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時評-美選後台海新局 蔡政府須慎謀應變

距離11月3日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僅剩4天,共和黨川普與民主黨拜登競爭愈趨激烈;綜合各家民調顯示,兩人全國性支持度快速拉近中,白宮寶座爭逐戰進入短兵相接的白熱化階段,鹿死誰手猶待美國選民的最終抉擇。而全球的目光正聚焦在即將揭曉的大選結果,包括四年多來力挺川普總統、也期待他勝選連任,並僵硬堅持「聯美抗中」路線的蔡政府。

依據美國保守派民調公司「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公佈的最新數據,拜登以49%對上川普的47%,雙方差距縮小至2%,顯示自拜登兒子杭特的「電郵門」醜聞疑雲傳出後,雙方的支持度互有增減;另一家曾經在2016年大選期間,唯一精準預測川普最後將贏得密西根州的「特拉法加公司」(Trafalgar Group)所做的民調,更呈現出48.4%支持川普、47.6%力挺拜登,被一些輿論看作兩人已出現黃金交叉,有可能導致2016年希拉蕊決戰川普的歷史重演。

不過,向來被川普視為眼中釘的媒體如CNN、紐約時報等,依然認為拜登民調持續領先川普10%以上,將獲得最後的勝利,紐時還發表社論呼籲選民踴躍投票,「讓美國有史以來最糟糕(沒有之一)的總統下台」;路透社/Ipsos所做的調查也顯示,拜登的全國性民調持續超前,只是在決定勝負的部分搖擺州中,拜登領先幅度縮小,與川普激戰拉鋸。不過,NBC新聞網日昨報導,指近來網路流傳關於杭特在中國事業的六十四頁調查報告,可能涉及造假;若屬實,杭特「電郵門」醜聞對拜登的殺傷力可望減弱,有助其順利邁向白宮之路。

擁有現任總統連任優勢的川普,為什麼在這次大選中陷入苦戰?除了新冠肺炎疫情慘重、防疫不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美國多數民意普遍認為,川普上任4年來,不但未能實踐「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MAGA)的競選願景,反而製造了美國的國家危機,遑論這次的競選主軸「讓美國維持偉大」(Keep America Great/KAG)。美國主流媒體紐約時報所發表的「結束美國國家危機」(End Our National Crisis)的專文中,即歸納出川普以下缺失:

∎川普在2016年大選時,的確點出了國家面臨的種種沉疴,引發了選民共鳴,終能擊敗對手希拉蕊入主白宮,但各方論見以為,川普4年來非但無法解決國家緊迫的問題,反而讓自己成為「國家最緊迫的問題」。特別是,川普濫用職權,否認政治對手的合法性,打破了幾代以來將美國團結在一起的傳統,把公眾利益和他的商業利益與政治利益掛勾,對美國人的生命和自由表現出令人震驚的漠視,「不配擔任總統的職務」。

∎煽動種族主義。據美國媒體觀察,自川普上台後,一系列激進言論與相關政策,使得種族主義和白人身份認同變得活耀,排外情緒也漸趨濃烈。這幾年,美國發生多起槍枝暴力以及警察執勤過度使用武力槍殺黑人事件,輿論多將矛頭指向經常口不擇言、發表刺激性論調的川普,助長了「白人民族主義」(White Nationalism)與「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嚴重破壞歷任總統所建構的多元文化價值。例如:川普曾經發表一系列推文攻擊民主黨及少數族裔國會女議員,聲稱「如果她們在美國不幸福,不如從哪兒來回哪兒去」,這就是典型「白人民族主義」的思維,遭輿論痛斥「將白人民族主義的語言帶進了主流政治,造成美國的分裂」。

∎孤立主義還魂。川普上台後不久,即在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與「巴黎氣候協定」(The Paris Agreement);2018年退出「伊朗核協議」(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與「中程飛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INF);2020年又退出「開放天空條約」(Open Skies Treaty),甚至在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之際,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這些全球「退群」的一連串舉動,被冠上了「新孤立主義」(Neo-Isolationism)的稱號,對習於自居世界警察的美國霸權而言,猶如在國際政治體系中的戰略大撤退,也使得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競選口號淪為空談。

以上所舉數端,正是反映了美國主流媒體敦促選民11月3日出門投票,力阻川普連任的背景。惟大選決勝因素複雜,加以拜登個人的政治魅力稍嫌不足,公開發言偶現口誤引發健康疑慮,又爆出兒子杭特撲朔迷離的「電郵門」傳聞,因此,儘管拜登在過去幾個月民調一路領先,但許多選情觀察家從股市釋出的訊號分析,川普還是有可能勝選連任。

特別是,川普提名的巴雷特(Amy Barrett)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事案,日前在參議院以52票贊成、48票反對,順利過關,被媒體形容是川普贏得大選前關鍵的一場勝利,使得即將登場的選舉投票,更呈現55波的緊繃態勢。對向來詭譎多變的美國總統大選來說,就算進入倒數幾天,仍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戲劇性變化,例如1980年加州州長雷根競選總統時,在投票前夕民調還落後卡特8個百分點,最後雷根卻獲得壓倒性勝利。這是在觀察及臆測此次美國大選,不能不列入的重要參考指標。

對台灣而言,此次美國大選,不論是川普逆轉連任或是拜登勝選變天,美台關係持續緊密合作的主調應不致發生重大改變,但美國反中大戰略極可能進行適度調整,逐步回歸過往「競爭/合作」的互動架構。被多數美國學者專家批評「中國政策徹底失敗」的川普即使連任,恐怕也不得不改弦易轍;而拜登如能順利入主白宮,勢必重新修正對中國政策,建立新的架構處理美中緊張關係,換言之,拜登雖會持續對中國的強硬立場,爭取盟邦加入聯合陣線,挑戰中國近年來的強勢作為,但也將在符合美國利益的領域與中國合作。因此,美國大選結果與美台關係發展之間,必然無可避免會產生連動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當美國對大陸強硬派在華府外交圈佔絕對上風之際,一群主張繼續與中國接觸的美國學者集體投書「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駁斥鷹派強硬遏制中國的論調,認為「川普政府反中過了頭,侵犯是對北京的錯誤回應(Aggression is the Wrong Response to Beijing),只會適得其反」。可以預料,11月3日選後的美國新政府(無論川普連任或拜登勝出),在經過兩派論辯後,將回到與中國大陸正常交往的軌道;這也是4年多來自甘隨川普起舞,強行「反中仇陸」路線的蔡英文政府,不能不務實面對、並重新思考調整戰略的美中台三方互動新局。

(作者韋灝,台灣資深媒體工作者)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