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煉「人才學」 企業逆風取勢絕塵遠颺之要訣

當全球還壟罩在次貸風暴所帶來的經濟衰退、景氣蕭條之際,兩岸經濟腹地之大中華經濟圈的景氣領先指標─台灣股市以及上証指數,都已經在全球一片哀鴻遍野之際,旱地拔蔥般狂漲了五成有餘,使全球相信,兩岸將能領先全球景氣走出泥淖。

筆者認為「乘虛取勢」正是兩岸化全球危機為華人轉機的制勝寫照。歐美因為金融監理機制的付之闕如、與品格操守的蕩然無存,衍生了對金融體系的信任風險與道德懷疑,給了兩岸「敗部復活」的機會,然而我們是否還有能力「乘勝追擊」呢?關鍵的制勝能力又是什麼?哪些是企業必須迎頭趕上的作為?

綜觀歷史以「明道」

古代兵家與策士,總以圍棋對弈作為運籌帷幄、施展抱負之競局,其間勝負多重「取勢」。所謂「勢高則圍廣、勢卑則圍狹」,由今觀之,「勢」正是所謂「藍海策略」。兵聖孫武更以「因勢利導」之長策,在春秋時代立下「西破強楚、北威齊晉」之不朽豐碑。孫子兵法中特別強調「勢」之運用,書中名句:「善戰者也,求之於勢」、「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由此可知「勢」絕對是戰局中勝兵先勝之重要關鍵。

若將此論點應用於企業今日之市場競局中,筆者尊先賢之智,認為商場崢嶸,必須倚仗大「勢」所趨。然而取勢、造勢之根基,首要必定在「人」。古代軍爭,講的是「君王」有識、「將相」有謀、「兵卒」有勇;戰國時代奠定秦滅六國一統江山局勢的關鍵,就在秦孝公嬴渠梁擁有放眼天下人才之胸懷,親自寫下檢討嬴氏先祖窮兵黷武的罪己詔,在窮弱的首都櫟陽,建起宏偉的「招賢樓」,向天下世子宣示,願意借重中原各國有志之士,在君國世襲的年代,願意昭告天下英才「共治」秦國、「共享」秦國,這是多麼謙卑且尊重的禮賢下士之舉。

而後,他慧眼獨具起用戰國時代的強權魏國一位飽讀法家經典的中庶子─公孫鞅,秦孝公盡其所能的掃除變法可能的障礙,甚至不惜罷黜親兄長嬴虔太子首傅的爵位,剷除秦國諸侯士族的反制實力,以全力協助公孫鞅《強秦九論》的實踐,結果在二十餘年的變法圖強中,開創了戰國時代絕無僅有公平賦稅、農耕授爵、軍功晉級、度量統一的太平盛世,最後封公孫鞅為商君,真正與嬴氏公室「共治」與「共享」秦國。

同時在受爵「大良造」兼領「上將軍」之時,秘密訓練了一支士氣高昂、戰無不勝之新軍,最後將秦國歷代所割讓列國之屬地盡數奪回,同時也完成了歷史上著名的「商鞅變法」之復國功業,此正是「君王」有識、「將相」有謀、「兵卒」有勇的最佳詮釋。今日商戰,憑藉的當然同樣是「領袖」有視野、「主管」有方略、「部屬」有專長,所以「人才學」絕對將成為企業強盛之長策與方略。

宏觀趨勢以「思變」

知名人力資源顧問公司萬寶華(Manpower)在「2008全球人才短缺調查」報告中,出現了出人意表的壞消息,台灣竟然高居全球「招募人才困難」國家的第六名,國內有高達51%的企業感嘆,能符合組織發展的人才非常難尋覓,分數甚至遠高於全球平均值31%甚多。

同時根據IMD的報告,台灣的「資深經理人國際化經驗」排名在全球第21位,大幅超越中國大陸的第44名,可見短期內台灣的專業人才仍然在大中華經濟圈炙手可熱;但距離排名第2名的新加坡、第3名的香港仍然存在大幅差距。此外,台灣對外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也不夠,在「能夠吸引外籍專業人才至本國工作的意願」調查項目中,台灣排名第26,居兩岸三地末位。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