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大將4-4】抗煞總指揮李明亮「面對疫情只有謙卑」

【抗疫大將4-4】抗煞總指揮李明亮「面對疫情只有謙卑」

肺炎病毒防疫當前,幾度霸氣發言讓衛福部長陳時中一躍成為民眾眼中的大英雄,歷年來也有幾位全民健康守護神在一次次危機中挺身而出,他們的事蹟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就讓我們一起回顧台灣曾為台灣屹立第一線堅守崗位的公衛大將,以及他們的小故事。

匯流新聞網記者何豪毅/專題報導

「目前台灣北部及南部的院內感染已控制住,預期未來SARS病例增加趨勢將會走下坡,大家應該可以放心並開始恢復正常生活。」2003年5月24日下午,行政院SARS防治及紓困委員會副召集人(抗煞總指揮,召集人為時任行政院長游錫堃)李明亮在記者會上說出這段話,成為當年抗煞疫情的句點。

從2003年2月10日在廣東正式公開SARS疫情開始,3月13日台大醫院通報第一起病例,台灣展開抗煞行動,社區傳播(community spread)後4月28日防疫中心一級開設,到5月24日暫時畫下句點,累積病例數是548例,死亡數60例,出院病例數102例。到7月5日,WHO宣布台灣從SARS感染區除名,已有17萬人接受居家隔離。

【抗疫大將4-4】抗煞總指揮李明亮「面對疫情只有謙卑」

抗煞總指揮 帶領台灣度過SARS危機

李明亮當年擔任抗煞總指揮,帶領台灣驚險度過SARS危機,毫無疑義。

1936年出生於台南歸仁,李明亮父親為台糖高雄大崗山廠長,南一中畢業後保送台大醫學院,赴美杜克大學完成小兒專科醫師訓練,再到邁阿密大學取得生化博士,赴英國劍橋大學MRC分子生物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返美任教新澤西州立醫科大學,副教授、教授當到遺傳學系主任,回台出任慈濟大學創校校長。

李明亮留學期間偶然發現一張「台灣民主國」的郵票,但他並不知道這段歷史,對此深感不滿,決定尋找這段遺失的歷史記憶。跑遍大英博物館外交文獻館、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等地後,在1995年台灣民主國獨立100週年,他出版《台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連拿台灣郵展、亞洲郵展金牌獎,2001年還榮獲10年辦一屆的英國郵展金牌獎。

【抗疫大將4-4】抗煞總指揮李明亮「面對疫情只有謙卑」

出版台灣民主國郵票 屢獲國際大獎

2000年5月20日陳水扁就任總統,李明亮受邀入閣擔任衛生署長,任內推動全民健康保險重大措施,包括健保總額支付制度、健保IC卡、健保法修法、健保費率和部份負擔調整等,對台灣健保制度推展有長足貢獻。

卸任署長後不到半年,SARS疫情緊繃,李明亮再赴內閣救火,他事後向《商周》表示:「那是不知道的病,之前台灣沒遇過那麼猛烈的病症,當時SARS就像西北雨,劈哩㕷啦一直來,想躲都躲不掉」。他認為,當年台灣從防疫體系到社會大眾,面對SARS犯下最大的錯誤是:不夠謙卑。

「面對SARS最大錯誤是不夠謙卑」

SARS疫情爆發只有短短3個月,卻影響深遠,資料顯示SARS對國家經濟影響高達數百億元,中研院公佈台灣社會消費減少233億元,財物損失162億元。李明亮曾表示,擔任總指揮這段時間,他其實「沒有辦公室、沒有發過一張公文、沒有會議記錄,沒有領過一毛錢」。

李明亮後來透露一件抗煞時不為人知的秘辛:在SARS還沒分離出病原的某一天突然覺得頭痛,當時有點擔心,就請護士幫忙抽血檢驗,檢驗結果還沒出來,晚上就開始咳嗽流鼻水打噴嚏。「哦,我好高興喔,因為這是URI(上呼吸道感染),是感冒,不是SARS,因為SARS是LRI(相對於URI,但正確應為pneumonia肺炎)。」

【抗疫大將4-4】抗煞總指揮李明亮「面對疫情只有謙卑」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