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眉蓁應辭掉市議員(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中國國民黨高雄市補選市長提名候選人李眉蓁的碩士論文抄襲案(或剽竊案)已轟動兩岸學術界,讓李眉蓁聲名大噪臭名滿天下,更讓高雄中山大學名譽掃地淪為野雞大學之一,讓大家知道靠一本96%抄襲他人著作的論文也可以安然經過三位博士級的口試委員之審查而拿到碩士學位;李眉蓁已於事後公開聲明「放棄」中山大學碩士學位,中山大學也表示將於詳細審議後撤銷其碩士學位:顯然從主客觀因素都已證明李眉蓁的中山大學碩士學位是以不正當手段瞞天過海暗渡陳倉「混」出來的;前幾天國民黨新生代菁英之一的新北市議員葉元之更在電視上公開說「李眉蓁根本不會寫論文」,這又證明這本碩士論文真非李眉蓁的親筆著作,乃係他人代工或「隔空抓藥」抓來的;所以迄今她三位口試委員都未敢公開露臉向社會作個明確交代,顯然是無臉出來見江東父老吧!

李眉蓁原本就讀正修五專化工科,依照台灣的體制「五專」的前三年就是高中教育,按照高中高職標準收費,後兩年才是大專教育,故而鮮少繳交讀書心得報告,尤其是理工科之報告大多是「實驗報告」,較少長篇大論「借題發揮」之機會,故李眉蓁「不會寫論文」乃是形勢所養成,不表示她的「化工實驗」做不好,反之若給她繼續在化工科系領域專研繼續深造、說不定她會是「李遠哲第二」,也有機會問鼎諾貝爾化學獎;可惜她半途跑去從政,又為了選舉學歷門面的美化而從俗跑去國立中山大學「混個」碩士文憑,結果就這樣跑錯戰場又用錯戰略戰術,最後是敗得一敗塗地也敗得非常灰頭塗臉,連國民黨和中山大學都受到非常嚴重的「牽拖」-滿臉全是豆漿豆花。

這是最近李眉蓁競選高雄市長所引爆的糗事,然事實上李眉蓁這本論文已經於2008年7月就已問世,她也因這本論文被三位博士級的口試審查委員審查通過而獲得國立中山大學碩士學位,她因這個學位的美化(碩士學位差五專學歷在世俗的眼光應是差一大截吧)而獲選高雄市(縣市合併後)第一屆、第二屆、第三屆市議員,也因這個學位而出任中山大學亞太所所友會會長,若無中山大學這個碩士學位她是很可能無法當選這三任市議員的,所以這個原本不當得的學位讓她因而可能「不當」的當選市議員,從這個角度來看,李眉蓁應該非常痛快的辭掉市議員的職務,讓整個事件回歸到完全充分的「公平正義」之上,因這也是台灣非常重要的價值之一;其實只要是文明先進的國家都有這種「公平正義」的價值精神;以前有一位經濟學者湯慎之教授,上海市人,在美國修得數理經濟博士學位,也在美國名校謀得副教授教職,可惜他的論文被檢驗出有抄襲之事實,而被「美國經濟學會」通告全國各大學,從常春藤名校到野雞大學一體通告週知,結果他在美國所有大學的生路全遭轟殺,這位湯教授只好在美國和朋友合開餐廳謀生;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時他也回國參加「國家建設研討會」,他在會中非常詳細的提出他的建言,受到蔣經國非常高度的重視,就安排他到淡江文理學院任教,他寫二本「數理經濟學」(上下冊、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出版),還寫一本「台灣經濟問題研探」(三民書局出版),我也買了一本詳細研讀後再去選修他的課,雖然他的上海腔很重惟口條分明瑕不掩瑜或也暇瑜互見,真不愧是名校出來的學者;他的期中考期末考都是繳「研究心得報告」,他在黑板上寫出二十個主題讓學生自由選兩個題目然後自由發揮自行研究;我兩次報告的分數都很高;他在淡江大學一直教到退休,另外也在東吳大學兼課;台灣當年數理經濟(或計量經濟)學者很少,淡江的劉泰英算是最早的,後來又回來一位何瑞坤博士、湯慎之博士,中央研究院有一位于宗先博士(後來擔任所長),這些人都深得當時財政部長李國鼎先生的器重;所以湯慎之教授在美國因「文抄公」而越教越瘦,卻在台灣越教越旺、教得桃李滿天下;所以一時失查或一時錯誤只要知錯能改則善莫大焉;湯慎之教授就是最好的例子,這個例子可讓李眉蓁或其他「同黨」(抄襲黨)人士見賢思齊;所以老夫竊以為李眉蓁最好是辭掉市議員職務;學者出身的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博士最好也勸她盡快辭掉市議員,而且要痛改前非;據老夫粗淺了解,國民黨內這種「文抄公」人物還不在少數,國民黨今後提名一定要為國家人民慎選人才;而且全黨應趕快停止輔選李眉蓁以彰顯國民黨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決心以及彰顯黨德黨魂的重要性;國民黨若再舉全黨之力為李眉蓁輔選就是和中山大學全體在校生對幹,也是和全國青年學生對幹,別人都在努力勤奮的讀碩士寫論文都還不一定可順利拿到碩士學位,而李眉蓁竟然就用不正當的手段而獲取碩士學位,而國民黨主席還帶著全黨在力挺,國民黨江啟臣這種行徑是否在昭告全國年輕人:只要投機取巧而能順利過關者都能獲得國民黨的全黨支持,如果真是這樣,那老夫就要昭告世人,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是個亂七八糟的政黨,不值得託付重任,淘汰之可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