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的合作經濟發展(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2018年韓國瑜還在競選高雄市長時提出一個政見就是要把高雄市人口提增到五百萬人,我一看到這個莫名其妙較無智慧的政見深感韓國瑜毫無城市治理概念且對高雄市完全不了解、就在本專欄寫了乙篇拙文將他所提政見全部以理論及科學分析加以批判一番;俟其與陳其邁政策辯論完後吾人就敢確認此人根本就是一個世界級的大草包;韓國瑜來自新北市中和區眷村外省子弟,他大概自幼混得太兇了竟不知國民黨一貫的「重北輕南」政策讓台灣區域經濟發展承現「北重南輕」之長期發展趨勢,許多南部人必須「北漂」到北部都會區求學謀生就業甚至創業,因此有將近一千萬人群聚在台北縣市、桃園縣和基隆市;南部和東部人口則大量流失,這完全是國民黨長期錯誤的政策發展出來的:及至陳水扁出馬角逐總統大位時答應台中市將來定會升格為第三個院轄市,並在其總統任內大力支持台中市之建設,台中市人口乃現出快速成長之勢。

其實城市人口與城市治理沒有必然的正相關,人口與土地面積的比例及城市規劃相關的是經濟、治安、環保、文化教育、社區營造、醫藥衛生、就業機會、公民素養與財政規劃才是城市治理的重點與核心價值,若沒有這些主客觀條件相互配合,就想將城市人口自277萬拉拔到500萬,四年到八年間其城市建設的巨大需求如上述所提到的經濟、治安、環保、文化教育、社區營造、醫藥衛生、就業機會、公民素養與財政規劃等城市治理重點都很難有一個妥善合理之安排,這就是吾人看透韓國瑜是個大草包的原因;果不其然他第一次進議會就公開承認他的競選政見只有兩項可以兌現其他十項都無法兌現,他這一公開承認競選政見有多達十項無法兌現豈不公開承認他提這些政見是用來騙選票的,這真是可惡至極耶。吾人曾到過很多國家與城市考察參訪,也寫過很多城市治理與社區營造之文章,以前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將台灣當成「陸權國」在治理,將海岸海疆全部封鎖起來,讓海洋巨大的資源及龐大的海洋經濟棄之不顧任其浪費或讓負責管理的警總走私販毒盜賣(租)國產;直到萬惡的警總被閹割改制為「海巡署」管理,這種超愚蠢的管理制度才逐漸改善;謝長廷擔任高雄市長時向中央爭取到「港市合一」,高雄港的管理與高雄市的城市治理才完全改觀,在陳其邁代理高雄市長時更將高雄港美化成國際一流的港市;筆者曾在吳敦義市長時在旗津高雄海專兼課兩年,每次搭渡輪過旗津上課都臭不可聞;後來被謝長廷和陳其邁整頓得完全改頭換面,面目一新;如果將高雄港整治改善前後的影像畫面拿出來看一定有天壤之別;愛河的整治也是一樣,可惜韓國瑜當選市長後無心市政也無力治理市政,幹市長三個月就跑去競選總統,結果去年九月後「高雄愛河又黑掉了」(筆者為此寫了兩篇拙文批判韓國瑜的屍佔其位、佔著茅坑不拉屎)。最近韓國瑜在總統大選飲恨江東,又跑回去屍佔其位,面對巨大的罷免市長浪潮,他只能裝出一副「乖寶寶」的窩囊樣,因為對市政實在非常外行也只能三不五時出來向市民老闆鞠躬哈腰道歉為五斗米與烏紗帽折腰,當然這還是不夠的,韓國瑜最好把吾人過去七年在本專欄寫的一千多篇文章調出來詳讀一番也許可以充實一些城市治理與社區營造、地方創生及農村再生之知識,對高雄市的城市治理一定非常有助益。

不過今天吾人寫的不是城市治理而是國家治理,然兩者亦有很大的正相關,也值得城市治理的參考;今天要寫的是「紐西蘭的合作經濟發展」,合作經濟是一種社會主義經濟、和韓國瑜講的「庶民經濟」「平民經濟」關係甚大,惜乎韓國瑜只知其一點點皮毛耳耳。

紐西蘭的開發史極短,1840年英國在海外幹了兩件大事,第一件是遠東第一大國大清帝國因不准「英吉利商人」在中國南方販賣鴉片被欽差大臣林則徐在廣東虎門燒掉很多鴉片而掀起中英第一次鴉片戰爭,此一結果大清帝國大敗而簽訂一紙不平等條約,並割讓香港給英國;也是在這年英國艦隊自大西洋東北端航行數萬公里至南太平洋的紐西蘭與原住民毛利人簽訂一紙「懷唐伊條約」,從此紐西蘭成為大英國協的一員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英國歷經一百多年的統治經營分別將南中國海北端的香港與南太平洋的紐西蘭建設成「東方明珠」與「南太平洋明珠」,雙雙都被聯合國世界銀行評定為「已開發」國家與地區,據世界銀行2019年發布的資料:2018年紐西蘭國民所得為40.820美元,香港為50.310美元,兩者都比台灣高(香港幾乎是台灣的兩倍);紐西蘭除了經濟發展極為亮眼外,其民主政治、社會公平、兩性平等、農牧發展、環境保護、景觀維護、海上運動、觀光旅遊都有非常傲人亮眼的成就,這些傲人成就竟讓毫無天然資源且人口極少嚴重缺乏人力資源的紐西蘭發展成為世界人均所得第十名的國家,這一點是同樣缺乏天然資源的台灣要好好學習的。

紐西蘭人口不到五百萬人,僅比新北市多出六十萬人左右,除了原住民的毛利人外其外來移民絕大部份是英國人,當初英國將其視為海外農場牧場,所有農牧產品全部銷回英國母國,因此紐西蘭之農民經濟收入非常不錯,蓋其都受到祖國消費市場之保障,後來歐洲共同市場逐漸成形,英國的農產品市場也遭受嚴峻的挑戰,因此紐西蘭不得不將海外市場多角化經營,但紐西蘭本身國內市場極小如欲增加收入就要依賴海外市場,而紐西蘭又是小農經營制的國家,農牧工商業都是中小型企業經營、很難發揮巨大的競爭力;紐西蘭農民或中小企業不得不將發源於英國的合作經濟制度引進紐西蘭,在農業生產方面成立農業生產合作社或合作農場以擴大農場生產規模,在海外貿易方面則成立農產運銷合作社以擴大行銷規模俾利在海外與別人競爭;所以「合作制度」變成他們擴大競爭力之法寶,「合作」亦是他們公民社會之最高核心價值,他們自兒童入學幼兒園不似台灣自二三歲就教外語、教背九九乘法、教記音標,他們的幼兒園都在訓練團體遊戲培養互助合作修鍊,讓兒童自幼就詳知「合作」在未來生活的重要性,所以不管哪個年齡層的團體生活都很重視「合作精神」的培養,從家庭到社區到學校到職場到社會,「合作」就經過長期訓練培養而成為他們最重要的「社會資源」與「國家資源」,紐西蘭人都知道只有「合作」才能到國外與別國人競爭,幾乎紐西蘭各層面都能看到這種精神,例如紐西蘭的各種農產品都是他們農民利用「合作制度」創辦出來的合作企業(不過他們叫做「合作公司」而非「合作社」);他們的青年一結束大專專業教育大多會出國遊學到世界各國各地去參訪,甚至在其他國家工作幾年以擴大國際視野瞭解其他國家之風土民情或市場狀況,在海外這些年的最大目的就是要讓偏處地球一隅的紐西蘭祖國積極密切的與世界各國發生關聯性,然後再回紐西蘭幫父母管理農牧場經營海外業務,所以紐西蘭的農牧場都是一種事業不似台灣是一種職業甚至是一種家庭副業;例如現在風行全球各地的奇異果原是中國大陸人不吃的「獼猴桃」,卻被紐西蘭人拿回國去研究發展甚至連包裝都要講究一番,如今是「橘逾淮為枳」,「獼猴桃」飄洋過海到地球最偏遠的紐西蘭竟成非常奇異的「奇異果」為紐西蘭賺進大把外匯,現在紐西蘭人又將其研發成「黃金奇異果」,價格又翻了好幾番,美金數到手抽筋;紐西蘭全國二千五百多家奇異果農組織成立一家「奇異果合作公司」負責奇異果的海外行銷業務;世界頂級的紐西蘭美麗諾羊毛公司亦是由八百多家牧養美麗諾羊農戶合組成立的「合作公司」;世界上最大的奶製品貿易公司「Fonterra」就是紐西蘭一萬四千多家酪農共同組成的「合作公司」,這家佔紐西蘭外匯收入達23%的奶製品企業就是紐西蘭最大的創匯產業有如民國五十年代台灣的「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每年為台灣創匯收入達15%一樣;翻開紐西蘭的奶製品業發展史就是一部紐西蘭農業合作運動史;這些「合作公司」除了經營國際貿易業務還要做新產品研發改良、國際市場調查、農場經營管理、新生產知識之引進等工作,其雇用正職的研究人員就超過兩千人;所以農業合作制度使人口不到五百萬且地處南太平洋邊陲小國成為經濟大國,其國民所得竟幾乎是台灣的一倍半;紐西蘭至今還是以農立國,他們將農場、牧場、林場整理得成為美麗的園林景觀,加上世界一等的優質環保、清晰的空氣、乾淨綠意的農村,讓世界各國人民願意花十幾個小時搭飛機到南太平洋的邊陲小國去觀光旅遊,現在紐西蘭觀光業的每年創匯金額僅次於乳酪業佔第二大創匯產業,其實這兩者亦有一些關聯性,譬如很多中國人跑到紐西蘭觀光旅遊兼採買紐西蘭聞名全球的安佳、安怡、豐力富奶粉,這真是非常令紐西蘭人至為驕傲的地方,一個不到五百萬人口的國家牧養不到五百萬頭乳牛竟生產出各種乳製品(如奶粉、奶油、乳酪)佔國際奶製品貿易市場30%以上,每四顆在國際市場交易的奇異果就有一顆產自紐西蘭,每五公斤羊肉交易就有三公斤產自紐西蘭,這些都在國際市場永不落日的響噹噹國際品牌,這麼興隆繁忙熱絡的業務(包括生產、行銷、研發、售後服務及衍生出來的觀光產業)若沒利用合作經濟制度組織「合作公司」來經營,以農民個體戶如何應付如此多元繁忙的國際業務,這是合作經濟制度對紐西蘭經濟發展的巨大貢獻。

其實全世界有很多人口小國的經濟大國如新加坡、以色列、挪威、丹麥、瑞典、芬蘭及前述的紐西蘭之國民所得都比台灣高很多,其中除瑞典人口約一千萬人外,其他人口都僅五六百萬左右,他們都是大幅利用合作社經濟制度在發展國民經濟,國民所得緊追在台灣之後的愛沙尼亞(可算是北歐第五國)也是合作經濟非常發達的國家,所以國家或城邦之人口不必求其多而應求其富,求其「富強康樂」與「優質生活」,上述這些國家就是最好的例子,而紐西蘭更是其經典之典範耶;吾人已曾寫過相關文章近百篇,希望台灣見賢思齊進而發展社會經濟或庶民經濟,讓台灣的所得分配更趨平等以縮小財富差距,增進社會安全性與國家競爭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