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芝林企業 台灣螢光魚養殖如何獨步全球

1986年,全世界的神仙魚訂單似乎都集中到台灣這座小島上,林育禾百思不解,當時資訊又不流通,不到一星期,進口的魚苗90%的魚都翻了白肚,只剩下兩池。究竟是什麼原因?身邊的人七嘴八舌給了各種建議,總之是快賣掉、趁機賺一桶金,然而為了研究病因,林育禾硬是留下兩池魚,沒有賣、也沒有放棄,接下來的兩年,一頭栽進無止盡的假設與分析。

屏東芝林企業 台灣螢光魚養殖如何獨步全球
養殖設備

隔絕風雨、隔絕人為帶來的疾病,芝林建立了全球第一個「無特定病原(Specific Pathogen Free)」池,找出了「魚界黑死病」的問題在於腸內寄生蟲,以及誘發疾病的環境因素。經歷了無數次的溫差實驗,終於,不但讓林育禾找到對抗黑死病的方法,還因為透過基因篩選,培養出能夠對抗特定疾病的神仙魚,降低養殖成本,不但能以更低的價格席捲全球市場,也打出了「台灣魚高品質」的品牌形象。

相較於全球觀賞魚最大的競爭國新加坡,台灣企業更擅長對問題追根究底,對比以政府主導的新加坡企業,台灣漁業更有彈性、基礎扎實,若是結合產學界,加上幾乎是全球學歷最完整的從業人員,林育禾說:「這是我們在國際市場的優勢。」

觀賞魚最大的市場在歐盟、日本、美國
屏東芝林企業 台灣螢光魚養殖如何獨步全球
螢光斑馬魚

董事長林育禾說,其實觀察全球觀賞魚的市場可以看到不同的國家的文化。美國人養魚的人數多,對魚種也沒有特別的偏好,因此顏色越鮮豔、越便宜的魚,越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只要讓他們知道台灣提供「一站式」的服務,能一次買到許多魚種,他們便願意下單台灣,而這方面芝林早就與一百多家魚場合作,執行上沒有困難。

而對於歐洲人,養魚是一種高雅的興趣,不用大、不用多,負責引進的進口商也有足夠的環境接手從台灣運去的魚種,因此小型的觀賞魚蝦,會是他們的最愛;至於日本,則是與大和民族的追求的「細緻」有關,偏好高端、稀有、精緻的魚種,通常要求的數量不多,但必須「非常特別」,高單價的魚種佔了50%以上,他們甚至願意特別進口一批新魚種,只為了細細研究。

總的來看,也許科技新寵智慧手機抓住了大多數人的閒暇時光而導致全球的寵物數量稍微下降,但是Pokémon Go的風靡似乎又給「寵物界」不同的啟示。人們喜歡能回應情感的互動、也願意為了互動而走出戶外,更別說芝林的「螢光魚」銷量目前是有增無減,各國水族業盤商趨之若鶩,散客間也互相推銷,順便帶動了其他水族相關產業。無論是初學者或養魚達人、專家學者,林育禾對未來十年的觀賞魚產業很有信心。

最重視「魚會不會不開心」
「基因改造是一種新科技,其實人們的心中多少都有些排斥,」董事長林育禾坦言:「我們一開始就注意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也跟台大蔡懷禎教授討論過。」生物的基因轉移確實需要面對倫理問題,螢光魚會不會影響環境?會不會影響生態?重要的是,魚會不會「不開心」?

面對種種質疑,林育禾選擇用科學的角度來驗證。每支螢光魚種,必須確認是不孕的狀態下才能輸出,避免在戶外與其他的魚種進行基因再組的繁衍;除此之外,也必須確認螢光魚若是被其他種族掠食,是否會影響該生物的基因,但這個問題就如同「改良過的家禽不會影響人類基因、而是注射不當的生長劑才會影響人體」」一樣,目前沒有檢測出危險性;至於魚會不會「不開心」,林育禾說這其實是他最重視的問題,芝林目前從觀察生理狀態、交配的選擇性、自然老死的壽命與下一代的產量來檢測,另外也觀察魚的覓食行為來看其適應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