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虛耗公帑獎勵空機觀光

屏東的恆春機場於2014年9月班機停飛後,日前首度又有架民航機來該機場降落後隨即起飛。屏東縣長潘孟安在這篇「歷史新頁」上,還特別留下了他「政績卓著」之畫面,但民航業務的主管機關卻是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其實,這架來自菲律賓白金航空的中型螺旋槳引擎客機,是因屏東縣政府發給30萬元新台幣的促進觀光獎勵金而來,但卻毫無任何觀光的收益。何以致之呢?此當與中央與屏東縣均為民進黨執政有關。

事實上,2004年1月才改為國內民航啟用的恆春機場,因跑道1700公尺長、30公尺寬,無法起降大型客機,每年10月至隔年4月盛行「落山風」,常造成班機無法起降或停飛。就在恆春機場開幕的頭5天(1月12日到16日),原定飛的50班次(25趟往返),竟然只飛了18班次。後來,高速鐵路通車後,航空公司的載客率逐年下滑,撐到最後的立榮航空也在6年前退出,而機場即使節省開支,每年還是虧損2000萬元,因而早生裁撤之議。

已有6年時間成為「蚊子機場」的恆春機場,何以主管機關交通部未為裁撤,而讓它存續至今?根本理由應該和2004年啟用國內民航業務相同,因為中央政府和屏東縣政府都是民進黨執政,才草率地讓效能與效益均有限的公共建設與設施啟用,乃至於成為「蚊子機場」多年仍不願廢除。

屏東縣政府從前年起即推出試辦國際包機活化恆春機場的政策,對於外國包機直飛專案給予每架次30萬元獎勵。而這次作秀性質濃厚的「空機試飛」,則是菲律賓白金航空和旅行社合作向民航局申請航權,在恆春機場完成落地、停機測試和起飛返航後,屏東縣政府即將發出首筆獎勵金。由此看來,這也是因為屏東縣政府編列了預算,必須要執行預算之「消耗」。

從預算執行的角度而言,執行一項列有預算的政策後,總要對其成效有所評估,而且還要受到審計部的監督。菲律賓白金航空和旅行業者申請航權,但卻採取了「空機試飛」,以恆春機場並非新啟用而言,有何「試飛」的需要?再說,目的若真是「試飛」,要對「試飛」結果做評估的是交通部民航局,這又豈是地方政府的權責?

說穿了,這次恆春機場的「空機試飛」大秀,既是為了沒必要的消耗預算,縣長潘孟安也有拿公帑做個人形象宣傳的情形,而人民的納稅錢就這樣無意義地浪費在這裡。因此,監察院應該對此提出糾正,未來審計部也該提出審計意見。而從這個事件中,也讓我們想到了去年交通部通過的高鐵延伸到屏東案,未來極可能也會發生類似恆春機場閒置,浪費人民納稅錢在沒有效益的公共建設上之情事。 (作者南宮皖,台灣政治評論員)

本報是非集--虛耗公帑獎勵空機觀光
圖1:已有6年時間成為「蚊子機場」的恆春機場。(屏東縣政府官網)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