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全球化」終結的影響

烏克蘭戰爭持續兩個多月了,俄羅斯在戰場上沒有得到多少便宜,但是在經濟上已經付出慘痛代價,普丁親信們的海外資產幾乎全部被凍結,各國領空對俄羅斯飛機禁止開放、技術禁運,美國更是仗著金融業的控制,凍結了俄羅斯中央銀行的儲備資產,把俄國從全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簡稱SWIFT)剔除出去。俄國盧布貶值、商品短缺、外債逾期付不出來、外國公司開始撤退、老百姓也開始逃離。再過不久,因為沒有進口零組件,俄國軍需產品就製造不出來,民用產品也製造不出來。很多人會問,「全球化」是不是到了壽終正寢的時候?

其實,「全球化」已經受到挑戰,逐漸被蠶食了,主要有兩方面。一個是各國日漸興起的民粹主義向自由貿易說不,設置關稅和非關稅壁壘來限制投資、移民,美國川普政府就是例證;另一個是來自中國對全球秩序的挑戰,因為中共要顛覆二戰之後美國主導的以自由、民主、法制為基礎的世界秩序,企圖以中共獨裁特色的新秩序來取代。這不是經濟和貿易層面的威脅,已經危害到國家安全,從亞洲到歐洲,各國都相繼設置壁壘來阻擋中共的經濟入侵。

政治因素牽動經濟布局

俄國侵略烏克蘭加速了終結全球化的速度,這有幾個原因。首先,北京進退兩難,既不想與莫斯科翻臉,又不敢幫助俄羅斯躲避制裁,更不敢經濟援助俄羅斯。但只要北京不加入西方的制裁行列,西方國家的反共情緒只會越來越高漲,跟中共的經濟切割只會越來越徹底;其次,歐美國家展現經濟制裁的威力,全球的共識是歐美國家針對俄羅斯的制裁是正義、正當、合理,而且恰到好處,如果下次再出現類似的國際危機,制裁可能更凌厲,甚至更自私,不是美國盟國的國家都會考慮在某種程度上獨立自主,不要太倚賴外國;第三,俄羅斯用石油、天然氣等能源作為要挾,一定會加速歐洲國家另外尋找能源供應來源,在經濟上更加自給自足,更加閉關鎖國。

在現代經濟框架下,要閉關鎖國幾乎不可能,但全球化的終結應該沒有疑問,只不過全球劃分為幾大塊,一個是以中國為中心的一塊,一個是以美國為中心的一塊,再有就是以歐盟為中心的一塊,美國和歐盟的兩塊還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重組供應鏈分散風險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西方以金融武器對抗,把金融軍事化、武器化了。任何經濟制裁要起作用,前提條件是國際社會團結一致、制裁範圍廣、各國政府決心大,現在幾乎西方國家、國際金融機構都採取一致行動,中共是唯一例外,但中共也不敢犯眾怒,頂多是騎牆,不願跟俄羅斯綁在一起。但是,各國都有盤算,在這麼強大的經濟制裁面前,各國央行也會減持美元儲備,增加其他主要貨幣的儲備,不能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

中國央行就是這麼幹的,但人民幣會不會代替美元全球貨幣霸主的地位?北京正與沙烏地阿拉伯討論用人民幣計價,若不能在全球代替美元,至少在以中國為中心的經濟區塊裡,人民幣是不是能代替美元?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各國央行若是因為擔心中共的制裁而減持美元儲備,難道就不擔心美國的制裁嗎?而且人民幣也不能自由兌換。北京要扶植人民幣,就必須允許人民幣自由兌換,但允許自由兌換就會大幅貶值,至少貶值一段時間,2015年、2016年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而且各國金融系統跟誰靠攏,主要不是經濟原因,而是安全和國防原因,這在冷戰時期的非洲、拉丁美洲、南亞地區非常明顯,紛紛跟蘇聯切割,跟美國掛靠在一起。

全球化終結對消費者意味著什麼呢?一個直接的結果就是物價上漲、產品品質下降,價不廉、物不美。從理論上說,全球化是經濟資源的最佳配置狀態,一個地區就專注生產當地最有優勢的產品,這樣才能有規模、降低成本,例如:蘋果手機,最後的組裝廠是在中國的富士康,但快存零件來自韓國,陀螺儀來自法國和義大利,音訊用電感線圈來自日本,處理器及編解碼器來自美國,加速度計來自德國,螢幕來自日本,各地都有自己的優勢、特長,藉由全球供應鏈連接在一起,以貿易互通有無,這是全球化的好處及理想狀態。

可是,現實世界並不理想,可能有天災、人禍、烏克蘭戰爭、武漢病毒等讓全球供應鏈斷裂,全球化承擔的風險超過了好處,特別是要避免把雞蛋都放在一個地緣政治緊張又不安定之處,跨國公司必然重組供應鏈,將生產基地搬到更安全、離市場更近的地方,甚至設置重複的供應管道以備不測。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