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真偉大(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本文寫的「香港真偉大」係指今年七月一日以前的香港,七月一日以後的香港是否能繼續偉大下去尚有待觀察;真的!在今年七月一日以前的世界各大城市或城邦很難找到像香港如此偉大的;2017年3月29日除了醫學外對通識知識鮮有了解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泰國說「香港很小」「香港很無聊」,筆者馬上於4月5日在本專欄撰寫一篇拙文「香港很小但絕不無聊」,這是吾人第一次撰寫批判柯文哲市長的文章(在此之前寫了三十多篇力挺柯市長的拙文);經過四年多的再深入觀察,如今愈覺得香港真的無與倫比的偉大,尤其在「港版國安法」在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後受到世界各主要國家的激烈反應與對中共當局強烈的抵制,從一個城邦角度來看真是舉世絕無僅有;吾人不知柯文哲市長現在對國際知識有否「長進」一些,是否還會覺得「香港很小」「香港很無聊」,如果柯文哲真的想當台灣的政界領袖或是亞洲的政界領袖,柯文哲還是要用功進修多充實一般國際通識知識,否則一再在國際場合講錯話或失態,拿著全國最充沛的地方政府財源卻時常年年在拿最後一名(現在韓國瑜被罷掉了、以後最後一名很可能都要由柯文哲包辦了,那多丟臉呀!以前郝龍斌都還穩拿最後第二名,台北市民水準也太低了、怎麼盡是選出這麼差勁的市長呢?)

1840年英國在東方幹了兩件大事,一是和澳洲毛利人打了一仗、簽訂了「懷唐伊條約」,從此澳洲變成大英國協一員,並開始實施「白澳政策」,規定除了毛利人外所有有色人種都不得移民澳洲;另一是和大清帝國打了一仗,史稱「第一次鴉片戰爭」,簽訂「南京條約」,拿走了香港,從此香港變成英國女皇所說的「東方的倫敦」(請見彭定康回憶錄),一直到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回歸中國為止。

其實在「二戰」將要結束時中國有很大的聲量都主張趁戰爭結束後順勢收回香港,當時的蔣介石和毛澤東都持這種主張,唯獨周恩來持不同的看法,他希望利用英國治理香港的機會多吸取西方進步的科學文明,後來局勢變化很快也很大,在國共內戰中蔣介石兵敗如山倒,敗得連「舊金山和約」都沒資格參加(因還有很多同盟國主張邀請勝勢較強當時領地較大的中共與會),蔣介石在國際間如此被看扁的難堪下更不敢對美英兩國提「收回香港」之問題,而此時中共內戰勝利在望,他們和英國交換「外交承認」與香港繼續由英國治理之條件,英國就樂得首開同盟國集團之先第一位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承認,簽訂建交並設大使館的國家;從此香港成為東西冷戰對峙中各國的「情報總部」,港九街上到處都是007情報員及情報交換中心,而且都是世界級的,這也是此次「港版國安法」通過後讓世界各主要國家都非常憤怒的原因,這亦顯示香港在世界政局非常重要的地方,為世界各大城市所不能及,原來二戰後七十年來各國在香港的情報爭奪(或交換)均勢如今被中共的「港版國安法」所撞破,各國當然都有或大或小的損失,但中共其實也得不到啥好處,可能損失還更大,現在許多跨國企業的亞太總部都紛紛遷離香港就是最明顯的實例。

英國把香港治理成自由港,並以倫敦的模式發展成世界三大金融中心(倫敦、香港、紐約),小小的香港人口只有750萬人竟然有外匯存底4423億美元(2020年6月底前)佔全球第6位,僅次於中國、日本、瑞士、台灣、沙烏地阿拉伯;其中香港與瑞士都因實施自由港市制而促成人流、物流、金流的匯集於這兩處;如今因中國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而激怒一些自由民主體制的國家而紛紛採取對中國之抵制,其中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已宣佈美國將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包括不再出售政治性與國防性的設備物資與軍民兩用技術,同時還將陸續公佈相關懲處方案,包括不准相關官員訪美本土與外島屬地;美國國會亦一致通過「香港自治法」;其他英日加澳歐盟亦都有相關的抵制措施,最重要的是一致告誡其國人審慎評估赴中港旅遊的風險;經過各主要國家的一連串抵制戰略,對香港未來的人流、物流、金流將有大量流失的影響,這些影響包括未來金融業的創匯條件與能力,香港還能否充當世界三大金融中心的關鍵角色將面臨極大的考驗。

美國自從小羅斯福總統施行「新政」成功的振興美國經濟並一舉成為全球經濟生產力最強的巨無霸國家,不但在戰時大力「美援」所有的同盟國,並在二戰後提出「馬歇爾計畫」援助歐洲各國之復興(後又擴展到亞非拉美各國)又提出「杜魯門主義」聲言美國將盡全力協助所有自由民主國家對抗蘇聯領導的全球第三世界的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國家,從此東西方兩大集團陷入「冷戰」對抗局面,而當時香港就成為全球「冷戰」的核心中心,一者香港需要中國的無限水資源供應生活所需以及中國廉價的農漁產品供應,故港英政府只能讓中國在香港予取予求「橫行街頭」(時常聚眾打群架),二者中國又喜任由美英西方各國在香港「自由發揮」以蒐取美英西方各國之情報資料,這就是當初周恩來總理「利用香港作為中國對西方世界的主要窗口之高見」,而且後來在中國陷入「鐵幕」中的冷戰時代,香港確實發揮這個「窗口」的重要角色;這就是香港會成為世界情報中心的關鍵因素,其重要性絕對是無以倫比的,這可能是國際關係通識非常淺薄的柯文哲所難以理解與知曉的;

由於高度的自由化及港英政府實施免關稅的自由港市之策略,讓全世界各國商品都匯集到香港再轉往中國或世界各地,所以香港的海港與空港就成為全球最忙碌的港口之一,與荷蘭鹿特丹(1980年以前是世界第一大港口)作為西歐的「窗口」之意義完全一樣,所以香港不是港九一地之港口而是遠東地區之轉口港,所以她曾是僅次於鹿特丹以外全球第二大港口,幾乎遠東地區大部份的物流都在這個港口流動;這是香港偉大的地方。

香港的赤鱲角機場也是世界三大機場之一(優良管理為世界第二),只有750萬人口的香港每年竟然湧進六千多萬觀光客(其中四千多萬為中國遊客),自赤鱲角機場入港(或回港)者將近七千五百萬人,預料「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在各國政府對其國人的「忠告」下將大幅減少旅客;現在正在趕建的「第三跑道」是否還能派上用場可能要再重新評估了;前天世界首屈一指的「阿聯酋航空」因受全球疫情影響將裁員九千人,這是全球航空業全面性的「疫情」,雖然時值盛夏但全球航空業的寒冬似乎來得特別早;所以赤鱲角機場在「武漢肺炎」與「港版國安法」的左右夾攻下能否安然無恙,尚有待觀察。

香港的繁榮發展全靠四大支柱,即金融、經濟、航空、貨運等,這四大支柱撐起香港的富裕與繁榮,創造香港位居世界第六位的外匯存底與全球金融中心、全球航運中心、亞太營運中心,還有其自由民主制度也讓香港發展成全球情報中心,這種自由民主的風氣也創造香港學術自由研究的風氣,香港有六間大學進入全亞洲前十一名;柯文哲市長監管的「台北市立大學」正在努力拚擠進亞洲前百大(所以柯文哲能在台灣勇奪全國縣市長最後一名也是理所當然的);香港大學的歷史比台灣大學、北京大學都早,其前身為香港西醫學院、其第一屆畢業生有兩名高材生、其第一名為孫文(就是中國國民黨創辦人兼總理)後來領導國民革命成功建立第一個亞洲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所以香港偉大的地方還很多,限於篇幅無法一一論述,不過由上簡述就可知曉香港的偉大,不過這是今年七月一日以前的故事,希望七月一日以後香港能繼續偉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