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荒唐還是瘋狂?(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未被罷免以前我還真不知有這號人物,而且還是位年輕的政治人物,王浩宇被罷免這兩天我才開始認真去了解研究這位比我小孩還小的年輕人;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對王浩宇被罷免的感想是「很荒唐」,我則認為很瘋狂;有諺語說「上帝要毀滅一個人必先使其發瘋」,現在上帝將要毀滅這群國民黨蔣幫遺孽就要先使這群人發瘋發狂,最可悲的是國民黨蔣幫遺孽竟然傾全黨(應該是全泛藍)之力去罷免一位地方市議員,而害這位地方市議員幾個月內竟然躍成全國性政治人物,害王浩宇現在名氣比江啟臣還高、真直逼另一位被罷免的「草包市長」韓國瑜,看來王浩宇還可能是因禍得福了;王浩宇雖被逼得要離開桃園市議會,但卻被「提拔」成為全國性政治知名人物,所以王浩宇也不必因被罷掉市議員而懷憂喪志,應該積極進取繼續奮鬥,一定要「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以最高的智慧最佳的戰略讓國民黨蔣幫遺孽從台灣消失,這非要為自己報一箭之仇,而是要為許許多多被國民黨蔣幫集團殺害羞辱的人雪恥復仇。

據吾人近日研究了解王浩宇的外號是「全國不分區議員」,可見王浩宇涉及很多全國性人事物,而且應該沒啥不當行為與作為,否則不會贏得社會大眾輿論如此美妙的「封號」,像韓國瑜選市長時一派胡言完全不了解高雄市政(這方面在選舉時我已在本專欄著墨甚多),到議會備詢也只會一句「高雄發大財」,結果連他在台灣島內最重要支持者蔡老闆都看不下去,所以韓國瑜贏得「草包市長」完全是負面的,而相對於王浩宇的「全國不分區議員」則是非常正面的,所以王浩宇也不必洩氣,反而要氣足義滿,氣越滿才會彈跳越高,離開桃園市議會頓失公共資源為市民服務當然會有些可惜,但那也不是自願的,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既然國民黨蔣幫集團與泛藍陣營把您提拔栽培成全國性政治人物,那就要有全國性政治人物的格局和格調,不要像韓國瑜有機會幹立法委員卻不去開會,有機會幹高雄市長卻只會一句「高雄發大財」,就像蔣介石幹「領袖」只會帶兵跑給敵人追,中日戰爭時跑給日軍追,國共戰爭時跑給共軍追,他共同的最高戰略就是等「世界大戰」,結果躲在台灣至死等不到第三次世界大戰只會以「反攻大陸、消滅萬惡共匪」騙取反攻預算享盡榮華富貴;所以王浩宇一定要充實自己頂天立地替天行道讓惡勢力完全離開台灣,絕不能學當「草包」,「草包」或「大草包」就留給國民黨蔣幫遺孽去包辦,這些人死不悔改永遠也不知反省,高雄市民以將近百萬張票罷免「草包市長」,結果全黨不知反省還用大砲轟小鳥,集全黨資源之力去罷免一個地方小議員,這又是國民黨蔣幫遺孽再次胡作非為鬧世界性大笑話,蓋這次罷免成功不但壯大王浩宇「以小博大」的偉大壯舉,其後座力也把國民黨轟成兩半,江啟臣轟成「小江河小啟臣」,韓國瑜則轟成「韓國幫韓國黨」,其他如朱立倫、連勝文都變成砲灰了;所以這一役最大的勝利者非王浩宇莫屬,若能藉機審時度勢運用局勢則立委應是下一局的勝算;此外韓國瑜也是另一位勝利者,暫且不論桃園市民會不會撿拾高雄人不要的來當市長,國民黨主席已是韓國瑜的囊中之物,江啟臣要想連任都要看韓國瑜的臉色了,這就是江啟臣傾全黨之力去罷免一位桃園市議員最荒唐也最瘋狂的地方。

王浩宇以一人之力對抗國民黨全黨之師,是雖敗猶榮的,國民黨雖勝了卻一點光彩都沒有,反而全黨危機四伏震傷五內,將來國民黨大戰國瑜黨是難以避免之局勢,現在很多國民黨內豪傑都已站在高崗上看馬相踢,而且看好「國瑜黨」的比看好「國民黨」的多出很多,所以這次江啟臣算是幫人作嫁衣了,除非臣服於韓國瑜底下否則江啟臣恐怕必須離開政壇回學術界發展了(像江宜樺一樣);因為江啟臣實在幹得太瘋狂了,比江宜樺在馬英九下面胡搞亂搞還瘋狂。

我不知王浩宇犯了啥天理不容之事而被罷免,如果只因他的嘴砲射到桃園以外的縣市就要被罷免,那就真的太荒唐太瘋狂了,所有真正民主國家都給民意代表言論免責權,若涉及人身攻擊就依法提告追訴依法論刑,若因此就提罷免也未免太沒民主素養了,還好國民黨不是執政黨、否則豈不又像以前兩蔣威權白色恐怖時期到處殺人到處關人,壞人當線民良民去坐牢,或像現在香港一樣到處「因言獲罪」到處五花大綁,由此看來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同質性實在太高了,我看蔣萬安還是別選台北市長為妙,否則將來當市長以蔣家過去高度惡質的恐怖治理基因,那台灣人一定會比香港人還悽慘;還有台灣的罷免制度也很奇怪,多席次選舉的民意代表用現行這套罷免制度將來有得亂的,若一區五名議員當選人,其中四人同屬一黨,當選後其四人支持者聯合起來就可輕而易舉罷掉第五席當選人,那小黨就甭再玩了,以國民黨這麼沒理性沒智慧的搞法,將來多席次的民意代表中的小黨當選人就很難心平氣和的問政或服務選民了,若上帝也有民主素養那這套制度是會讓上帝也瘋狂的。(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