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會:救國團也曾替國民黨政治監控青年

立委黃國書承認學生時期曾協助情治單位偵搜,引發議論。黨產會副主委孫斌今天表示,根據促轉會資料,曾數度提到救國團曾進行監控,救國團應說明對於過去站在國民黨那邊,對台灣青年進行政治監控的程度。

救國團委任律師劉昌坪表示,救國團從事的工作就是青年照顧,民主時期的政府也有可能會犯錯,威權時期的政府也可能會做對的事情,歷史解釋並非黑白,轉型正義固然支持,但應在符合比例原則下適當解釋跟判斷。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日前認定救國團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上午就「救國團名下特定財產是否為不當取得財產」舉行聽證會。

救國團秘書處長鄭斐文會前受訪及在聽證會均表示,經救國團及律師團翻閱所有財產資料,一致認為財產是正當取得,所有取得財源的來源基本上都有勞務對價關係,不管政府補助、自立經營結果,所有財產來源應該都是正當的,並沒有所謂不當取得財產。

救國團委任律師劉昌坪在聽證會指出,救國團工作就是依政府需要與指示,做好照顧青年工作,並非國民黨附隨組織。

黨產會副主委孫斌回應,他不否認救國團過去照顧青年的豐功偉業,近日台灣政壇有個大新聞,就是立委黃國書承認在黨國時期擔任國民黨線民,這不禁讓他想到,促轉會所公布的檔案也多次提到救國團進行監控,但救國團在聽證會中只提到服務青年,應該說明對於過去救國團曾站在國民黨那邊,對台灣青年進行政治監控的程度。

孫斌也引用國片「返校」的台詞,「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強調,救國團應對人權的侵害做出交代。

黨產會委員許有為表示,救國團一直是威權統治時期中央心戰指導會報的成員,而此會報並非行政機關,而是成立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下的組織,救國團雖支持政府政策,但政府與政黨有所區別,他並質疑救國團在當中的角色,也詢問是哪一條法規,授權國民黨可將功能性的政府機構拉進來,並命令執行業務。

劉昌坪回應,這些歷史議題不在聽證範圍內,他無法回答,但如果國民黨把不該列席的成員找進去是事實,「我想,最該被苛責、挑戰的應該是國民黨。」

鄭斐文會前受訪表示,希望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訴訟確定前,不要逕行跳過法院,就認定救國團的財產哪些是不當財產,因為附隨組織都沒定案,怎會有所謂正不正當財產的問題,希望能夠循民主法治程序。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