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哈克

有些人把夢境記的鉅細靡遺,有人醒來只記得一些零碎的片段,我們問哈克為什麼有這樣的區別?他回答,「在潛意識的世界裡,我們幾乎沒有辦法回答為什麼。有些人很清楚,有些人很模糊,有些人是黑白,有些人是彩色,我們沒有辦法沒有解釋,確認為什麼,也沒有辦法驗證。這也是潛意識的工作之所以在學術界冷門的原因,它幾乎沒有辦法回答為什麼,一切線索都只能說是夢的現象。。」

即便持續記夢,我們也無法確定有沒有加入的自己的想像,「因為一切都發生在夢中。甚至你一醒來馬上拿起錄音筆說的夢,都已經不是剛剛做的夢,都有可能有所添加與判斷,又怎麼能確定我昨天的夢是彩色的?搞不好夢是黑白的,但我現在一邊講一邊覺得是彩色的,沒有人可以驗證這件事。」

因此這五年來,哈克開始從合作的角度去看夢,而不再去探討是不是原來的夢,「我相信你後來的添加都有意義,因為後來加的東西,是你與潛意識在合作,是在說,『如果這樣講,我會不會更容易理解我自己?』這是一個合作狀態,所以不是在消除我後來的意識狀態,認為那是干擾。當然,越原初的夢、越接近清醒時的那個夢,有可能越飽滿,包含的訊息越多,這個我相信。所以我們還是會鼓勵醒的時候就馬上把夢寫下來。」

封面故事 哈克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90/ 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