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就是孩子的大客廳!

教堂就是孩子的大客廳!

提到高雄六龜小鎮,幾乎沒有人不談到六龜育幼院。當年楊煦老牧師從山谷中開始,闢地搭建竹棚茅草屋,收養照料無所依歸的在地孩子,自己種菜、養殖,自給自足,多了一些資源就再蓋一間房子,收更多孩子,數十年下來一棟棟的小屋彼此倚靠,如同聚落般的分佈。

那一年八八風災的侵擾,荖濃溪畔的六龜山地育幼院對外交通中斷,亦傳出災情,所幸當時院童與師長們都平安無事,只是,經過這場天災,雖然建築本體未受到損害,院舍也因長年使用而壞損漏水,每逢大雷雨來襲都令人心驚。

當時,一直關注偏鄉教育的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注意到了六龜育幼院急需重建新院舍的處境,拜訪了從父親手上接下育幼院的楊子江牧師之後,決議資助這一座默默養大一批又一批偏鄉孩子的六龜育幼院,並同時也找來了在九二一地震教育園區合作過的邱文傑建築師,才一連繫,建築師便一口允諾接下此次建築規劃設計任務。

教堂就是孩子的大客廳!

如何整合原本自然叢生的「聚落型」舊院舍?
新院舍建造的最初難關,在於對彼此的瞭解,以及理想與現實的拉扯。基地落在整個原有院區的後方,鄰近風雨操場的一塊接近長方形、有著微微高低落差的淺淺坡地上。打造新院舍前,邱文傑注意到六龜山地育幼院原有校舍零星散布山間的「聚落感」:「我還蠻喜歡這件事情,只是太分散、沒有中心,有一些建築彼此已經遠到沒有自覺了。」然而這樣的空間卻也生出了極為自然的生活形態。原有宿舍裡的樣貌是循著空間限制長出來的生活細節,綿密而鮮活。

對邱文傑來說,如何讓風格截然不同的新舊院舍共處,這不只是空間的歸納,也是機能的整理與整合。2010年的最初幾次發想,也曾經嘗試幾種不同的配置型態:像是將住宿單元集中、與長形的教堂比鄰,打造出兩個孿生一般的長方體;或者以住宿單元環包、而教堂與餐廳則分設兩棟落在回字中央等提案。不過,邱文傑說,當時在餐廳、住宿單元與教堂的配置上始終找不到好方式。

教堂就是孩子的大客廳!
▸(上)舊院舍俯瞰圖,中間上方建築即為建築中的新院舍。(中與下)原有的院舍教堂、文物館、行政樓。


教堂不只是教堂,也是一個大客廳
邱文傑試著把教堂擺到回字中間,將公共機能與行政機能整合在住宿單元下方,成功定義了新院舍的基本空間配置。邱文傑說,「我一直覺得教堂就是要被宿舍包起來,因為教堂不是教堂,而應該是一個大客廳。」而回字狀宿舍,以每一個家為單元;一個家就是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被抬高、串成,像是漂浮在山間的城堡。底下就是孩子們用餐的餐廳、以及課輔的教室。至於舊院區與新院舍,則透過一座在滯洪池上的「橋」串接起來,也串連出一道空間意象。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