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勝 用不完的熱血勁 Be Passionate

在一籮筐的工作之外,宥勝談夢想,談自己怎麼在壓迫的時間裡,還是熱血地尋找關於生活的意義。他說,「人就是要勇敢去追心裡那個『爽』的東西。」而不管外界是否總拿他好看的外型或身材作話題,宥勝認為每件作品除了支撐大家對自己的關注度和影響力,如果能盡力把自己要傳達的想法表現出來,讓接收到的人有所改變,那就是很有價值的事情。

宥勝 用不完的熱血勁 Be Passionate

有愛一家人

高富帥演久了,在新戲《有愛一家人》當中,宥勝這次放棄了優渥的生活,跑到鄉下去當長工,甚至還一心要尋找出童年記憶裡的那個小天使。雖然不脫偶像劇式有點為愛走天涯的劇碼,但他也說,「其實這部戲更深的意義是要講一個都市生活裡,目標導向、過得很優渥的人,在過程中了解什麼叫做自然、什麼叫做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等等的經歷。」看過《犀利人妻》中宥勝演外冷內熱的藍天蔚,還有《真愛找麻煩》傻裡傻氣的柯偉翔,這次戲中的那個萬聖仁,他形容是這兩個角色的綜合體。「萬聖仁比較不同之處在於個性上的設定。他是一個碰到感情就束手無策的人,所以必須常常向好哥們求教,我在表演時也會增加一點趣味,想突破這個時段的觀眾他們喜歡什麼,自己能不能達到那個效果。」當然為了表現出一個都市人來到大自然後如何感受土地與人文的情感,看似沉重的議題透過幽默的表演方法,宥勝和李運慶兩個戲裡的好哥們,不斷切磋出一些有趣的對白,因此很多有趣的橋段就從裡面產生,這也是《有愛一家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對於住在水泥叢林中的都市人來說,光看影片或唯美的宣傳照,不免嚮往鄉間生活與自然而居的美好,不過幾場戲拍下來卻也少不了其中的甘苦。「看影片你會覺得陽光灑在草上、清新的空氣很棒,但鄉下也有很純樸自然的一面,可能會一腳踩到泥土裡、被蚊子咬,或有些味道不是很好聞,但我完全不排斥,尤其當人把自己放到那個環境以後,靈魂就會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他會告訴你現在該在的地方。」

而現實生活中宥勝有沒有一個像《有愛一家人》劇中的小天使,可以義無反顧的為了找這個人放棄一切?「這是我和萬聖仁不一樣的地方,萬聖人覺得一定有個『她』是完美的,所以身旁出現的人都挑得到毛病。但人是不可能完美的,不需要因為你某個完美的幻覺,去否定身邊的人的不完美。所以在我現階段遇到的任何人,只要是真誠對待,那他就是我的小天使。」

宥勝 用不完的熱血勁 Be Passionate

大稻埕

體驗完鄉間生活,宥勝在一月份即將上映的電影《大稻埕》中,更要作一趟時光旅行回到1920年代的繁華台北。在這個大時代下,他要隨著當年日本皇太子蒞台、蔣渭水抗爭等事件,熱血的體會古今迥異的生活和理念。「在《大稻埕》裡我演的是一個比較漫無目的、人生沒有目標的大學生佑熙,因為某一個手法掉入了1920年代時空的台北,遇到當時許多和我年紀一樣卻很有想法的年輕人,在日據時期中展現對國家的熱情和抱負,對比出兩個時代的差異之外,也談到現代人是不是也可以有這些力量和勇氣。」拍攝團隊完整呈現快一世紀以前的大稻埕,對於這點,宥勝也直說以後的人如果想到1920年的大稻埕是怎麼樣的,甚至就可以藉由這部片當作範本。對於以主持外景節目出身的他,時光旅行無疑的也像是一場冒險。「拍這部戲,某個程度上也像是出國一樣。雖然都是台灣,但1920年代跟我們現在很不一樣,當遇到不同環境的人想法上的差異,尤其是當時的台灣人被日本統治,卻很努力地保留自己的文化傳統,在每個比較點上都是很感人的。」

《大稻埕》的演員陣容還包含了豬哥亮,雖然片中某部分議題較深沉,但也不難猜到這部過年期間上映的賀歲片,又能讓大家捧腹大笑的走出戲院。宥勝談到這次和前輩的合作時說,「豬大哥是一個戲裡戲外都是戲的人,他會用他的豬式風格帶大家完成每一場戲,再藉由導演的修飾,收到比較符合劇本的調性,詼諧地講出主題。」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