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中美聯手合作抗疫是必要理性抉擇

正當中國大陸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受到控制之際,美國疫情卻急遽惡化,目前不但是全世界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每天還以上萬的人數增加。面對美國與失控的疫情,中國大陸要不要伸出援手?各方固然意見紛紜,莫衷一是,但從長遠看,中美聯手合作抗疫,既有必要,也是合理的抉擇。

根據最新統計,中國大陸累計確認82345例,累積治癒75601例,現有確診僅3438例,治癒率超過91%;目前各地新增病例多半僅剩個位數,甚至掛零,而且多半是境外移入;基本上,中國大陸已經從疫情輸出國變成疫情輸入國,足見疫情已經穩定控制。

相對的,原先只有上千確診病例的美國,卻在短短幾十天內,變成全世界第一個確診超過十萬的國家,目前累計確診121178例,治癒1095例,治癒率還不到1%;而且還連續多日以每天上萬人的速度增加,如果按照美國官方原先宣稱檢測五百萬人計算,估計將有一百萬人感染,至少就有一萬八千人死亡,稱美國為疫情震央,一點都不為過。

諷剌的是,美國號稱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現在的醫療資源卻嚴重匱乏。以醫治新冠肺炎不可或缺的呼吸器為例,據美國重症醫師會報告,在疫情擴散期間美國需要至少一百萬台呼吸器,現在只有十六萬台至二十萬台之間;確診超過兩萬六千人的紐約州向聯邦政府要求援助三萬台呼吸器,結果只獲得四百台。再以人人需要的口罩為例,據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估計,在抗疫中美國將消耗三十五億片口罩,而美國現在只有三千萬片口罩,許多醫護人員都被迫重複使用口罩,縱使廠商增設機具加速生產,也緩不應急,必須仰賴國外協助。

而國際間對於抗疫最有經驗,也最有援助能力的國家,當然非中國大陸莫屬。毫無疑問,中國大陸有效控制疫情的措施,足可做為美國師法的典範;何況中國先前已分四批,對八十九個國家和四個國際組織進行抗疫援助,總費用已突破一百億人民幣。這些對外援助主要由醫療物資和醫療技術構成,物資包括測試劑、口罩、防護服、隔離眼罩、額溫槍、醫用手套、鞋套以及呼吸器等醫療設備;技術援助則是派遣醫療專家組,前往海外推廣抗疫經驗,提供醫療建議。這些顯然都是美國目前所迫切需要,再加上中國大陸正在制訂第五批援助方案,把疫情發展最快的美國列入,自然也是合情合理。

問題是,在中國大陸疫情嚴重的時候,美國雖宣稱會捐助一億美元,卻始終沒有到位,而且還不斷冷嘲熱諷,川普本人更多次以「中國病毒」來形容疫情,甚至還要中國賠償。這種落井下石的態度,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再加上川普最近簽署「台北法案」,又派軍艦軍機巡弋台海,力挺民進黨政府,更增加大陸對美國反感,從而對援助美國普遍持保留態度。

就事論事,中國大陸此時援助美國,確實未必會改變美國對華政策,最多只會得到口頭的感激,事後美國照樣可能打壓中國,因為「遏制中國」已經是美國朝野政黨的共識,從「台北法案」在參眾兩院都無異議通過就可看出。不過,反過來想,大陸堅持不援助美國會怎樣?美國只能循商業途徑向中國廠商購買,川普必然將抗疫失利責任完全推給中國大陸,美國人民也會對中國產生怨懟,更加支持美國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這對中國究竟有利還是不利?自然值得深思。

另外,中國是美國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三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而美國則是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五大進口來源地,如果美國疫情擴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經濟勢必急劇惡化,對中國大陸當然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大陸現在以德報怨,出手協助美國,固然可能幫到川普,但也是幫美國人民,更是幫助自己,因為疫情已經蔓延全球,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獨善其身,只要美國疫情不斷升高,全球都難以置身事外。

習近平在G20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上所發表的講話中明確指出,中國願同各國分享防控有益做法,開展藥物和疫苗聯合研發,「並向出現疫情擴散的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這正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應有的態度。有鑒於此,我們認為,中美合作抗疫固然必須考慮換取一定的代價,但此時此地,已經是不得不然的選擇。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