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時評--與其搞政治操作,不如紮實防疫

民進黨在台灣防治新冠肺炎的疫情上,並不光是基於醫學的考量,還夾雜了政治的操作,大陸國台辦質疑「以疫謀獨」只是其中之一。最近,透過對特定法律的擴大解釋,打壓台灣民眾對防疫作為的評論,塑造台灣防疫沒有漏洞的假象,也是一例。

新冠肺炎爆發後,疫情蔓延迅速,全球各地都受其苦。台灣防疫初期,並未如其他地區一樣,確診案例、死亡人數都已控制,只是出現零星個案,醫療體系應付裕如,民眾作息如常,跟疫情發生之前幾乎沒有什麼不同。

台灣防疫初期之所以如此,一是由於十七年前曾遭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侵襲,台灣民眾已有防疫的經驗;二是台灣醫療體系完備,對重大疾病的防治並不困難;三是香港反送中、台灣2020總統大選的影響,致使陸港澳人士來台驟減。

所以,台灣一開始,對抗新冠肺炎尚能應付,固然有醫療體系健全、具備防疫經驗等因素使然,但不可否認的,仍是有一些運氣存在。然而,這些運氣,卻不能作為防疫的依靠,後續作為必須妥為規劃,方能有效防堵新冠肺炎大爆發。

善於選舉造勢的民進黨,看到了新冠肺炎帶來的機會,利用擁有立法院過半席次的優勢,通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取得醫療防疫工作、經濟紓困措施等所需的法源,包括了對散播疫情謠言的懲處。

民進黨透過對外文宣、援助等作為,如捐助一千萬片口罩,在國際間凸顯台灣主權、營造友台氛圍,試圖爭取進入世衛組織(WHO)。另外,民進黨對內借重親綠媒體,也對負責防疫的衛福部部長陳時中一再吹捧,大搞政治造神。

當新冠肺炎擴及全球,歐美等地疫情日趨嚴重之際,台灣防疫工作進入另一個階段,必須針對來自歐美的外籍人士、台灣民眾採取斷然措施,以免疫情擴大,演變成社區感染的狀況。不過,民進黨的表現卻非如此,防疫作為有些延宕。

事實上,陳時中於2月間答覆台灣媒體詢問時,就已承認有零星的社區感染,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也認為台灣有社區傳播。不過,民進黨一直不願承認台灣有社區感染的問題,這等於自打嘴巴,與國際間對台灣防疫的印象不同。

最近,台灣新冠肺炎新增的確診案例,出現了多個案例的病源追查不明、不確定,醫界擔心進入社區感染的階段,要求防疫工作應未雨綢繆、超前部署。問題是,這些憂慮,直接挑戰了民進黨宣稱台灣疫情能有效控制的說法。

台灣媒體人黃智賢據此在臉書質疑「台灣如有社區感染,陳時中要不要負責」,遭到警方根據特別條例第十四條,認為她有散播疫情謠言的情事,傳訊後即移送檢方偵辦。警方此舉,引發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批評,質疑台灣何時成為一言堂。

新冠肺炎的疫情如何,台灣防疫措施的表現如何,都不是民進黨自己說了算,也不是國際人士不明就裡的吹捧,就能唬弄過去。畢竟,病毒是無法遮掩的,民進黨與其花心思在政治操作上,不如紮實地投入防疫工作,時間會證明一切。 (作者司馬正翔,台灣資深媒體人)

圖1:醫界擔心進入社區感染,要求防疫工作應未雨綢繆。(來源:中時)
本報時評--與其搞政治操作,不如紮實防疫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