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陳菊錯把台獨當成基本人權

立法院召開臨時會,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八月一日和九月一日分別為監察院和考試院的換屆就職日,而立法院的新會期是從九月一日才開始,必須以召開臨時會的方式,來對這兩院的新人事行使任命同意權。國民黨立法委員為表達對總統蔡英文提名陳菊為監察院長的不滿,於日前夜間突襲進入立法院議場,以佔據主席台的方式阻撓隔日會議的進行,但在翌日開會抗爭中,卻遭民進黨立委以優勢人力排除了杯葛。

國民黨將提名陳菊為監察院長列為抗爭的主要訴求,具有相當的正當性,畢竟陳菊從政以來的形象,和監察院長乃屬清廉正直的標竿性職務,反差太大。即使陳菊自己在為自己適任監察院長辯護時,也僅強調她十九歲時就踏足黨外民主運動,而從事人權工作與捍衛人權是她的責任。

過去二十多年來,陳菊擔任過台北市政府社會局長、高雄市政府社會局長、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主任委員、高雄市長、總統府秘書長等政府行政首長職,現在更是民進黨內派系大老,連蔡英文總統都對她敬畏與禮遇有加。那麼,為何沒聽過蔡總統或陳菊自己提出,她符合監察院組織法所定監察委員資格條件中「清廉正直,富有政治經驗或主持新聞文化事業,聲譽卓著者」的規定呢?

目前推銷陳菊的說法,都是她在人權議題方面有研究或貢獻,應是依據「對人權議題及保護有專門研究或貢獻,聲譽卓著者;或具與促進及保障人權有關之公民團體實務經驗,著有聲望者」的條件獲得提名。就算陳菊對人權真的有研究或貢獻,但會侵害人權者乃是政府的權力,而陳菊過去二十多年來,卻正是掌握政府權力的人。

陳菊強調她對人權保護很在行,所提例證無非是她曾參與了四十年前的美麗島事件,並因此遭以叛亂罪判刑入獄六年。這個事件現在已被美化成爭取民主自由與人權的運動,而完全抹煞掉暴力抗爭的歷史事實。陳菊在該案件中曾做過的供詞有「任何人流血我都非常心痛而不能忍受;對受傷的憲警,我很關懷,也很沉痛。」但年輕人幾乎不知道,美麗島事件起因於集會遊行未經許可,而發動參與者確實準備了火把、棍棒和石塊,目的就是不惜採取暴力之手段。

陳菊在審判時也強調「我認為台灣未來的前途應該由台灣的一千七百萬人來決定,這也是基本人權的信念,進而爭取國際地位的獨立,如果我錯了,是思想層次的問題,思想是無罪的。」從這段話中不難看出,陳菊所認知的「基本人權」是指台灣獨立,並不是生而為人就應該擁有所以為人的基本人權。陳菊顯然把政治權利錯認為基本人權。

民進黨對陳菊適任監察院長的資格,看來只剩下美麗島事件中「被人權」的經驗可拿出來彰顯其貢獻,此對陳菊二十多年行政首長的經歷來說,其實是很大的諷刺。再說,過去向國民黨執政當局主張人權的經驗,又豈能證明現今民進黨一黨獨大的執政時,她也會向民進黨政府主張人權與捍衛人權呢? (作者南宮皖,臺灣政治評論員)

本報是非集--陳菊錯把台獨當成基本人權
圖1:國民黨將提名陳菊為監察院長列為抗爭的主要訴求。(資料照片)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