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旅行禁令 學者:應讓菲方清楚雙邊關係利益

菲律賓今天將召開內閣會議,確定是否將台灣納入旅行禁令。學者認為,在對台作為方面,菲國不見得是影響其他亞洲國家的關鍵,但台灣應極力讓各國理解,與台關係在防疫等領域帶來的實質利益。

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長楊昊受訪時表示,歸根究柢,臨時旅行禁令風波,源自菲律賓衛生部門依據世界衛生組織將台灣置於中國疫區項下的誤導性資訊,並據此在跨部門會商時提出「有所本」的建議。

對於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昨天拒絕解除對台灣人實施旅行禁令,並稱這項決定與一中政策「無關」、首要關切是菲律賓民眾安全,楊昊指出,面對杜特蒂充滿個人特色的決策和治理風格,台灣方面在資訊提供和溝通上,勢必得加倍謹慎和努力,並凸顯台灣和中國在防疫作為和成果上的差異。

楊昊說,儘管有些人認為應對菲方採取強硬反制措施,甚至比照廣大興案處理,但每個事件的衝擊點不同。

他說,值此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之際,台灣可參考的對菲反制措施,包括拒絕分享防疫經驗等作為,但關鍵是「在不侵蝕台灣國家利益的條件下,對菲採取適度反制,並避免讓旅行禁令事件影響雙邊長期關係」。楊昊稱外交部迄今持續溝通的作法穩健,但也希望台灣的立場能確實傳達至「關鍵人物」。

楊昊表示,儘管中菲關係潛藏矛盾,但中國對杜特蒂而言是資源,也是籌碼,他有藉中國金援維持國內建設動能以維繫個人執政利益的壓力,因此他必須作他認為符合自身國家利益的決策。

楊昊強調,類似的情況也可見於其他東南亞國家,台灣方面勢必得下更多功夫,跳脫自己的立場,以對方的角度思考,如何實質說服各國與台灣維持良好關係,並增加他國對台關係惡化的成本。

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蘇紫雲受訪時指出,杜特蒂自2016年出任菲律賓總統以來,外交政策搖擺不定,忽而對北京、忽而對美國強硬,例如一方面指責北京的「一帶一路」投資計畫有債務風險,另一方面又接受其金援和軍援;一方面與美國合作軍演,另一方面又指責美國干預菲國軍警的反毒行動,最終甚至於日前取消菲美軍隊訪問協定(VFA)。

外界普遍認為,杜特蒂走「親中俄遠美」路線。蘇紫雲認為,菲律賓內部親中派與親美派間的拉鋸,也影響了此次旅行禁令的決策過程,另一個重要因素則是,杜特蒂本身的現實主義或機會主義傾向,企圖扮演區域「議題式權力平衡者」角色,以獲取最大利益。

蘇紫雲指出,既然杜特蒂公開表示旅行禁令決策無關「一中」,就代表台灣仍有機會作後續溝通;此外,有鑑於菲國政治高度不穩定,台灣此時強調強硬反制措施,不見得有利事件順利解決,反而可能促使菲國內部團結一致對外。蘇紫雲說,面對因疫情引發的雙邊關係風波,台灣更應以科學態度取代政治態度。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