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葦茹 分不清是天使還是惡魔


GQ:口條不錯,如何訓練的?
Ruru:老實說我以前口才並不好,常話沒講幾句就憋住。主持《台北紅樓夢》那節目幫助我很多,尤其是訓練反應,反應比別人慢一拍,可能話就被人講走了,雖然主持不到八個月,但學到很多,一次有5個主持人要搶話講,真的是非常緊張的狀況,我記得剛開始一集講不到10句話,回家都好難過,製作人詹仁雄詹哥還常虧我,叫我要退主持費給他。後來就決定雪恥,告訴自己:「沒那麼難。」現在慢慢知道上節目、做活動、跟人家溝通該如何拿捏,當然還要看歷練,長時間下來跟記者、編輯對打也是個訓練,尤其跟八卦媒體講話,絕對是門藝術。GQ:對打?有這麼嚴重嗎?Ruru:沒啦,是「交手」(笑)。

Photographs by Leaf Yeh

《詳細內容請看2009年2月號GQ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