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去蔣化之必要性(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五月底「促轉會」已結束運作而將未完工作移交與行政院所屬六個部會繼續「促轉」,行政院則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工作會報」由行政院長親任召集人;未完成的「促轉工作」最重中之重的就是台北市的中正紀念堂之轉型正義,現在各方意見很多莫衷一是,而「傳聞」中的蔣介石曾孫蔣萬安卻有很激烈的反應,他說「政府吃飽太閒了」「所有基礎都不容改變」,他這些非常不得體且違反台灣多數民意的謬論顯然比蔣介石「正牌」的曾孫蔣友柏差很多,蔣友柏在兩三年前對類似的問題曾有非常理性明智的高見,他說「一個人在去逝不到50年就建紀念館是一項錯誤,對國民黨沒啥好處」「中正紀念堂是錯誤的、是不光榮的」,看來蔣友柏是非常英明又聰明的而蔣萬安是迂腐且是愚劣的;這麼迂腐愚劣的人若當選台北市長那台北市就只有繼續墮落下去了。

2005年把巴西從落後衰敗不堪通貨膨漲率達180000000%以上卻治理成「金磚五國」的前總統費南多、恩希齊、卡多索博士在八年任期結束前半年的民眾民調滿意度超過九成,面對許多恭賀的朋友這位社會經濟學家很客氣地說:如果五十年後巴西人還能感受到我今天的政策對他們的生活還很有幸福感,那我的這些施政才對巴西的長遠發展有意義;這就是偉大政治家的良知與對國家民族的歷史責任感;如果像蔣介石總統提名自己親生兒子蔣經國當全國最有行政權力的行政院長,然後在蔣介石死後他的行政院長兒子就趕快利用國家資源為他興建美輪美奐巍峨華廈的紀念堂,這樣的行徑就太低級太白癡太沒智慧了;我時常說的1950年被蔣介石丟包在泰緬邊界金三角的兩位「異域孤軍」偉大領導人段希文將軍和李文煥將軍,他們不像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在美麗寶島台灣遊山玩水(美其名為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作威作福作惡多端濫殺無辜行威權及白色恐怖暴政;段希文和李文煥(當然還有雷雨田等將軍)兩將軍在叢山峻嶺中與毒蛇野獸瘧蚊瘴氣惡劣環境搏鬥還要抵禦泰緬追兵,他們還數次反攻大陸打進雲南六十多公里土地;郭衣洞(柏楊)說「他們戰死便與草木同朽、他們戰勝也是天地不容」;最後他們因幫泰皇打敗泰共而獲泰皇恩准「借地求生」,經過幾年的慘澹經營刻苦建設,他們將金三角建成另一個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現在的美斯樂已是泰北很有名的觀光遊樂區,聚集將近十萬人口,整個金三角地區更聚集將近150萬人,寮國那邊的湄公河畔腹地較大竟有中國商人在那邊開發渡假村高爾夫球場和高科技園區,連原來派出國防軍來驅逐孤軍的緬甸那邊的大其力也發展成一個中型城市,兩邊僅隔著一座小橋,兩邊商人來往交易交流十分密切熱絡;「異域孤軍」也是國民黨的軍隊但他們的領導人是段希文和李文煥不是蔣介石蔣經國或郝柏村,所以他們非常有骨氣有戰鬥力,可以自力更生或借地求生,段希文和李文煥駕崩後,孤軍也為他們建紀念館,它不是拿公帑興建的也不是他們的後代為他們興建的而是孤軍及泰緬地區華人華裔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他們建的,他們的兩座紀念館當然沒有現代蔣介石的紀念堂花公帑興建的那麼巍峨壯觀但也非常美觀肅穆莊嚴,更非常有尊嚴因沒有像蔣介石紀念堂那麼丟臉不光榮時常被老百姓羞辱,所以中正紀念堂最大的象徵意義就是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的無德無恥與丟臉、惡霸。

其實蔣萬安反對「變動」中正紀念堂是對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最大的羞辱,蓋蔣介石人倫道德異常頹廢、殺人無數堪稱德不配位更不配享太廟;他的遺囑中所謂「以總理與耶穌基督信徒自居」,這真會嚇死一堆孫文與耶穌基督的信徒,早在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就被孫文遺孀宋慶齡昭告全國全球同志「蔣介石是總理的叛徒、人人得而誅之」,而以他對人倫道德的表現及被國際大媒體評為近代世界四大殺人魔王與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齊名來看,他真的是完全不合格的基督徒,他的暴虐無道作惡多端、動不動就批個「本案槍斃可也」或「本案應改為槍斃」,這種嗜好殺人德性真會嚇到耶穌基督,讓上帝也瘋狂,蓋上地已派他的兒子耶穌到世上為世人承擔所有苦難,蔣介石猶感不足還到處濫殺無辜,還唆使他那不學無術的犬子派出一大堆狗腿子到處製造冤獄,這樣的惡人理所當然不容於中國大陸善良的人民而被追殺逃亡到台灣海角孤島,惜乎他殘暴依舊還是到處濫殺無辜;新中國第一任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說中國近代軍閥最差勁最殘暴的就是蔣介石:袁世凱若不稱帝他是一位偉大的軍事家、政治家這是大家公認的史實;張作霖曾是袁世凱部將、他入關擔任國家元首時僅稱「陸海軍大元帥」而不敢稱「總統」,因為他沒被國會推選為「總統」,他不敢與老主公袁大總統並駕齊驅比肩齊坐;日本人要借錢給他充實軍備去和北伐的蔣介石對幹(蔣軍那時都拿俄製武器),日本只要張作霖讓出東北一些土地及長期租用大連旅順兩港,張作霖說這種出賣國家主權的事他打死也不能簽字,結果就在天津回奉天(瀋陽)火車上被日本特務炸死了,張作霖只讀六個月的私塾就如此深明大義、千秋氣結大義凜然寧死不屈;反觀蔣介石因打不過日本人竟拿「同意外蒙古獨立」去請史達林出兵東北幫助他打日本人,結果俄軍進入東北未及一週日本就因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而無條件投降,由此可看出蔣介石有多了然;而更了然還有一件事「河南省黃河口鎮決堤慘案」,1938年6月9日蔣介石因打不過日本人遂「以水當兵」掘黃河堤防來阻止日本追兵,他下令掘河南省花園口鎮堤防結果造成河南、徽北、蘇北淹大水,淹水面積將近三萬平方公里(比台灣島面積小一點),結果當場只淹死三個日本士兵及造成約兩萬日軍染上傳染病,但卻淹死9萬多人也造成89萬河南安徽和蘇北人染上傳染疾病及三百多萬人無家可歸與六百多萬災民;蔣介石也知道這是傷天害理天地不容的事而謊稱這是日本人幹的事,但經日本人公佈影片證明這根本就是蔣介石幹的缺德事,蔣介石的殺人屠夫乃惡名昭彰傳遍全球,所以邱吉爾、史達林都很瞧不起他、連毛澤東、朱德、周恩來都瞧不起這位無才無德只想坐大位抓大權的懦夫,故二戰一結束蔣介石就無法在中國當老大了,只有一個河南省就讓他很抬不起頭了。

當然他在中國大陸的貪腐惡毒暴政還很多,沒幾年中國人民就讓他滾出神州大陸錦繡江山落荒而逃到海角孤島的草山中躲藏,但他在台灣還是無惡不作、還帶著兒子豢養二十幾萬狗腿子特務在殘民以逞、殘害台灣百姓以遂行白色恐怖統治,蔣經國抓匪諜的名言就是「寧錯殺一萬可不可輕縱一人」,連讀台大時參加讀書會的李登輝都差一點被當匪諜查辦,總之在蔣家父子因被「共匪」打敗竟在台灣實施全世界最久的戒嚴令,前後共達39年,這39年戒嚴時期中還嚴厲實施黨禁、報禁、就是一般的結社都困難重重、如要申請集會就要經過八大情治系統層層審查,讓蔣經國的狗腿子有很多抽油水的機會;戒嚴令最「惡毒的」是發表文章要事先審查,這就讓很多怕事者不願發表文章,因此嚴重限制很多新思維的啟發與開創,人民的新創意受到嚴重的限制,國家社會因而難以大幅進步,所有新文學新文化新科學新科技都因39年戒嚴令而遭到沒落;如果沒有前後39年戒嚴令台灣應該在二十多年前就晉入開發國家之林,絕不會到2021年才成為已開發國家;蓋因戒嚴令害很多台灣勤勞節儉所賺的錢都被國民黨文武官員貪污走了然後再匯到美國或瑞士,對台灣經濟發展沒啥作用;這就是蔣家父子搞39年戒嚴令對台灣經濟發展所造成的傷害。

除了戒嚴38年外蔣介石還有一項非常「匪類」的事就是在憲法公布未及半年既以乙紙「動員戡亂臨時條款」將憲法部份條款「凍結」起來,他真沒搞清楚他自己就是中國的亂源;抗戰結束毛澤東建議組織「聯合政府」然後全國團結合作開始從戰後的廢墟中重新建設國家,但不為蔣介石接受,蔣搬出希特勒的偉大法西斯思想說「一個國家一個政府由一個政黨負責治理才符合民主政治的真義」,結果毛澤東的座機還未回到延安,蔣介石已開始下令繼續「剿共」;聯軍統帥麥克阿瑟戰後第一號文明文下令日軍就近向盟軍部隊投降,但蔣介石卻下令日軍不准就近向八路軍投降也不准讓八路軍搬走任何武器裝備物資,害日本天皇宣告投降後在中國的日軍還和八路軍因接收問題發生不少磨擦戰鬥害死不少無辜的兩方軍人;但蔣介石卻亂七八糟派出十組人馬到各地去接收,最正統的當然是何應欽所屬的陸海軍部隊,然後還有很多國民黨的雜牌接收部隊如行政院長宋子文派出的「資源委員會」負責接收國營事業或日本人創辦的事業如洪秀柱父親接收台中州月眉糖廠,內政部負責接收各地方政府如連震東負責接收台北州政府、謝東閔負責接收高雄州政府,還有教育部負責接收各國立大學,連國民黨中央黨部也責成各省市黨部負責接收各地社會宗教事業資源,最弔詭的是連蔣經國的三民主義青年團也要參與各地接收業務,其真正目的當然是分一杯羹,所以日本一投降欲退出台灣時蔣經國就派出得意愛將馬鶴凌和秦厚修夫婦到台灣參與接收工作還誕生第二女兒馬乃西當然也分了好幾杯羹,所以後來國共戰火愈烈時馬鶴凌便帶著妻女及一家老小到香港隔山觀虎鬥,看勝負結局再決定要投共還是到台灣投靠老老闆,而就在這烽火連天民不聊生的艱困歲月中馬鶴凌竟能花費巨資讓老婆在香港前三大的豪華貴族醫院廣華醫院生下馬英九,由此就可知戰後馬鶴凌來台灣參加接收工作也發了一筆不小的橫財。

「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讓蔣介石一連幹了五任總統,他和柯文哲一樣自命不凡,他自稱是民族救星、世界偉人而打敗他的毛澤東是「共匪」,結果兩人在兩岸競比長壽,還好天佑台灣讓蔣介石在陽明山出了場車禍,宋美齡說這場車禍至少讓蔣介石少活十年,否則若無這場車禍那連蔣經國的總統命也八成等不到,那他也就機會搞三不政策或搞解嚴尤其是搞開放老兵返鄉探親,那很可能絕大多數老兵都沒機會回大陸探望父母或祭祖了,所以所有老兵也都要感恩上帝讓蔣介石出了這場車禍而少活十年陽壽,減少在陽間禍國殃民;至少他幹五任總統不但反攻大陸迄無進展就是台灣也只能靠美軍顧問團及台灣充員兵保家衛國,蔣介石帶來台灣的那群軍士官和一堆文官只會貪汙盜賣武器裝備炒作軍宅再把錢全存到美國或瑞士,這讓甘迺迪總統非常生氣,他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當面告訴訪問華府的陳誠副總統說台灣很多文武大官在美國銀行都有巨額存款,所以他要將美國援華的「經濟援助」和「軍事援助」全部取消,將來美國政府會對中華民國提供最惠國待遇並鼓勵美國企業界多到台灣設廠幫台灣發展經濟;所以李敖在立法院質詢時說依照「中美協防協定」美國應該免費提供武器給中華民國故台灣的軍購預算應該全部刪掉,李敖說得沒錯但是這些「軍事援助」和「經濟援助」早被甘迺迪總統取消了,而這些都是拜蔣介石的昏庸無能弱智所致,當然他在總統任內還厲行「漢賊不兩立」政策害台灣淪落成國際孤兒失掉聯合國席位也在一年之內失掉五十幾個友邦及二十幾個重要的國際性社團會籍,如果蔣介石沒有發生陽明山那場車禍再多活十年,那台灣和蔣經國會成啥樣子,真的讓人不敢想像,很可能蔣經國幹不了總統、很多老兵回不了大陸探親只能老死台灣。

蔣介石在台灣還有很多失德的政策例如將一貫道列為邪教,害一貫道只能秘密宣教當然更不敢公開做公益活動而害台灣很多弱勢群眾得不到社會熱心的協助;而他在台灣最大的暴政應該就是「二二八大屠殺案」,這次大屠殺他是最主要的元凶、所謂陳儀和彭孟緝都只是最大的幫凶罷了,這次大屠殺案據事後四十多年的官方調查共死了將近三萬人,然事件當時的資料顯示有十四萬人從戶籍資料中消失,日本人的戶籍資料和地籍資料之完整是世界有名的,光復後沒幾年就有十四萬人從戶籍資料中消失,這和「二二八大屠殺案」應難脫關係,那次大屠殺案之後有舉家大逃亡出境的甚至有全家被滅門的,所以四十多年後再作的調查已可能是三萬人的好幾倍了;至於有些外省大將軍說去領賠償金只有六百多人故應該只有死六百多人而已,這些外省大將軍頭腦簡單愚頓只會欺負屬下炒作軍宅才會有如此簡單的思維,試想那些被全家滅們的或舉家大逃亡到國外的,還有誰會出面來領那些賠償金呢?當然蔣介石這個大屠殺案是殺了很多台灣人但也害慘甚多的逃台外省人,因為省籍情結始終讓很多外省人都變成無根的浮萍,而這民族仇恨就是蔣介石的大屠殺案所造成的。

蔣介石是最貪生怕死的,他自西安事變後每到一個地方過夜或常駐都要先找妥逃跑的路線,1948年他一逃到草山上的陽明書屋還鑿地下隧道預留逃亡路線,從此地不論往台北或往金山或往北投或往三芝有好幾條路線可讓他逃之夭夭,所以我常說他比南宋的末代皇帝七歲的趙昺還不如,當援兵追到廣東崖山時,七歲的趙昺告訴宰相陸秀夫說「元軍不就是要抓我殺我嘛!如果我不在了,元軍就不會再追殺來了,大家回去各找個事謀生或去投降元軍說不定他們還會重用你們呢,就此再見吧!」說著就要跳崖殉國,陸秀夫只好背起小皇帝跳崖,皇太后也一起跟著兒子皇帝跳崖殉國了;但反觀蔣介石都只要他的部將壯烈成仁捨身取義,他自己是敵人還在三百公里外就已捲舖蓋細軟逃之夭夭了,所以他真連南宋末代兒童皇帝趙昺都還不如也!前天全球第二軍事強國俄國侵入烏克蘭達百日,俄國還是遭到烏克蘭勇敢堅強的抵抗,還反攻許多城市收回很多失地,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才44歲,他是基輔大學經濟法學研究所畢業卻勇敢領導全國抵抗外侮,普金總統興兵發動戰爭時誇下大話說「二天打到基輔六天拿下基輔」,結果拜登總統擔心基輔落入俄軍手裡澤倫斯基伉儷身家性命危險而提出要保護澤倫斯基伉儷離開烏克蘭到安全地方,但為澤倫斯基拒絕,他說他們夫婦都不會離開烏克蘭而且他們每天都準備為烏克蘭戰死;烏克蘭全國軍民就在澤倫斯基偉大勇敢的精神感召之下讓俄國軍隊幾乎無法發揮世界第二強的戰鬥力,我看應該是第二十強才差不多(台灣是第十九強),俄國不但打不下基輔還被烏克蘭反攻回去,這在蔣介石蔣經國是至死都不敢做的夢,這對落魄父子口號喊了二三十年,但是「反攻大陸」還是一籌莫展,只有自辱國格陷孤島,最後還淪為死無葬身之地,浮棺頭寮慈湖供遊客參觀恥笑讓地方政府賺一點觀光財而已,這就是蔣介石蔣經國一生作惡多端的狼狽下場。

所以蔣萬安若還要肯定先祖生前的無惡不作、還要背離社會正義的眾多民意、還要以私害公以情害義,那蔣萬安甭說台北市長可能連國會議員都很難再勝任了,除非蔣萬安親自代表蔣家為蔣介石蔣經國在台諸多暴行向台灣人民告罪道歉,然後學學蔣友柏高瞻遠矚的胸襟來處理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其實蔣萬安只要通透了解先祖母章亞若是如何死的?就應知曉蔣介石蔣經國是啥樣的德性?蔣萬安應先徹底了解台灣人民被害的慘狀再去決定是否承繼蔣介石與蔣經國在台灣的功與過,如果蔣萬安及其他國民黨人能通透了解蔣介石蔣經國的殘暴不仁之暴政一定也都會支持「去蔣化」的絕對必要性,蓋蔣經國為他無德無品的父親興建這座「中正紀念堂」對蔣介石根本是極大的羞辱,因蔣介石德不配位不配享座太廟之榮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