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登的「追尋自由之路」

6月23日,美國前NSA(國家安全局)雇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再度踏上他的追尋自由之路。自21日美國以未授權傳播國防資訊、蓄意傳播機密情報資訊的間諜罪以及盜竊政府資產罪等三項罪名起訴史諾登,並要求香港引渡之後,香港立即採取行動,於23日將其送上飛往俄羅斯的班機,擬再經古巴飛往委內瑞拉,最後進入厄瓜多這個唯一願意接受其避難申請的國度。詭異的是,6月24日,史諾登沒搭乘原定班機飛往古巴,其命運又添變數。

剖析這位不信任美國政府,卻對中國政府懷有幻想、相信香港法治、信仰佛教的反叛青年這一「追尋自由之路」,很有意思。

遙遠的中國:史諾登並不真瞭解你
史諾登宣稱「為了世界人民的自由」、「不信任美國政治制度」的話,在美國青年當中很常見。但史諾登的特殊是他對中國這一惡名昭著的獨裁專制國家情有獨鍾。他曾表示,自己之所以選擇到香港洩密並接受採訪,是因為香港有保護言論自由和異議者人權的承諾,是地球上為數不多的可以抵抗美國政府勢力的地方,而且自己「有從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尋求庇護的傾向」,他同時表示「自己這樣做也是出於對中國人權狀況的信任」。

這話並非他即興說出,而是經過好幾年深思熟慮。《紐約時報》(6月18日)曾發表一篇〈美國國安局洩密者:曾經年少輕狂,胸懷大志〉,文章披露,「20歲時,史諾登在網上寫道,『偉大的人不需要用大學來讓自己更可信:他們會得到所需要的,默默地成功,名垂青史。』藏身於香港的史諾登學過普通話,對武術非常感興趣,稱佛教是他的宗教信仰。他還曾若有所思地說,『從職業上來說,中國絕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中國的政治制度與人權狀況之惡劣為國際社會公認,幾大國際人權組織每年均將中國列為「新聞自由之敵」、「互聯網之敵」,對中國政府迫害異議人士與家庭教會成員提出諸多批評,中國的人體器官移植更是受到強烈的人道譴責。這些消息在英文世界裡俯拾皆是,每天在互聯網上遨遊的史諾登居然相信中國的新聞自由與人權狀態優於美國,只能說他對普世價值、自由、人權均有與眾不同的理解。

宣稱「已經對普通話和中國文化有了基本瞭解」的史諾登,為了追求人權與自由,選擇在香港落腳,自6月9日露面後,他不僅成為世界矚目的新聞焦點,也喪失了對自己人生的抉擇權。他反覆宣稱,「我想讓香港的法庭和人民決定我的命運。」可悲的是,香港甚至沒有給他法庭抗辯的機會(那樣據說至少可以拖上五年)。6月19日《人民日報》發表評史諾登事件的評論員文章:「中國不願摻和別家爛事」,同時發表消息說史諾登已向冰島發出非正式政治避難申請,我就知道史諾登將被中國禮送出境是遲早的事情。果然,美國聯邦檢察官於6月22日以間諜罪等三項控罪起訴史諾登,並請求香港以臨時拘捕令來扣押史諾登,23日史諾登立刻被送上飛機。

北京利用完史諾登之後,立刻將這一燙手山芋甩了出去,完全沒搭理史諾登表達的高度信任,對史諾登帶去的四台電腦包含的機密文件的唯一報答是對美國的引渡要求視而不見。

【文章未完,完整內容請見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3/5238】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看》雜誌 第134期
更多文章請見 http://www.watchinese.com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