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談裴洛西訪台:調整世界格局的起頭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抵台訪問,與她有30多年交情的民運人士吾爾開希表示,裴洛西投身政治的要求與定位是人權和民主自由,訪台是美國對中政策調整的結果,也是調整世界格局的起頭。

「獻給為中國民主事業犧牲之烈士」。1991年9月4日,裴洛西(Nancy Pelosi)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兩年後,在天安門廣場上拉著一幅黑底白字的布條,狠踩北京紅線,聲援中國民主運動。從這一舉動開始,民主、人權成為裴洛西身上的標記。

吾爾開希今天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談起與裴洛西相識的機緣。他回憶,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他成為中國追殺通緝令上的學生領袖,展開逃亡。初到美國,就對才剛成為議員的裴洛西留下深刻印象。

吾爾開希說,「因為她(裴洛西)對六四的真摯情感投入,能感受她對於見到我,可能回想起在電視上看到屠殺的那種激動。」

吾爾開希表示,裴洛西對他在美國時給予民運人士各種各樣的幫助,舉凡生活上的、身分上需要辦簽證的,裴洛西都很願意伸出援手。

他說,「她是非常親切的好朋友」,非常善待人。2010年在奧斯陸見面,裴洛西還給他大大的擁抱,「很親切的把我介紹給她的家人」。

在面對中共與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裴洛西好幾次讓吾爾開希印象深刻。

1999年六四事件10週年,中國民主基金會在哈佛大學主辦了3天的紀念活動。吾爾開希說,裴洛西3天全程參加,非常罕見。

他說,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時期欲給中國最惠國待遇,以及解除經貿與人權掛鉤,雖然柯林頓與裴洛西都同為民主黨,但是裴洛西的立場跟「我們一樣」,「我們是持反對意見」,以及反對北京申奧,裴洛西都是堅定的盟友。

他回憶,「2010年裴洛西受邀參加劉曉波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這也是相當獨特的姿態」。

吾爾開希提及,2019年六四事件30年,裴洛西在美國一場聽證會上作證,這也是極為罕見的動作;另外,裴洛西在眾議院主持一個關於六四對中共的譴責議案,且堅持要求倡議等等的作風行動,都讓吾爾開希覺得裴洛西的表現是「超酷的」、是「很厲害的」。

吾爾開希說,由於裴洛西不懼強權、鐵娘子的作風,因此今年4月傳出本要訪台的裴洛西因確診而無法來台時遭人非議,「這是太不懂裴洛西了」,他絕對相信她身體好了以後會來台灣。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