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口惠實不至?美國力挺台灣的真相

國際宗教自由聯盟日前成立,台灣獲邀擔任觀察員,但立即又傳出台灣其實是被排除在正式成員之外,真相究竟如何?自然值得深入探討。

國際宗教自由聯盟是由美國國務院發起,背後力量是來自支持川普政府的福音派基督教。表面目的在於反對迫害宗教自由,實際上主要是針對中國大陸。籌組過程中,台灣一直積極參與;前年七月舉辦首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時,我駐美代表高碩泰與內政部代表共同參與。會中通過「波多馬克行動計劃」,呼籲與會各國設立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並成立國際宗教自由基金。

會後,台灣迅速展開行動。去年三月,外交部與美國合辦「印太區域保衛宗教自由公民社會對話」會議,美國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朗貝克與會;外交部次長徐斯儉宣布,台灣將捐助一百萬美元給國際宗教自由基金;五月,台灣長老教會與其他人權團體共同發起「國際宗教自由論壇」,蔡英文與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都出席。七月舉行的第二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中,高碩泰與台灣首任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布興.大立本共同出席。

這些動作在在顯示,台灣是美國推動國際宗教自由聯盟最配合的支持者,不管官方或民間都積極響應。然而,當國際宗教自由聯盟成立時,台灣卻被排除在二十七個創始會員國之外,這對台灣當然極不公平。不過,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強調,我國係以聯盟觀察員身分加入,自聯盟成立起生效,絕對沒有被排除的問題,布朗貝克也公開證實是他邀請。

乍看之下,台灣能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宗教自由聯盟,似乎就很滿足。問題是,國際宗教自由聯盟如果屬於必須「以主權國家身分為成員的國際組織」,限於聯合國2758號決議,台灣也只有無奈接受,但這個組織明明就是美國國務院一手主導,也沒有身分限制,美國卻不讓台灣成為創始會員,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就質疑,「當北京企圖孤立台灣之際,川普政府聲稱支持台灣擴大參與WHO等國際組織,但若連美國國務院自己發起的聯盟都將台灣拒於門外,又要如何說服其他國家納入台灣?」

羅金並且爆料,賴清德訪美期間,美國國務院官員曾經試圖為他爭取參加國務卿蓬佩奧主持的國際宗教自由聯盟晚餐會,但蓬佩奧辦公室卻拒絕邀請賴清德。

在一個美國可以完全控制,台灣又充分配合的組織,最後台灣卻仍然不能成為正式成員,想來不外幾種可能:

第一,中國大陸打壓。但大陸並非成員國,如何打壓?

第二,中國透過其他會員國施壓。但宗教自由聯盟本來就是針對中國,難道在這個組織中,中國大陸的影響力比美國還大?

第三、美國受限於「一個中國」政策,不敢公開違反。

第四、美國對中國大陸仍有顧忌或有所要求,不願在此時跟中國大陸撕破臉?

無庸置疑,台灣不能成為正式成員,只能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宗教自由聯盟,跟中國大陸的關係不大,主要是美國本身多方考量後所做的決定。究竟是什麼原因?美國國務院至今沒有說明,但至少證明民進黨政府出錢出力,對美國言聽計從,最後卻沒有獲得預期的收獲。美國可以完全掌控的宗教自由聯盟尚且如此,台灣有什麼理由可以相信,在其他國際組織中,美國會力挺台灣?何況即使美國力挺,就真能發揮作用嗎?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務院對於羅金的質疑並未反駁,只是回應「在宗教自由上,我們與台灣的關係好到不能再好,儘管台灣並非宗教自由聯盟的發起成員,我們仍保持極大彈性與台灣討論參與的可能性」;但羅金吐槽「台美關係當然能夠更好,只要國務院邀請台灣參與聯盟就好了」。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