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應正面面對「罷韓」問題(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高雄市民正在如火如荼興高彩烈的展開「罷韓」行動,如今正在進行的第二階段連署不但已達法定門檻22.8萬份更將達到五十萬份,預計衝破六十萬份應是易如反掌折枝「桌上摸柑」之簡單事乙件;現在大多數高雄市民都把「罷韓」視為今年度最富正義正派正當正道正氣的公民運動,這可從今年1月11日總統大選蔡英文在高雄市大贏韓國瑜將近五十萬票及當前「罷韓連署」之踴躍與快速就可窺知一二;雖然韓國瑜在總統大選之後回高雄裝出一副小學生乖寶寶模樣,想藉「武漢肺炎」防疫工作來掩飾一些無能的政績,可惜事與願違,高雄人甚至全國人民都知曉韓國瑜在玩啥花招,他那無能草包乖張胡搞的本能個性甭說277萬市民就連大多數的台灣國人都看得出來,韓國瑜的裝模作樣投機取巧媚中親中恐共之個性、讓高雄市甚至全台灣陷入「武漢肺炎」的死亡幽谷之中乃是一旦「罷韓失敗」後全台灣人民必須要面對的最嚴峻最恐怖之課題,這個「全台灣」當然包括國民黨在內,無一人可以倖免;如果有高雄市民再存僥倖之心或國民黨人心存自私自利的黨國私利偏見,那就等著「罷韓失敗」後韓國瑜原形畢露大開方便之門讓高雄市「武漢化」,屆時高雄市成為台灣的「武漢市」就自己與世隔離吧!這對於一位二十年前幹立法委員就差一點被罷免現在幹高雄市長又面臨被罷免的胡作非為政客也非啥新鮮事,「被罷免」的「罷韓行動」從昔日的台北縣到今日的高雄市之於韓國瑜來說都是司空見慣習以為常的小小鳥事乙樁,沒啥大了不起的,反正在國民黨蔣幫遺孽的護航下還是會「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又過萬重山」,何況韓國瑜現在還有兩支側翼部隊「百萬韓粉」和「黃復興黨部」十多萬逃台敗兵殘將,比慈禧太后只有一支「義和團」還偉大,這兩支韓國瑜側翼部隊讓國民黨前主席吳敦義都要非常卑躬屈膝讓位給韓國瑜競選總統、自己當「衰尾道人」去排列不分區立委「肖想」選立法院長,惟可憾者不分區排名還是被「韓粉」與「黃復興」一直排擠從第一名一直讓位到第七、八名再讓位到第十名、最後讓位到第十四名並恭送黃復興的代表吳斯懷「榮升」到第四名,就在如此卑躬屈膝讓位於韓國瑜馬前卒(吳斯懷中將榮任韓國瑜上尉馬前卒就可知韓國瑜的巨大功夫了)下,吳敦義就掉進政治懸崖深淵了;吳敦義這種偉大的壯烈犧牲看在其他國民黨政客眼裡當然痛徹心扉,「夜雨聞鈴腸斷聲」,最近國民黨主席補選兩位候選人郝龍斌和江啟臣都異口同聲的說「要幫助韓國瑜渡過「罷韓」危機」就可見一般;在台北市長政績一直「禮讓」全國各縣市長(只贏基隆市長張通榮)的郝龍斌還公開誇讚「韓國瑜是國民黨的驕傲」,蓋「韓粉」與「黃復興」可決定誰是未來的黨主席也,沒有韓國瑜這兩支側翼部隊支援,黨主席大位還是可望不可及,還只能是「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因此,總統敗選後信誓旦旦要大力改造或改革國民黨的兩位黨主席候選人最後也只能在韓國瑜的巨大陰影下發言論述,絲毫不敢越雷池一步,否則下場真不敢想像;從這兩位黨主席候選人之表現來看,未來國民黨的改革也是像「夜襲」唱的「無聲無息」一般,國民黨的繼續墮落貪腐鬼混應是像過去七十年一樣照表操課作息如常,讓時間沖刷國民黨的堤防最後潰堤而毀滅,國民黨就被沖入歷史的大洪流中,從此就永遠「夜色茫茫、星夜無光」(韓國瑜成名曲「夜襲」歌詞)。

韓國瑜的草包無能早在他還未當選高雄市長前吾人已寫過很多拙文略述一二,他幹了市長後連續兩年被台灣著名媒體評為全國最後一名及最後第三名,他僅出席一次高雄市議會總質詢,只會答詢一句「高雄發大財」(蓋草包市長完全不懂市政也),如此的市政最高行政長官實在是高雄市民的不幸,也是國民黨的不幸,更是韓國瑜非常不幸福之工作(因每天被市民老闆、市議員與立法委員等民意代表及媒體釘得滿頭包,妻女與祖上都無光矣),所以韓國瑜若聰明就趕快自動辭職,若國民黨真想改革改造就趕快支持「罷韓」讓韓國瑜不再政壇丟國民黨的臉,若共產黨想要推動兩岸和平統一進程就趕快運用巨大影響力讓韓國瑜離開台灣政壇,蓋共產黨支持一位幹立委幹市長都要被台灣人民罷免的外省第二代政客(只會「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對共產黨也沒啥好光彩之事,對兩岸和平統一的進程也沒啥意義;總而言之統而言之,如果國民黨真想要改革改造就要壯士斷腕,不要扭扭捏捏(更不要像1950年的改造只改造一位蔣經國在40歲就當上中央常務委員並掌控海內外所有特務系統蹂躪霸凌台灣人民-包括筆者在內),國民黨一定要置於死地而後生、置於亡地而後存,這一點比馬英九還超級無能的郝龍斌是做不到的,一個幹過首都台北市長的人竟無法循前三位先進腳步去選總統還連基隆市的立委都選不上還輸給基隆市出身的市議員,就可知郝龍斌無能差勁的田地,這樣超級差勁的貨色還想來領導國民黨,我敢保證國民黨一定被他「領倒」;大家可別忘了他原是吳敦義的副主席、是吳敦義不折不扣的肱骨輔佐大員,國民黨今年的大慘敗郝龍斌也要負相當的責任,如今他竟還有臉出來競逐黨主席還有臉大談國民黨的改革改造,他竟不知他自己也是要被改革改造的對象之一,真是人若無恥就能海闊天空也就能不知天高地厚,難怪他父親郝柏村以台灣最高武將之老軀竟跑到中國高唱中國國歌(明定在中國憲法上的國歌),也難怪國民黨江河日下、江山日漸萎縮、黨魂黨格黨德日漸消失,若想再靠郝龍斌恢復國民黨的革命精神那就是痴人說夢話了,他父親看到「共匪」就只知逃亡那又何況他這犬子呢,所以他今天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幫韓國瑜「圍事」讓韓國瑜免於被罷免的危機,那也是說笑話逗韓國瑜好玩罷了,他大概忘了韓國瑜已「出征」過總統府鎩羽而歸而自己卻是竟連競逐總統大位都沒資格的小小咖而已。

至於江啟臣也想要幫韓國瑜渡過「罷韓」危機,真的很為國民黨惋惜,國民黨竟連中生代都這麼糊塗不懂事黑白不分毫無正義感,那國民黨就真沒啥希望了,江啟臣真不應該與韓國瑜、郝龍斌、吳敦義等人同流合汙的,應堅持大是大非的正義旗幟,為國民黨的黑暗點亮一盞光明明燈,像韓國瑜這麼差勁的政客實在應該全民共棄之,否則等他擺脫「罷韓」困境讓中國遊客大舉進入高雄轉入台灣各處景點旅遊,那高雄與台灣將都同歸於盡,數千上萬的人都將「蒙主寵召、榮歸天家、安息主懷」屆時國民黨也不用再玩了,台灣也沒得玩了;所以面對高雄市民的「罷韓行動」,國民黨一定要與韓國瑜劃清界線與高雄人站在一起,以正面態度面對高雄市民的「罷韓行動」,高舉正義正氣之旗幟幫助高雄市民罷免掉無能的草包市長,再推派一位較賢能的黨員參加市長補選積極爭取服務高雄市民之機會;否則國民黨就將被高雄市民見棄,被台灣人民唾棄,斯時國民黨就真的要「蒙主寵召、榮歸天家、安息主懷」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