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師對談 專訪敘事治療大師 吉兒

吉兒:許多事情都可以稱為敘事治療。人們敘述自己的故事,在事情的表象之下,其實就是他們的生命體驗。諮商師不斷探問他們,什麼是對他們產生意義的事情,這些可以成為他們的生命故事。敘事治療沒有傳統心理學所認定的心理問題,這是敘事治療的獨特性,引導人們想到自己的經驗,評價哪些對他們是有幫助的,
以及問題是什麼。

賴佩霞:敘事治療與傳統心理治療的不同,是否就是以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以不同的方式處理?

吉兒:敘事治療考慮到面對不同的情況,所需要採取的手段,向案主詢問重建的可能性,而把問題與個人分開,實務上所採用的方式就像在整理信件。在敘事治療中,心理師比較像合作者、案主談話的對象,在執業上與傳統心理治療師不同。

幾年前我帶領個人成長課程,在這個小團體中,每個人要從過去的人生中拾取一些記憶,在自己的記憶上工作。結果我發現到一件共通點,人們會一再回到相同的記憶。

賴佩霞:我也有這樣的發現,人們總是說著同樣的故事,輪番播放著同樣的記憶。

吉兒:當我學習敘事治療之後,對這個現象有不同的思考。案主來接受諮商時,訴說他們的故事,他們也向朋友說著同樣的故事,在沖澡時也向自己說著同樣的故事。他們來到我的面前,還是想著要如何告訴我這個故事。這是一個多麼令人驚奇的現象,在每天的生活中有這麼多事情發生,但是人們只會留下對某些特定事情的記憶。

在敘事治療中,對案主提問,讓他們一再敘述自己各種不同的人生經驗。敘事治療的基本概念是去經驗那些固定記憶以外的事情,因為它們存在著不同的意義與選擇。

看見卡住的位置
就有機會解開

賴佩霞:人們固著的記憶大都是負面的感受、情緒、經驗、觀念,以及 別人的意見與批評,即便經過二十、三十年,這些都還是被牢牢地記住。所以,你進行心理治療的方式就是一直向案主提問,讓他們想起各種不同的經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