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立峰:在Google,沒有意見就不要來開會!


我以前有兩個在台灣的老外部屬,都非常優秀。一個普林斯頓博士,一個是MIT博士,兩人都想爭取一個主管位置,彼此都覺得自己做得最好,可是我永遠沒辦法為他們決定誰是leader,因為最優秀的人,是自己決定誰是leader。這個有點像歐洲的中世紀騎士,怎麼辦?讓他們自己決鬥。

有一天我就說,你們自己決定誰是leader。他們真的關起門來,兩個人吵了三小時,在一個玻璃屋裡頭,你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真的就是面紅耳赤。最後他們在白板上列出來個人的優缺點,分析完後,出來跟我說,他們的決定,誰是leader。

問:他們會不會覺得為何主管不自己做決定,卻讓他們自己廝殺?

答:這個是一好問題,就是如何當成一個沒有肩膀的主管。但你要做沒有肩膀的主管前,要先贏得信賴,不管是合作或協作,最重要是信賴。組織的信賴感建立起來,衝突都不怕。但組織的信賴感如果沒有建立起來,隨時都會翻舊賬。所以我敢這樣做,也是要建立一定的信賴感。

問:這兩個若都是台灣人,是否就做不到?

答:對。可能至少走一個,搞不好走兩個。最多是走三個,連老闆也走了。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經驗,就是讓當事者自己解決問題,而不是由老闆來解決問題。

協作有一點就是沒有領導者,每個人都是領導者,它是共創,所以這個領導者本身一定要把最有價值的意見展現出來,不應該私自太快做完決定。

領導力不是「管」出來的
問:你在Google曾一次招募三個台大電機系前三名畢業生,都是頂尖人才,會不會很難管?

答:我從一開始招募的人才都一直是這麼優秀,只是一次把三個最優秀的找進來。早期大概台灣的奧林匹亞金銀銅牌的人才,有三分之二左右都在Google裡了。對頂尖人才,我們通常不用「管」這個字。我在Google時,全世界剛好三個主管上任,一個我,一個印度主管,一個西班牙主管,總部人資主管幫我們上課,說這家公司的人都太優秀,聰明人會自動自發,主管不需要「管」,而是需要領導力,員工才會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