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 「走開」多容易啊!

編輯室報告 「走開」多容易啊!

年輕時,我的主管說我是個很閉屬的人,不管是當時還是現在,講給別人聽沒人會相信。但我知道他是對的,我內在本質是很封閉的,只有在必要時,也就是在工作上需要我去帶動氣氛或招呼接待時,我才會熱情開朗,那是基於任務,必須完成的專業表現。通常,在不需要我出頭的時候,我都是很安靜地當個隱形人。

我很怕在一群陌生人的場合,以前最痛恨參加酒會;看到該認識的重要客戶,卻不敢主動去遞名片攀談。別人介紹後,也痛苦,因為不知該如何接話,裝熱絡。這些狀況都叫人全身難過到爆炸,就算躲在一旁,我也無法當個自在的壁花,但我看到那種熱情開朗、滿場飛的人,又會很羨慕。

隨著年紀增長,不知是不是阿桑都會有新增的能力,我變得比較開朗,尤其做了《魅麗》以後,更能跟人親近。在製作本期內容探討參與社團活動時,我才發現原來我錯過了好多學習的機會。過去團體活動對我來說,從來就是避之唯恐不及;不管是學生時期的社團、宗教團體活動、才藝教室或是學生家長會,只要是人多意見雜,有讓我不以為然的狀況,我就冷眼旁觀或是默默走開。現在懂了,原來年輕時,我就沒有學會妥協和合作這件事,所以出了社會也就不知該如何跟人相處。

「走開」是多麼容易的一件事啊!還可以美其名的自以為高尚,像我就用過理念不合、價值觀不同、不為五斗米折腰、不與人一般見識、要做自己…,直接就拒絕了讓自己不舒服的環境。我的前老闆金惟純形容自己是被寵壞的男人,他說成功的人會把自己的堡壘築起來,把不喜歡的事、看不順眼的人通通排拒在外,愈成功的人城牆愈高,最後變成監牢把自己禁錮起來,走不出去。想想真是如此啊!當我們擁有的條件愈好,就愈容易走開,我們會開除老闆、同事、朋友甚至老公。

社團像一個小社會的縮影,卻是一個沒有直接利害關係、可以自由進出的地方,在一個你沒有必要一定必須留下來的環境中學習妥協,那會產生多大的人生學習啊!透過本月特企的故事分享,我們看到社團滋養的面向;尊重不同性格、職業、價值觀的人,並且與之和諧相處、被人領導與領導別人的能力、透過多人的力量可以成就更大的格局,同時我們會交到好多像家人一樣的朋友。

現在,我知道我少了多少的體驗啊!如果我們有更大的能量,就創個社來玩玩吧!大家都來做社長!如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