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哲學看見自己 楮士瑩

「那你不是會飛嗎?」奧斯卡說。「那是飛機在飛。我不會飛。」小男孩露出覺得這個眼前的胖叔叔很蠢的樣子。在場大家都笑了。

奧斯卡露出詫異的表情:「如果你是一隻毛毛蟲,在鳥的肚子裡,那麼鳥飛到哪裡,毛毛蟲不是就跟著飛到哪裡嗎?你說毛毛蟲有沒有飛?」小男孩想了一分鐘後,很慎重地說:「有。」

但奧斯卡一點都不在乎別人 的看法,十多年前決定不 繼續在大學任教,在自己家 裡設立了一個「哲學踐行 學院(Institut de Pratiques Philosophiques)」,只收 幾個博士班學生,每天穿著 睡衣叼著小雪茄,用傳統的 師徒制,訓練學院派的哲學 家成為「哲學諮商師」。那你像毛毛蟲那樣,坐在飛機的肚子裡,飛機到哪裡,你就到哪裡,你說人類會不會飛呢?」奧斯卡看著小男孩的眼睛說。

小男孩眼裡突然綻放出光芒,開心地笑了,「奧斯卡叔叔,謝謝你,我明白了!」

這個大人怎麼亂教小孩
但這就是我要的哲學老師

周圍的家長起了一小陣騷動,「這老外怎麼可以跟小孩子說人會飛呢?」有兩位母親開始竊竊私語。「這樣我們回去怎麼教孩子?」一旁聽完他們的對話,我忍不住笑了。

小男孩透過奧斯卡的引導,充滿自信地很快解答了顯然困擾他已久的問題,不管大人怎麼說,如今他有了很好的理由確信「人類原來是會飛的」,我當場知道,這個怪老頭,就是我在尋找的哲學老師。

但是從頭到尾,奧斯卡沒有說任何一個哲學家的理論、名字,也沒有引用任何一個哲學家的名言,而是用每一個年幼的孩子都能夠完全理解的語言,引導孩子自己去找到讓自己滿意的答案;在這過程當中,思考的鑰匙,啟動了。

「孩子會像大人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大人出於自己是大人的立場,往往覺得有義務急著給孩子一個標準答案。但是你真的知道答案嗎?很多時候,我們會糊亂說一個答案。比較認真的父母,會去上網搜尋。但是你上網搜來的答案,就是對的嗎?就算是對的,也不過就是死的知識而已,對孩子的思考有幫助嗎?」奧斯卡又親自做了幾個練習之後,開始對大人說明。

「我有一個小技巧,那就是每當孩子問一個問題的時候,我會跟他們提出交換條件,你告訴我一個你的答案,我就告訴你一個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