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不是工作 庇護員工勇敢出發上下班

都說送魚,不如給釣竿教釣魚。對苗栗縣的阿昌清潔庇護工場來說,最困難是「拿釣竿」,就是教導中重症庇護員工願意出門,認對路線號碼、搭客運、再轉車並步行至工場,且下班時能順利回家。

苗栗巨蛋體育館內一隅,木板隔出一間小作坊,外觀粗重又顯老派的封口機喀喀作響。現場只見3名障別為中重度庇護員工(孩子),一人從大紙箱拿出已製作包裝完成的衛生紙,8包一袋逐一裝進塑膠袋內。

對面另一名庇護孩子接手,將8包裝衛生紙平放進封口機,左右手同時按下防呆按鈕,衛生紙順勢滑落至滑軌;另一名年紀稍長庇護員工則擔任品管,雙眼揪著封口仔細檢查有破口,再放進紙箱、裝箱後搬上棧板出貨。

阿昌清潔庇護工場民國106年成立,主業是「清潔」,賣衛生紙是機緣。工場負責人兼場長劉詩詣說,一開始是接案做住家清潔為主,之後發現業主隔壁的獨居長輩生活環境太糟糕,遂決定義務幫長輩改善環境,善舉又經媒體報導,引來衛生紙大廠主動捐錢支持。

捐錢誠屬美事一樁,對親身投入照料庇護孩子的劉詩詣來說,教庇護孩子們學會工作技能不難,最困難的是要教會自行打理日常生活,即交通訓練:讓孩子自己從家裡出門、搭客運車、轉車、再步行當工場,且下班後還要能自己回家。

庇護就業在苗栗是份得來不易工作,劉詩詣回憶說,剛開始時曾有庇護孩子家住南庄、山的另一邊,清晨5時就得出門;原因是要先走路20分鐘到車站、轉兩班公車,再步行抵達工場。

劉詩詣指出,剛到庇護工場的新生,常發生上下班搭錯車狀況,找不到路回家,接到家長電話通知;他和同事只能循著公車路線,一個往新竹方向找、另一個往台中搜尋,不把庇護孩子找到、絕不罷休。

讓庇護孩子「獨自」上班,對家長是個大考驗、亦是觀念洗禮。劉詩詣說,曾有家長騎摩托車載身障兒來謀職,但他跟家長說,每天騎車超過1小時載來上班不僅危險,也無法學會獨立生活;經溝通後,家長才逐步放手,讓孩子自己學習搭車上班。

事實上,最簡單方式是拿捐款買輛交通車沿途接送,但阿昌清潔庇護工場堅持選擇最辛苦的方式。劉詩詣笑著說,除了教導坐車認路線,加上庇護員工們也願意穿上工場制服,時間一久、公車司機也知道了、坐錯車時也會提醒。

至於販售衛生紙,劉詩詣從庇護經驗指出,他覺得善款應該要創造更多工作機會,且考量有些中重度障礙庇護員工無法勝任清潔工作,因此在108年決定要用衛生紙解決身障就業問題,甚而擴及改善獨居長輩生活環境。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