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院調查台杉案 未發現自肥也未收取過高管理費

監察院調查台杉案報告出爐,指出台杉董監酬勞未發現自肥,也難認定收取過高管理費;但國發會成立台杉公司過於匆促,且選任過半自然人任董事,遭質疑規避監督,應切實檢討。

國民黨立院黨團民國107年8月質疑政府主導成立的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規避政府監督、人事任用不當,管理委員會成員一片「綠油油」,並質疑兩個台杉創投基金是「假投資、真搬錢」,已從泛公股銀行及國發基金搬走新台幣105億多元。

監察委員陳慶財、方萬富、楊美鈴及陳小紅對此案申請自動調查;經過1年半調查,2月5日公布調查報告。

報告表示,為推升國內投資能量,國發會結合公民營機構力量規劃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顧。但因執行過程過於匆促且未盡周妥,導致配合政府投資的相關企業,包括台灣銀行與創新工業技術移轉股份有限公司等,因時間緊迫,未能有效評估投資風險,且相關作業疑未符作業規範,國發會允應深切檢討。

報告指出,台杉投顧由國發基金投資新台幣5000萬元,持股39.7%;台灣銀行投資100萬元,持股0.8%,公股合計持股比率為40.5%;另由工研院100%投資的創新工業公司屬民營公司,投資7500萬元,持股比率59.5%。

報告說,國發會將台杉投顧設計為民營方式,民股以政府可實質控制的創新工業公司擔任,創新公司與國發基金持股比率逾99%,已可完全主導台杉投顧的董事人選,理應以公股法人代表出任董事及董事長為常態,卻選任逾半的自然人擔任董事,致董事長、總經理等高階管理人員無須接受立法院等外部監督,並引發社會質疑政府投入資金欠缺外部監督機制,造成黑箱,「有規避監督及假民營之情事,顯有未當」。

監院認為,政府允以本案為戒,審慎考量主導設立公民營公司時所採用的架構,於企業彈性與立法院等外部監督檢視機制間取得平衡,以制定可以長久的運作態樣。

對於外界質疑金管會為讓台杉得以募資,放寬銀行對創投事業持股比率,監察院報告指出,「尚難遽認金管會配合修改相關規定」,主因創業投資事業是否屬金融相關事業,財政部函釋與金控法長期欠缺一致性,「實有未洽」;106年12月25日金管會放寬銀行對創投事業持股比率後,台杉投顧即自107年3月起展開募資作業,引發外界質疑金管會是為讓台杉水牛二號基金得以募集資金,「殊不值得」,金管會允應隨時檢討相關規範的合宜性,避免造成誤解。

對於上述調查意見,監察院發函國發會與金管會,要求切實檢討改進。

另外,監院報告表示,台杉相關董監事及高階經理人,經調閱相關人員資歷,依其專業背景或實務經驗,尚難認定該些人員無法勝任職務。且董監事薪酬、分紅及獎金等制度,尚未發現有自肥。台杉投顧之後若欲建立分紅制度時,國發會允應督導相關董事,在考量公司發展與公股權益之衡平性間,訂定合理的分紅制度。

監院報告也說,台杉投顧受託管理台杉水牛一號及二號基金,投資期間收取的管理費分別為2.35%及2.5%,監察院調閱投資人評估及實務上創投收取的管理費約介於2%到2.5%間,尚難認定該公司有收取超高管理費;而兆豐銀行等泛公股事業投資台杉水牛一號及二號基金,均有進行相關投資評估,且經董事會通過,並沒有所稱決策過程均僅授權董事長決定。
  • 新聞關鍵字: 創投國民黨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