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小鮮肉

近年來,「小鮮肉」成了熱門的流行語,橫掃海峽兩岸。這個詞彙原本似乎只是網路用語,後來新聞媒體逐漸採用,廣為傳播,現在就連一般民眾也都耳熟能詳。

究竟什麼是小鮮肉?大家的看法或許還存在著分歧,不過一般而言,小鮮肉大抵不脫身材好、外貌佳的年輕男性。有人說文解字,說「小」指的是年紀,要年輕,十幾二十幾,「鮮」或指感情,要資淺單純,或指皮膚,要鮮嫩潔白,「肉」指的是肌肉,要健碩精壯。

媒體獵豔搜奇,發掘追捧了許多小鮮肉,樂此不疲。我瀏覽了這些小鮮肉的照片,覺得他們普遍青春洋溢,帥氣健康、皮膚白皙,不少人還肌肉線條明顯,堪稱現代版的猛男。

去年春,我到北京大學英語系舉辦了一場講座,結束後系主任高峰楓和前系主任丁宏為請我到北大東門外餐敘。丁宏為是相交十餘年的舊識,老友重逢,自是天南地北無所不談。聊到了當紅的「小鮮肉」,他難掩鄙夷之色,直斥這個熱詞低俗噁心,如此的反應卻讓我有點詫異。

對「小鮮肉」這個詞語的反感,我原先以為是個單純的性別問題,同性相斥,想不到就連內人也站在同一陣線上。女人被物化,我們習以為常,男人被物化了,許多人卻難以接受。

「小鮮肉」的英文怎麼說?有人逐字直譯,說是little fresh meat。有人說,《新生六居客》(Fresh Meat)是英國當紅的情境喜劇,講的是六名大學新生自我追尋的故事,或可借用片名的fresh meat。有人說,何妨用中文拼音把小鮮肉音譯為xiao xian rou,以凸顯小鮮肉在華語圈的意義與獨特性。

這幾個建議都有些許道理,但時機還不夠成熟,貿然實施,恐怕會讓英語人士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不過話說回來,若是我們認定小鮮肉是華語社會的特色,那麼我們或可採取「異化」的策略,讓英文來遷就中文的特點。準此,以漢語拼音轉寫的xiao xian rou,或逐字直譯的little fresh meat,便有了立足點與合理性。當然,此策略必須輔以適度的解釋,否則對外來者而言,音譯和直譯宛如無字天書,會造成溝通理解的障礙。

社會上質疑音譯、直譯的人不在少數,然而在質疑的同時,我們不妨看看幾個例子。中文「宅男」的源頭是日文的「御宅族」,它的英文otaku就是日文的音譯,權威的英英詞典早已收錄。端午節划龍舟,「龍舟」的英文就是直譯的dragon boat,中秋節吃月餅,「月餅」的英文就是直譯的moon cake,這些英文詞典均早已收錄。我們翻譯「小鮮肉」時,如果依樣畫葫蘆,應該沒有必要大驚小怪吧?

姑且撇開這些社會尚有疑慮的翻譯策略,關於小鮮肉,其實美國早有類似的概念,他們稱之為hunk,後來通行於英語世界。

談談小鮮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