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堅持本土零感染對疫情防治有何意義

繼六月日本女大生、七月泰籍移工後,台灣日前又出現來台近三個月的外籍工程師確診,儘管諸多事證顯示患者是在本土感染,但疫情指揮中心仍然暫時不列為本土個案。這樣的阿Q心態對於台灣的疫情防治,其實沒有任何好處,徒然只是自欺欺人。

六月二十五日,疫情指揮中心接獲日本官方通知,一名從台灣返國的女學生驗出感染新冠肺炎病毒;這名女學生自二月底來台,大多在南部活動,疫情中心雖然「無法排除該個案是在台灣感染」,卻認定日方已將此個案列入境外移入案例,所以台灣這邊就不會再重複病例,不列為本土個案,跟她接觸的一二三人隨後也都驗出只是陰性。

七月二十一日,自台灣返回泰國的一名移工查出感染病毒,他是一月來台,顯然也是在台灣感染,疫情指揮中心雖然「不排除為本土新冠肺炎個案」,但尚未正式確定,與他接觸的一八九位同事檢驗結果也都是陰性;台灣本土零感染的紀錄隨之照樣延續。

這次的比利時工程師,五月三日來台,居家檢疫至十七日,迄無症狀;據彰化衛生局研判,可能是六月二十五日至七月八日間感染,七月九日至二十九日染病;從感染時間與地點看,高度懷疑是在台灣。然而,疫情中心卻認為,此一個案從入境台灣到檢出陽性共八十六天,先前國內有個案八十三天仍檢出陽性,而且這名工程師三月在比利時曾喪失嗅味覺,因此仍難斷定在台灣或比利時感染,陳時中並強調,只有跟病患接觸者中有人確診,才能確定為本土個案。

從這三個例子來看,疫情中心中心對於零本土紀錄,顯然十分在意,不管這三個人是不是在台灣感染,反正想盡辦法不讓零本土紀錄破功。然而,紙能夠永遠包得住火嗎?

前疫管局長蘇益仁認為,比利時工程師入境台灣將近九十天確診,「本土感染機率高」,應當去了解感染源怎麼來的;中研院生醫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表示「應是在台灣境內感染」,但是不是本土都沒關係;台大醫院小兒科主任黃立民強調,這個個案最近兩個月都待在台灣,「應是境內感染」,假設他是從比利時就被感染,病毒還存在鼻咽部的機率太低,若將弱陽性歸因到三月的味覺喪失更有點勉強。連陳時中本人都不得不承認,在台已經八十六天才檢出,「說在國外感染,這樣的解釋有點牽強」。

然而,疫情指揮中心為什麼非要拗到最後一刻?說穿了,就是要維護「台灣防疫做的很好」的形象,讓本土零確診的神話繼續保持。這樣的苦心可以理解,可是如此作法對於台灣的防疫真有好處嗎?要是台灣防疫真的世界第一,為什麼許多國家第一波開放名單不把台灣列入?

平心而論,台灣的防疫當然不能說很差,就全球來看,至少算得上是名列前茅。不過,台灣的防疫確實存在許多隱憂,前副總統陳建仁最近就公開指出,台灣在面臨第二波疫情時,將遭遇七大挑戰,包括低集體免疫力、國際貿易仍是台灣經濟的主要動力、移工佔台灣勞動力的比例不小、及開放邊境將增加境外移入病例。

事實上,這些問題現在就很嚴重。舉例來說,印尼和菲律賓是目前東南亞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家庭看護移工雖然暫緩引進,但產業類移工並未禁止,這當然增加境外移入風險。另外,目前中國大陸只要入境機場就做篩檢,而台灣卻沒有,只是少數地區入境才需採檢。

台灣的篩檢率不足,一直為人詬病。根據worldmeter截至七月二十七日的統計,在十八個國家、地區中,每百萬人的篩檢人數以新加坡居冠,高達十九萬九八八七人,台灣只有三三七九人,只有新加坡的1.69%,排名倒數第四,比起中國大陸、美國、韓國、日本、泰國、馬來西亞、寮國都還要差。媒體就評論「或許這就是總由其他國家篩出台灣案例的原因」。

顯然,台灣當局對於防疫表現的成果十分重視,這固然不是壞事,但光是報喜不報憂,而不面對現實,積極克服挑戰,既解決不了問題,也無法取信其他國家,最後必然自食苦果。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本報專欄-堅持本土零感染對疫情防治有何意義
圖1:外籍工程師確診,但疫情指揮中心仍然暫時不列為本土個案。(資料照片)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