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愈辯愈明(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幾天有兩位兩岸超高級知識份子談了兩件事都印證十幾年來吾人言論的正確性,非常感謝這兩位超高級知識分子的真知灼見,這也再度印證「英雄所見類同」這句千古格言,這兩位都是教授級人士,一位是曾任教北京大學現任中國國台辦發言人的馬曉光先生,另一位是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兼任教授現任中時電子報社長的賴岳謙先生,兩位亦都是媒體工作者,算是同行同道同好、也是相知相惜相若也。

首先談談賴岳謙教授在接受中國央視的專訪時說:以他當兵時的了解,台灣的軍隊是隻紙老虎;這一點吾人深有同感,賴教授小我幾歲,服兵役時間應相差無幾,我服的是財務預官役,且在軍事重鎮的桃園地區;大凡政務商務軍務學務民務之內涵均可從財務中略窺一二,而且桃園地區的軍需財務補給應僅次於台北的財勤收支處,所以吾人對軍務的了解應不會差賴教授太多,以我的觀察理解四十多年前的國軍(當時是國民黨軍隊而非國家軍隊)真的是紙老虎、不堪一擊,而且國民黨蔣幫集團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嚇得蔣介石逃到台灣後都不敢邁出國門一步;這支軍隊在李登輝大力改革之前真有如是紙老虎(我都喻為飯桶軍),在中國一聽到共軍就是調頭逃跑不然就是豎白旗投降(毛澤東和蔣介石不同、毛澤東不殺俘虜所以國民黨軍很喜歡投降);逃到台灣以後一聽到「共匪」就兩腿發軟全身發抖兩眼發黑,這就是為何黃復興老兵老將被瞧不起的原因;這種事到馬英九當總統時都還不敢去視察部隊,就是去視察部隊也是草草收場不敢逗留太久,生怕觸景傷神,其實在李登輝時代已逐漸建立「軍隊國家化」機制,但馬英九就是邪氣太重,故連「漢光演習」都不敢親臨陣前視察督導,就是去了也只短短停留八分鐘;三軍統帥如此無能那他領導統御指揮的軍隊當然無法打仗、當然就是紙老虎啦!所以這時候我對台灣軍隊的看法和賴岳謙教授真是英雄所見類同的。

但蔡英文總統領導台灣國政以來,她將國家庶政全權交給行政院長總理,總統則全力大拚國防、外交及兩岸事務,她全力整軍經武,開始大力推動國機國造、國艦國造、國車國造等各項國防建設,成果非常豐碩,幾天前第一艘國造萬噸級之兩棲運輸艦「玉山艦」正式由蔡英文總統親自主持下水典禮;另外由「台車公司」自製的淡水輕軌車輛之美觀造型與舒適的運輸效能都比國外廠商製造毫不遜色,國軍的整軍備戰越來越強壯,軍威也日愈壯盛,國軍也受到國人高度的敬愛與支持,國軍不再是黨軍而是一支完完全全屬於國家的軍隊,其最崇高的任務就是保國衛民,而非以前的「保護國民黨護衛蔣家天下」的私人保鑣打手;所以現在這支以天下為己任的軍隊早就置個人死生於度外,故其保家衛國的戰鬥力極強,不似蔣介石蔣經國時代只會圖謀個人私利,殘暴人民「能撈就撈、能混就混、能騙就騙」的國民黨飯桶軍隊;這些年賴岳謙遊走於泛藍之間又奔走於海峽兩岸道途之上,汲汲於追求紅朝廟堂大禮,故或已無暇聞問台灣家鄉的美食香味,也不知台灣已躍進全球「先進國家」之林,故而不知家鄉子弟都以神聖的保家衛國之天職為榮為樂;賴教授在忙於奔波兩岸道途時是否也應歇歇腳步看看家鄉子弟的勇敢與責任感,如此才會比較準確向外人介紹進步神速的台灣祖國,確勿再拿兩蔣時代所領導的黃復興飯桶軍隊來冒充現在軍威強壯軍備精良的台灣國家強大武力,這樣才不會被譏為象牙塔裡不食人間煙火的老學究,不知今夕為何夕?拿七十多年前被中共解放軍萬里追殺逃亡台灣躲藏的國民黨「國軍」與今日台灣人民子弟所組織的「國軍」相比,豈不太唐突冒失太荒唐,如此不追求真理真相的學者豈不太不用功了;不過因賴教授身上有抹不掉的深藍印記,若較有智慧的中國人都很清楚這又是一位來大陸騙吃騙喝撈一點車馬費的小學者嘛!叫狗眼來低低看可也!不然也可當騙徒送到新疆勞改營再教育亦可。

再來再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的至理名言的偉大言論,馬曉光說「中華民國在1949年被中共打敗就已亡國了,逃到台灣的是中國國民黨而非中華民國」,這是我一貫的言論,其實被毛澤東打得昏頭轉向搞不清楚東西南北的蔣介石也曾在初逃台灣之始對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說過類似的言論,他告訴國民黨逃到台灣的一批中央委員說「這次中華民國算是滅亡了」;其實依照史學家記載「明史」的寫法,明朝歷史也只寫到1644年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檢帶著總管太監王承恩跑到梅山雙雙上吊自殺殉國(宋朝末代皇帝趙昺未滿八歲為阻止元兵追殺文武百官也是投海自盡殉國),其餘所謂「南明」「明鄭」都已不在正史之內;所以雖然蔣介石蔣經國貪生怕死不敢自殺殉國而跑到海上孤島苟且偷生讓世人恥笑千萬年,然中國的正統還是在1949年10月1日後就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新中國)所取代;政治就是這麼無情、歷史就是這麼現實;如果蔣介石父子逃到台灣真能臥薪嘗膽毋忘再莒的學田單復國而最後復國成功還都南京,那歷史就會寫「中國共產黨之亂」竊國,蔣介石父子重登太寶君臨天下的明君盛世;可是國民黨蔣幫集團逃難台灣後比在中國大陸更為非作歹更無惡不作,基督將軍馮玉祥的傳記說蔣經國在中國豢養100餘萬特務走狗(周恩來與陳賡手下特務僅約十萬人)但逃到台灣後卻豢養特務二十多萬隻,以人口和土地面積之比例猶「兇惡」於中國大陸之時,這些特務在台灣胡作非為施行白色恐怖政治,霸凌台灣人民,更藉機污財暴歛,比在中國大陸還變本加厲,強烈侵害台灣人民的人權與財產,許多國民黨文武大官將聚歛之龐大財富都存在美國的銀行,讓美國甘迺迪總統深惡痛絕而下令停止對國民黨政府的軍事與經濟援助(請參閱陳誠傳記),這樣貪汙腐敗的賊黨亂黨當然無法反攻復國,而且因不施行仁政而日愈受到台灣人民之唾棄,支持度愈來愈低,這與南明末期毫無二致,所以當然無法再重登正史之列,所以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宋慶齡等新中國建國元勳早就將中華民國視為亡國了,世界很多國家也都持如此之看法,這是政治的現實與歷史的無情,國民黨蔣幫遺孽只能怪自己貪腐太強賊性太重;馬曉光只是在陳述現代史的一段事實,完全正確無誤;吾人多年來一直在呼籲中共友人不要一昧和國民黨蔣幫遺孽同流合汙,否則離台灣人民會愈來愈遠,兩岸的和平統一進程將會遙遙無期,而若真想武統台灣只是提早促成台灣獨立建國成功;看來吾人多年來的諍言已讓中南海當局有一些幡然醒悟;中共最好徹底與國民黨蔣幫集團(不含泰北金三角和中國大陸的國民黨)劃清界線、絕勿再同流合汙,過去二十年中共當局力挺連戰集團和馬英九集團只讓他們更加財源滾滾也讓他們更加變本加厲,他們從中國獲得巨大的讓利並未與台灣人民雨露均霑,只是更加作威作福「能騙就騙、能撈就撈」,馬英九就是一個典型,所以中共對馬英九太過「恩庇恃寵」只讓馬英九伺寵而驕,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欺下瞞上,直到去年初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只有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習總書記「聖旨」一到整個國民黨蔣幫集團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蹶不振軟趴在地上;但還有一些人看習總書記「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所以還在想方設法另找「一中各表」的新解,如今馬曉光再金口定調「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早在1949年戰敗後就亡國了」,哇!馬曉光真是英明啊!這就是吾人多年來論述的金科玉律,如今再蒙馬曉光教授金槌定音,真是英雄所見類同;馬曉光若再造訪台灣寶島,本總主筆一定親自招待一餐滷肉飯配魚丸湯再加一個滷蛋兼分享一顆芳香多汁甜美的台灣鳳梨,以示兩岸文化人的相知相惜。

不過國民黨蔣幫集團也不必太洩氣,中共當局重視「九二共識」就是給國民黨最大的面子,因為「九二共識」這句四字格言就是韓國瑜的指導教授蘇起大師文創發明出來的,論其「文化資產」應屬於蘇起大師;若有資產價值國民黨可與中共當局共享這個文化資產,國民黨又可以再高談闊論「九二共識」的真諦,然後將台灣大部份票源割讓給台灣民眾黨,國民黨也就可以打包回中國大陸了,現在中國的「民革」(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是全國人代會第四大黨,屆時國民黨蔣幫集團在台灣立法院也可能「進化」到第四大黨,那就非常完美圓滿了,這是歷史的無情也似有情,就像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一樣,說不定國民黨因而可再獲得中共當局很大的「讓利」,失掉了政權而大賺金錢,這也是國民黨蔣幫集團甚為喜歡炒作的政經戰略,這叫做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國民黨最佳戰略是「有權又有勢」次佳戰略是「有權無勢」也無所謂,反正以國民黨的經驗法則來看,只要掌握大權就可搞到大錢;第三戰略是「有錢無權」,這在國民黨最基本的戰略來看也非啥世界末日之事,因只要有錢亦可搞到大權,國民黨是一個「有錢可使鬼推磨」底國庫通黨庫,黨庫通私庫的金錢豹政黨,所以只要掌握到政權那就可等著「搬錢大作戰」,了解國民黨這些真理,那台灣人民就知道如何「處理」國民黨蔣幫集團了,蓋談到此「真理已愈辦愈明了」,這也是今日國民黨走到窮途末路困在懸崖邊的原因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