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生命 王慶玲

但蝌蚪變蝴蝶問題就大了

這個問題瞬間讓我徹底崩塌了頭腦黑箱作業的建構與迫求,我第一次感受到跟自己可以如此接近,那一刻有一股莫大的光與愛,沖刷了我心靈上的荒涼大漠,消融了我與自身的分離感。

如果我曾是一顆種子,那麼我是否願意真切讓這顆種子生長?甚至,我是否願意超越這顆種子在生長過程中,因為遭逢困難而有所進化?原來,我為什麼會來到地球上成為人,我給自己的答案是:來經驗生命的蛻變過程。

何謂蛻變?蛻變是質性與狀態的進化與演變,就像毛毛蟲破蛹成蝶。改變與蛻變其實並不是同一個層次,改變是成就蛻變的外在一切計畫與行為,改變雖有其必要,然而蛻變則是積累成長而綻放的自動發生。

毛毛蟲與蝶、蝌蚪與青蛙都是蛻變,但若蝌蚪想藉由探索生命讓自己改變成蝴蝶,這就是苦難的開始。正如沒有手的人可以蛻變為用腳畫畫的藝術家,看不見的盲人可以蛻變為用心創作的音樂家,本質上仍然相同,但是蛻變後的生命經驗卻大不同。

無論生命樹幾度傾斜
向光性永遠導正它

當我是來地球成就蛻變的時候,來到我身邊的人事物,都是成就蛻變的關鍵,每個發生,都會是成就蛻變的使然。正如生命樹過去被我搬了好幾次所在,扎不了根,自然就無法向上茂盛,從它是種子的時候,我覺得因為生命賜予的向光性而長歪了,我必須在完美傳說中想盡辦法希冀枝幹能扶直,我在建構概念的幻象中覬覦質性得以神木化,我曾經從自己是種子的時候就開始不停淪陷於排比之中。

而今,這顆種子蛻變為枝幹仍在生長著,過程中無論它幾度傾斜,本質的向光性將永遠的修煉與導正,當我願意成就了蛻變,蛻變就成就了種子的生長道路。
你也不必再換掉自己,而是蛻變經驗中的自己。

相信生命 王慶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