馬凱撒大帝

人類民主迄今為止經過四站:第一站,古希臘雅典民主萌芽,流放極受大眾歡迎的政治人物,防範專權;第二站,羅馬元老院議會雛形,以元老多數制約權力者;第三站,英國《大憲章》君主立憲,洛克三大個人權利學說奠定民主理論根基;第四站,美國《獨立宣言》和《憲法》確立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的現代憲政。

在這民主四站過程中,公元前44年凱撒在羅馬元老院被刺身亡,是人類民主進程的一個重大挫折;它導致統治者再也無法相信議會政治,因為凱撒居然是在議會廳被60名元老(議員)聯手刺殺,被捅了23刀,極為殘忍血腥。

那些議員們為目的不擇手段,導致統治者和元老院之間的原有議事規則和通道全部被毀掉了。隨後人類經過了長達1,259年之久,英國才有《大憲章》,限制君王權力,等於立法權再次回到元老院式的議會,統治者和議會開始良性互動制約。

羅馬元老院刺殺事件在美國重演

在人類民主的第四站,也是標誌美式民主最高境地的美國,今天卻出現了像當年羅馬元老院那樣的「刺殺」事件——左派用選票作弊的政變,中斷了川普連任機會,等於政治謀殺。這同樣是人類民主進程(尤其美國民選制度)的一次重大挫折。

所以說它是「政變」,因為這是精心策劃的一場變局:左派民主黨利用中國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為藉口,臨時修改法律(違背《憲法》),廣發郵寄選票,為大選作弊、政變奪權創造了條件和機會,左媒則為此推波助瀾、大造輿論。

以往美國大選投票,絕大多數選民都得到投票站現場投票,當場檢驗身分證、投票資格、核對註冊投票簽名、家庭住址等資料。極少數的郵寄票,都要事先申請,提供現有住址、投票資格等資訊。而這次左派力主全面發放郵寄票,選民不需到投票所,等於無法有效監督檢驗,所以大量重複投票,僅內華達州就查出4.2萬人兩次投票;還有僅持綠卡(不是公民者)也因收到郵寄票而投了票。在賓州,選票數量竟比合法選民多出17萬零830張,更有外州居民在本州投票(早已搬遷,在外州已投票)等等問題。

這種廣發郵寄選票就是為作弊大開方便之門、提供制度性條件。就像在考場,如果沒有任何監考員在場,就等於為作弊提供制度性機會;或者不檢驗考生的身分證明就放入考場,更是為舞弊創造天然條件。美國這場大選舞弊,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所以被川普支持者憤怒地稱為「大選被偷竊」。

大選舞弊嚴重損害了美國的民主形象。美國是全世界第一個民主國家,1776年建國後就實行民選制度,更是自由世界的領袖,發生這樣大規模選舉舞弊,自然被中共等專制國家做文章,重創美國的民主聲望。毫無疑問,這次劣跡斑斑的大選,並不是美式民主制度的失敗,而是不擇手段的政客和極左媒體連手製造的一起對民主制度的「刺殺」,制度受到傷害,哪怕嚴重傷害,都絕不等於制度本身錯了。人類進程中,從來都不缺破壞制度的人。正如正常的身體會得病,會遭受武漢病毒的攻擊,但不能因此就否定身體。

92%挺川者支持川普2024再選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