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免費資源 窮小孩變國際菁英

 對大多數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台灣民眾而言,即使窮其一生,都無法遊歷20個國家,更無法想像除了在亞洲,還可在其他2大洲留下工作的足跡。
 然而,從政大廣告系畢業還不到2年、出生單親家庭的陳盈孜,卻已完成此一「不可能的任務」。大學時期,她靠著當國際交換學生、參加大學生國際營隊,與獲邀至國際性創意、行銷、廣告比賽中領獎,先後前往18個國家,還甄試進入微軟、麥肯等2家軟體業、廣告業龍頭企業的台灣分公司實習。踏出校園後,她隨即前往巴西的廣告公司任職,1年後轉往位於比利時的貝爾實驗室歐洲總部(Alcatel-Lucent Bell Labs)擔任公關。
 對於未來的人生規劃,今年才24歲的陳盈孜,絲毫沒有草莓族的稚嫩與「宅味」,卻可看見年輕人單騎走天涯的銳氣,及謀定而後動的自信。她希望將來重回校園進修,到法國的INSEAD商學院攻讀MBA學位,如果可能的話,再到幾個國家的知名企業歷練,之後再回台灣找工作。

深刻體會到貧富差距
 母親在私人安養中心擔任護士,賺取微薄的薪水,含辛茹苦拉拔陳盈孜與2個弟妹長大。別說像其他家境較寬裕的同學般,一遇到長假就跟著家人出國度假,陳盈孜就是想到外縣市旅遊幾天,也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每次看著同學分送從海外帶回來的小禮物,心中就羨慕不已。
 為了不讓媽媽操心,陳盈孜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國中畢業後,順利考上北一女中。然而,穿上「小綠綠」的高中制服後,她深刻感受到,家庭貧富差距造成的巨大差異,有如「一個學校、二個世界」。家裡的經濟能力,就算供陳盈孜在台北市就讀國立大學,都已經相當吃力,但同班同學卻有人決定高中畢業後,申請就讀歐美知名大學,每天不是拚命讀英文,就是蒐集國外大學的資料。

「揪團」參加比賽拚獎金
 雖然高中學業表現亮眼,陳盈孜卻在學測時大失常,無法跟75%以上的同班同學一樣,如願成為台大新鮮人,沒想到就讀政大廣告系,卻開啟了人生新視野。起初她也想轉到法律系或會計系,但在選修這2個系為輔系後,卻發現沒那麼有吸引力,反倒是「誤打誤撞」填上的廣告系,讀起來津津有味。
 為了減輕媽媽的經濟負擔,陳盈孜從大一就努力打工,不管是到101大樓賣巧克力、到流水席端盤子、或到學校計算機中心工讀,再辛苦的兼差都不抱怨,大二時更一口氣身兼7份家教,幾乎天天都得課業、家教兩頭忙。
 家教的收入雖比其他打工高出許多,但陳盈孜認為,若能在企業舉辦的競賽中得獎,更有助於往後在職場的發展,於是她積極找同學「揪團」,報名參加校內外各項有獎金的創意、行銷、廣告比賽。儘管每天忙得不可開交,她仍沒有荒廢課業,成績足以申請校內獎學金。

不花大錢完成出國夢
 原本以為身高太矮、無緣報考空姐,只能等將來有工作後才能一圓海外旅遊的夢想,沒想到陳盈孜大二那年,錄取澳門舉辦的國際大學生營隊,沒花一毛錢,就實現了搭飛機出國的夙願。這次經驗讓陳盈孜領悟,其實光靠著校內外、國內外各項免費的資源,家境平凡的大學生同樣能周遊列國,成為「國際人」。
 從此,她開始有計畫地報名國際大學生營隊,更在大三下學期時,前往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大學,當了7個月的交換學生,期間利用自助旅行者常用的couch surfing(免費交換住宿)、euro lines(歐洲長程公車)、ryanair(10元機票的廉價航空),走遍歐洲15個國家、23個城市。後來更將參加創意、行銷、廣告比賽的觸角伸向海外,屢次應邀出國領獎。

足跡遍及3大洲18國
 短短3年內,在大學畢業前,陳盈孜的足跡走過3大洲、18個國家,旅遊經驗就連家境優渥的同學、高薪的經理人也望塵莫及。而她每次出國,除了上網徵求代買產品,還會帶東西回台灣網拍,將旅遊的經濟效益發展到極致。
在歐洲當交換學生時期,陳盈孜的英文能力再上層樓,聽說讀寫都毫無障礙,因而在大四那年,順利通過層層甄試,成為微軟的實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