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雲不散 五大面向撥雲見日

在全球化的當下,戰爭不再是兩國私鬥,而是經常有深層多方面的因素在背後。當今俄烏戰爭,值得關注者至少有五個面向:烏克蘭與中共、烏克蘭與美國、俄羅斯與中共、俄羅斯與北約、俄羅斯與烏克蘭。

烏克蘭與中共

關於烏克蘭與中共,中國問題專家余茂春教授說:「烏克蘭跟中共幾十年以來,關係非常曖昧,它向中共偷運了大量俄羅斯製造的軍工產品、航空母艦、兩棲作戰艦艇到重型轟炸機引擎。烏克蘭基本上是免費(或低價)給中共的。所以我覺得烏克蘭政府也應該吸取教訓,就是說對中共絕對不能走中間道路。」

烏克蘭與美國

關於烏克蘭與美國,兩件事很能說明問題。第一件事是2015年12月,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到訪烏克蘭,以扣留美國對烏10億美元援助相威脅,迫使烏克蘭開除檢察長維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原因是肖金正在調查布利斯瑪公司(Burisma Holdings)向其子杭特‧拜登(Hunter Biden)輸送利益的腐敗案。

第二件事是在美國大選中,烏克蘭一直被利用來作為反川普的棋子。雖然現任總統澤倫斯基澄清了他與川普通話時並未「受到敲詐」,使得反川陣營拋出的「通烏門」彈劾計畫未達目的,但是當拜登入主白宮後,澤倫斯基的一系列政策卻與當下的美國十分契合。

這些政策,引用一位烏克蘭華人的話,總結如下:「澤倫斯基政府推出多項法案支持LGBT(女同性戀者(Lesbian)、男同性戀者(Gay)、雙性戀者(Bisexual)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縮寫),花費666,000荷林夫納(烏克蘭的貨幣單位,而666在西方是撒旦教的象徵)給幼兒圖書館,引進同性戀宣傳漫畫;簽署法案,強制民眾接種未通過檢測的疫苗;強行通過法案,摧毀中小企業、農業;把住房不動產費用提高數倍,若未繳納,政府將強行收繳房屋及拍賣……」

綜上所述,無論是烏克蘭親中共的紅左路線,還是烏克蘭親西方的白左路線,皆非中正之道。

俄羅斯與中共

關於俄羅斯與中共,讓人霧裡看花。首先可以明確的是普丁的立場是反對共產主義,他與中共在意識形態上並不相同。因此,普丁與中共的互動似乎還不能直接解讀為志趣相投,更準確的說法是俄羅斯在利用中共,而非真正的友善。俄羅斯與中共的互動充滿了敷衍、利用、不信任,這就好像北極熊見到維尼熊,你真的認為它們會有一種見到同類的歸屬感?包括冬奧前的普丁訪中,除了那5,000億大單是真金白銀的收穫外,連冬奧開幕式後的宴會,普丁都不肯「賞臉」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