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抗煞小兵 17年後搖身指揮官築起防疫堡壘

國軍化學兵是這次武漢肺炎防疫要角之一,其中三三化兵群指揮官李煜森上校曾在2003年SARS期間挺進和平醫院,17年後,他再度臨危授命,帶領化學兵築起台灣防疫堡壘。

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台灣雖有確診病例,但因嚴密防疫作為獲得各國高度肯定,而有如此成效,除各部會把關,國軍化學兵扮演關鍵角色。

軍方統計,截至目前,化學兵已執行首批武漢台商返台、麗星郵輪寶瓶星號下船者接駁車輛消毒、鑽石公主號旅客包機返台接駁消毒、第二批武漢台商返台,滯留中國湖北台灣民眾類包機下機消毒、營區預防性消毒等任務。

特別的是,駐地在桃園龍岡的三三化兵群指揮官李煜森上校,曾在2003年SARS期間帶隊挺進重災區和平醫院消毒;當年只是上尉連長的他,17年後的現在,已是上校,再次帶領三三化兵群執行任務。

李煜森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17年來,他一直在化兵部隊,期間雖然不曾再有類似嚴重疫情,但因日本發生福島核災,台灣每年也有登革熱疫情、水災,國軍仍不時關注核生化等災害,為的就是在承平時期做好萬全準備。

李煜森回憶,17年前SARS期間,他與同仁挺進和平醫院消毒,當時和平醫院已封院近一個月,在未知情況下他與同仁完成地形勘查、入內消毒,讓和平醫院得以重新恢復營運。當年政府對於SARS相當陌生,導致醫療體系處於摸索階段,許多醫療院所封閉、封院。

17年後,因應疫情的相關準備有顯著進步,例如武漢肺炎疫情去年底在中國爆發後,化學兵訓練中心在台灣疫情尚未嚴峻、也就是今年1月15日就辦理防疫消毒講習,並在過年期間完成編組,才能在春節連假結束就投入任務。

談到執行任務,李煜森說,官兵穿好防護服後,針對手腕、胸前拉鍊及腳踝等與防護服的接縫處,會以膠帶綑綁密合,除了免除病菌趁虛而入,也因為官兵執行任務時會背負10至30公斤的裝備,透過膠帶綑綁避免在操作裝備時造成防護鬆脫,「這樣的SOP,其實是在當年SARS期間就已制定,一直沿用迄今。」

對於目前裝備與當年的差異,他說,消毒藥劑含有「氯」等有毒氣體,若官兵長時間吸入,輕則過敏、重則對身體造成傷害,因此這次任務期間,選配具有能吸附氯的呼吸裝備,再加上N95以上等級的防護措施,確保官兵安全。

李煜森強調,許多人以為脫卸裝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作業完的脫卸程序才是最重要環節,因為手部碰觸臉很容易感染,因此官兵都戴兩層手套,褪去第一層手套後,鄰兵會協助酒精雙手消毒,這時才會褪去臉罩,避免殘留手上的病毒趁虛而入,最後再將第二層手套褪去。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