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台北法案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效果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簽署「台北法案」,明定對於損害台灣安全與繁榮的國家,美國應考慮改變與其經濟、安全及外交接觸。這個動作擺明是在嚇阻台灣現有的邦交國不得與台灣斷交,對於維護台灣國際空間雖不無象徵意義,但究竟有多大實質效果?恐怕連美國都沒有信心。

全名為「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的「台北法案」,目的在「強化台灣國際地位,以回應中國透過打壓手段,壓制台灣國際空間及全球外交認可」。這項法案呼籲美國行政部門,對於顯著強化與台灣關係的國家,應研議以適當及符合美國利益的方式,挑升美國與其經濟、安全及外交來往;而對傷害台灣安全與繁榮的國家,則在考慮美國外交政策利益,並與國會磋商後,可考慮「調整」美國與其交往的原則;在參與國際組織方面,也呼籲美國支持台灣在國際組織上的參與權利,包括會員或觀察員身分;另外並建議進一步增強雙邊經貿關係。

毫無疑問,這個參眾兩院一致通過的法案,是要以嚇阻台灣友邦不得與中國大陸建交的手段,來維持台灣的國際空間。這對邦交國只剩十五個的台灣,不僅有一定的象徵意義,也顯示目前台美關係確實不錯。然而,這個美國的國內法真能發揮作用嗎?恐怕大有問題。

蔡英文上任兩年,就有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等三個邦交國與台灣斷交,邦交國數目迭創歷史新低。為了跟中國大陸較勁,美國開始積極介入。

2018年八月二十一日,薩爾瓦多不顧美國的力阻,斷然與台灣斷交。兩天後,白宮罕見發布聲明,指出將「重新評估」美國與薩國的關係;九月四日,親台的參議員賈德納提出「台北法案」,試圖透過變更美國對中南美洲國家的外援,阻止台灣邦交國轉向;九月七日,美國更宣布召回駐多明尼加、薩爾瓦多大使及駐巴拿馬臨時代辦;當時外界普遍認為,美國此舉是為了「懲罰」這三個國家與台灣斷交,向中國靠攏;當年九月十二日至十三日舉辦的「中美洲共榮與安全會議」,會議前一週又突然喊停。這一連串動作顯示,美國為了台灣,似乎是全力相挺。

但是,據紐約時報十月初報導,美國的外交人員此前都已悄悄返回駐地,而且美國政府也放棄撤銷對薩國的援助以及對人員簽證限制的懲罰手段,因為如此「將導致薩爾瓦多不願意協助美國阻止非法移民的流入」;對多明尼加和巴拿馬的懲罰也不了了之。這證明美國所謂的懲罰,其實完全要以美國的利益做標準,如果符合美國利益,就算嚴重損害台灣安全或繁榮,美國也不會採取行動,試想,現在就算「台北法案」通過,美國會改變其基本立場嗎?

再說,從2018年至今,台灣的邦交國又少了三個。舉例來說,去年六月,索羅門與台灣的邦交就傳出不穩,除了台灣不斷磋商,美國也參與斡旋,美國駐索羅門大使艾伯特格雷更公開呼籲,索國政府應審慎決定,並對北京的金援保持警惕,不要被迫與台灣斷交,但索羅門並不買帳,照樣與台灣斷交。這證明,即使美國出面,以「改變」經濟、安全及外交接觸來威脅,也未必能夠嚇阻想要跟台灣斷交轉而與中國大陸建交的國家。因為每個國家都是考慮本國的利益,以自己的利益優先,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當然也是如此。

至於台北法案提到,支持台灣成為所有不以主權國家為參與資格的國際組織會員,並在其他適當組織取得觀察員身分。這本來就是美國的一貫立場,不足為奇。問題是,這三年多來,美國不是也全力支持嗎?試問,在美國的相挺下,台灣加入了哪個國際組織?

此外,台北法案敦促美國貿易代表署應加強美台雙邊經貿關係。對台灣也無異是畫個大餅,看得到卻未必吃得到。因為台美經貿談判一直卡在美豬、美牛進口,民進黨政府雖想妥協,但又憚於輿論壓力與農民反彈,只能以拖待變,希望用「科學依據做為最高準則」解套。

凡此種種,在在顯示「台北法案」對台灣並沒有太多實質作用,反而可能使兩岸關係更加緊張,這對台灣究竟是好?是壞?難道還不清楚嗎?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