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宗勳專訪3-2】書法表演帶進社運抗爭自成一格 吸引外媒關注

【何宗勳專訪3-2】書法表演帶進社運抗爭自成一格 吸引外媒關注

從公督盟、教改、環保、動保到最近的藻礁,何宗勳從1993年從事社會運動以來,各種重大社會議題幾乎都看得到他的身影,從抗爭第一線衝撞警察,到提起毛筆當場寫出令人驚豔的墨寶,為紛亂的街頭社運帶上幾分莊嚴優雅的氣質。做為自成一格的社運達人,他的第一手觀察富有極高參考價值。

匯流新聞網記者何豪毅/專題報導

「我從小就常參加書法比賽得獎,是書法讓我的成長有了自信心」,何宗勳說,自己小時候不愛唸書,但高中一年級對學習書法產生興趣,勤練一年,高二起參加比賽得獎屢屢獲獎,後來唸了美術出名的五專美工科,讓他打下良好基礎。

何宗勳強調,書法與政治一樣,有很多派系,各有不同的重點,他的書法則以魏碑、小篆、隸書為長,偶爾也寫氣勢磅礡的榜書,或是規規矩矩的楷書,但他最擅長的則是篆隸合體。他表示,書法的使用會視不同的場合使用不同的字體,在抗爭場合,張牙舞爪、看起來更為大聲的字體較為吸睛,而室內記者會場合,楷書、隸書能讓更多人一眼看懂,更具有說服力。

書法專長NGO有大用 另類街頭開展

「我如果純粹靠書法維生,其實生活可以過得很優渥的,就不用比賽也是」,何宗勳對自己的書法相當有自信。他表示,原先參加社運時並沒有想到要將書法放進抗爭場合,純粹是因為社運人士一窮二白,又常趕時間要開記者會,才會將他書法專長拿出來運用。



初進社運界,何宗勳一度把書法停掉,「因為剛好我也到了一個瓶頸,創作無法超越」,他心想在社運界的生活或許可以充實內在,為創作累積能量,作品會更有時代感、更為豐富。

沒想到NGO運作模式逼得他必須重拾毛筆。何宗勳說,開記者會做大圖輸出,往往要事前一週就交出圖樣,還必須先做好設計,一張大圖可能要耗資幾千元,用完一次就丟,非常浪費,「一張全開壁報紙十元,加上毛筆墨汁,我就可以完成,幹嘛要花那麼多」,加上開記者會常是一兩天前才決定,就這樣在情勢逼迫下讓他開啟書法社運的道路。

【何宗勳專訪3-2】書法表演帶進社運抗爭自成一格 吸引外媒關注

「一開始很新鮮,可是後來愈寫愈火大」,何宗勳說,因為記者會抗爭主題常有衝突,白天四處奔走累得要死,晚上為了寫大字報還不能休息。他笑道:「後來我回頭看我以前的一些作品,有些字我都是亂寫一通,那些情緒都投射在作品裡面」。

外媒關注博館收藏 裸女當宣紙成藝術

抗爭次數多了,累積出心得,何宗勳表示,他漸漸發現有些外國媒體特別會針對他的書法拍照,「原來我的作品也是展覽的一種」。他說,別的書法家展出在畫廊、美術館或博物館,自己的作品則是展示在街頭,透過媒體鏡頭放大,讓更多人看到。這讓他對每次下筆書寫都多了幾分思考,要呈現更好、更有想法的書法。

【何宗勳專訪3-2】書法表演帶進社運抗爭自成一格 吸引外媒關注

為了吸引媒體,何宗勳的書法近年多了許多變化。在反核議題上,他將英文的「Rather Nude Than Nuke」改為中文「寧裸不核」,嘗試在女模李宓的裸背書寫,也寫上「解放動物」表達支持動物權;日前為了聲援藻礁,他以巨型毛筆書寫「千杯」的行動藝術,要求總統蔡英文兌現她「謙卑」面對自己的承諾,都獲得媒體廣泛報導。
  • 新聞關鍵字: 蔡英文選舉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