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正在進步中?(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時值三月春暖花開的陽春時節,中國國民黨也展現出從未有的「百花齊放百鳥爭鳴」的風采,不管牆裡牆外桌上桌下都好不熱鬧;今年七月國民黨將舉行黨主席改選,目前表態參選的包括欲爭取連任的「史上最年輕黨主席」江啟臣,尚未完全取得候選人資格的「媒體大亨」趙少康,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還在考慮的連戰大少爺連公子連勝文,還有正式黨主席民調中大贏江啟臣的朱立倫,以及呼聲甚高惟未表態的前高雄市長韓國瑜、還有已經表態但在鴨子划水的前台北縣長周錫瑋和行政院前主計長韋伯韜,從參選人的才(財)氣橫生,縱橫江湖數十載來看,這場黨內選舉必定熱鬧異常、史無前例,這也是國民黨成立以來最多人表態參選黨主席的一次,足見「一言堂」的國民黨已漸隨風飄逝,國民黨的黨內民主化正在逐漸形成,對國民黨而言這是一個很正面的變革,惟可憾的是「百鳥爭鳴」全是公鳥、無一是母鳥;其實國民黨內非常能幹的女性政治人物也不少如現任台中市長盧秀燕、現任嘉義市長黃敏惠、前台北市議長吳碧珠等都是政治經驗豐富學養俱佳的黨主席人選,可惜未見有任何參選行動與企圖心,為甚大的遺珠之憾;若能有一二位女性政治菁英參與角逐黨主席選舉,發表一些對黨務革新之高見,對國民黨的振衰起蔽、民主革新進程將有很大的集思廣益匯集人氣進而收兩性平權的進步功效,期盼在最近的日子中能見到「國民黨的蔡英文」或「國民黨的聖女貞德」奪陣而出,奮力一搏搶救國民黨於危急存亡的懸崖邊緣,讓台灣的民主政治能再正常發展下去,以避免民進黨走向一黨專政的獨霸政局。

我曾在本專欄中提過,上述的可能參選人(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都是政二代或富二代,都不是自己刻苦勤奮勉力力爭上游像郭台銘或侯友宜、鄭文燦這樣自己打拼出來的;尤其是連戰大公子連勝文自含著金湯匙出世後並沒擔任任何民選公職就於六年前夾著萬貫鉅富家產參選首都台北市長,但因家族形象不佳、財產來源不明而落選,這次再想出來問鼎黨主席,雖無任何感人公益事蹟且「家族形象不佳、財產來源不明」問題還是依然存在,所以問鼎黨主席之前途還是滿路荊棘,不過國民黨自中國大陸逃到台灣一向是「能撈就撈、能混就混、能騙就騙」,故對連震東和連戰兩代公務人員竟能在民國六十年代前就累積成全國十二大富豪之列,雖也凝雲重重,惟較不會在意,蓋全黨大多數人皆如此也,這是國民黨自蔣介石擔任總裁以來就培養出的組織文化,大家有志一同撈錢、有志一同大逃亡,到台灣又有志一同大霸凌台灣人民、有志一同把撈來的鉅富藏在美國或瑞士,所謂「同志」者皆如此也;不過若連勝文真當選黨主席且願意將自家鉅富的不明財產拿出來幫國民黨紓困、簡要順手幫國民黨解決財務危機以謀黨工薪資之正常按時發放、俾利國民黨的正常化發展,則不啻為「功在黨國」且可謂連家烏煙瘴氣的形象產生一點美化作用,這也許是連勝文擔任黨主席最大的貢獻。

另一位值得注意的是現任黨主席江啟臣,雖說他也是政二代富二代,但差連戰大公子連勝文君還是有一大截差距,看他們住的豪宅就可看出端倪,連家住的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台北市「帝寶」豪宅,而江啟臣住的是新店碧潭邊第一代豪宅「天闊」(聽說當了黨主席後又喬遷到新店更新更高級的大豪宅),兩者就差一大截了;江啟臣競選黨主席的對手是國民黨政績最差的台北市長郝龍斌(每年都倒數第二名僅贏基隆市長張通榮),所以江啟臣算是勝之不武的(對手太弱也、郝龍斌市長卸任後到基隆選立委竟也慘敗在一個市議員手下);而觀之江啟臣這一年多的主席也幹得「零零落落」、優柔寡斷,被黨內幾位大老牽著鼻子走,對於國民黨公平正義的改革一籌莫展,一心只想拚連任以致不斷屈服在國民黨幾個派系勢力之下,對國民黨未來發展走向與兩岸和諧關係(這是國民黨最強項也是最不得台灣民心的弱項)都沒中心思想與發展策略,造成現在黨內支持度大跌,也是民調大輸朱立倫的原因;不過最年輕的現任黨主席竟然無法掌握連任的絕對優勢,顯現國民黨中央的威權已經消失,「掌握黨中央」已無法掌握絕對的優勢,可能這也是國民黨民主化發展的一個契機。

在民調上大贏江啟臣的朱立倫原是國民黨內最年輕的新生代,惜乎長江後浪推前浪,2020年一月江啟臣上任黨主席後就取代朱立倫「最年輕」的地位,不過雖在「世代」升上一個位階,朱立倫還是有其他競爭者所沒有的優勢,他曾任桃園縣和新北市各兩任縣市長,且政績口碑甚佳,他還擔任過行政院副院長和黨主席,所以他是最有行政經驗的黨主席候選人,他主持過的兩個縣市現在都是六都之一(新北市還是全國最大得城市其規模與新加坡差不多),以這樣的行政經驗來領導主持中央黨務工作必然游刃有餘,不和顯得手忙腳亂力不從心,這也是朱立倫民調遙遙領先江啟臣的原因,如果國民黨真的能以「選賢與能」為出發點,然後再講信修睦,那也是國民黨走向民主的進步表現,那國民黨就能看到黑暗遠處的微光了,國民黨就有希望了。

這次黨主席選舉另一驚天動地的人物就是趙少康,趙少康不愧是媒體大亨,他這次的出場秀是搭著韓國瑜的輦轎出場的,這兩年國民黨一直吹著韓國瑜的強風,自從2018年韓國瑜忽然在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與前高雄縣長楊秋興的大力鼓動下從南方吹起一股巨大的氣旋,將在高雄縣市盤據二十年的民進黨巨大勢力翻倒,將雄霸南方十多年的南霸天陳菊勢力推翻,讓已在總統府當秘書長的陳菊非常灰頭土臉、滿臉全豆花,也讓民進黨穩佔二十年的高雄江山山河變色,國民黨也順著這股氣流撈到十五個縣市長寶座,一時之間韓國瑜變成國民黨的「民族救星」「時代偉人」如同當年不小心「忽然間」打贏抗日戰爭的蔣介石一樣偉大(兩人都是光頭都很會講大話都很會振臂高呼口號最後都是慘敗倉皇辭故廟);後來韓國瑜和蔣介石一樣錯估形勢不安於室強力挑戰總統大位而讓原來支持他的高雄人非常失望而以超高票罷免他讓他可以痛痛快快睡大覺喝老酒吹大牛砍大山打通宵麻將、而又把高雄江山拱手歸還給民進黨治理;韓國瑜的氣旋也因此逐漸雲消霧散;但媒體大亨趙少康以其慣有的幻想以為以他的媒體炒作功力再炒韓國瑜即將熄火的冷灶還會再度風起雲湧再造高潮,所以就搭者韓國瑜的輦轎隆重風光出場挑戰29年前曾經被他見棄的中國國民黨主席寶座;只可惜鑼鼓喧天的出場,一路來隨著日愈渺小的韓流卻氣若游絲、上氣不接下氣,除了自己的媒體之外已難再見其芳蹤,最近民調結果已很難進前三名,而且差第一名有8%之遙,甚至連尚未表態的韓國瑜都比他高,所以趙少康想在國民黨大位上指點江山恐怕已不太容易了,蓋民調第一名的朱立倫也尚未表態欲選黨主席也無公開活動就僅憑其在新北和桃園縣市長的政績就已先聲奪人,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黨員認定他最適合擔任下屆黨主席,如果國民黨都能循此途徑走正派之道而摒棄邪門歪道,所有如黃復興黨部之特殊正式組織或「韓粉」之非正式組織皆納入國民黨內正式組織系統內管理,人人權利義務均等,所有政二代或富二代都沒任何特權,黨的公器應公正公開制度化公平授予,像30年前分裂國民黨於先30年後卻要國民黨授予「中央評議委員」榮銜,這就是特權,在國民黨內應下不為例,江啟臣不能阻止特權授予此榮銜亦是一大缺憾,故雙雙遭受黨員的疑慮,而暫時無法在民調中名列前茅,這是黨員同志明智的抉擇,足見國民黨員有心追求民主進步的發展,這也是台灣的福氣,希望國民黨亦能學習前主席李登輝的「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民之所好黨亦好之,只要國民黨走向民主進步正途來和民進黨正常正派競爭,台灣中華民國一定可邁入世界十大強國之林。(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